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鸽苏拉《万人迷》第206节

“干嘛?!”

吉尔斯道:“不好看!”

“不好看?”苏试 M-o M-o 自己的脸,“不存在的。”

吉尔斯也不管他,就是给他把头发拆了,重新编了根毛毛糙糙的新辫子。

吉尔在背后编辫子的时候,苏试继续吹起笛子来。

吉尔静静地坐在他身边,慢慢俯下身,将脑袋枕在他的腿上。

他额头的伤口结痂,他在晨曦中入眠。

……

爱是什么?

爱是思念若焚,艰难度日;

爱是痛苦的 Ch_ao 汐不断在 X_io_ng 膛中拍打着苦涩的泥沙;

爱是钉子钉入肉中,心变成一团腐肉;

爱是黑夜深处从不间断的噩梦;

爱是粉身碎骨,一颗心仍剧烈疼痛……

……

由于领土纠纷,布列塔尼公爵逮捕了吉尔斯,并以“连环杀童”“召唤魔鬼”等罪名将其送上法庭。

经过宗教法庭和世俗法庭的审判,吉尔斯被判处死刑。

吉尔斯请求使用火刑,法庭只同意了他一半要求:

先绞刑,再火刑。

……

爱就是行尸走肉,试图发出震惊世界的狂笑;

爱就是心碎。

第六十二章 :查理七世传&回船后记

查理在夜中哭泣道:“贞德, 我是一个无能的国王……”

“查理,小百合……”

有人在呼唤,查理从被褥上抬起头,看到“少女”站在床边, 洁白的衣袍有烧损的痕迹。

查理愤怒地喊道:

“你看!我早就说过了!”

“我什么也给不了你!你努力的成果被窃取,你卖命的结果就是一无所有!”

“不查理,我得到了。”

“少女”向国王伸出手,查理擦擦眼泪, 握住他的手,爬下床跟着他向外走去。他们走到卧室的窗台边, 曙光抹亮天边, 东方的旭日即将喷薄而出。他转过脸看着他,眼睛闪闪发亮:

“看看法兰西吧,它已改变。”

查理感到他在紧紧捏着自己的手, 每当心情激动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地这样做。

也许是泪水模糊了视线, 少女的面庞变得不再清晰, 但那双眼睛永远烙印在查理的脑海中。

那双眼睛,带着对人世间所有美好的鲜明的渴望。

一如初见时分。

……

查理在照在面上的薄光中醒来, 原来一切都只是梦境。

他躺在床上, 想到许久之前——

那时苏试在学习拉丁文,随身携带着几页羊皮笔记。有一次, 一起聚餐的时候, 他将羊皮纸落下了。第二天, 他问起查理,是否见到过他的笔记。

查理便从衣服内口袋里掏出来给他道:“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我就收起来了。”

因为怕忘记了,也怕不能立刻还给他,他就一直贴身收着。

——其实,在国王的眼里,几张羊皮纸看起来应该更像废品才对。

苏试接过羊皮纸,看着查理忍不住微笑起来:

“查理,你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突然被夸奖的查理感到不知所措,但他能感觉到,他很欣喜,很快乐……

查理拿起床头的信笺,那是从鹿昂寄来的,记录着“少女”的临终遗言:

“‘……一个怜恤法兰西之苦难的国王,将始终与少女同心同德。

查理国王。神选他做国王,他将改变法国。’”

*

是的,法兰西已经改变。

不断有农民起义、反抗英国守备军的消息传来。

查理国王与勃兰特公爵签订了《阿拉斯协定》,以大片王室领土为代价,换取了两派重归旧好,从此法兰西重为一家。

为了避免成为法兰西的犹大,勃兰特公爵甩锅查理国王,舆论一边倒地认为,当初贞德被卖给英国人,都是因为查理见死不救,卸磨杀驴之故。

对此,查理从未做过任何反驳。

并且,他还下达规定:任何使用“勃兰特派”或“弗里西派”等字眼的人都将被施以烙铁穿舌之刑。

他太弱,太穷,军权被掌控在各大贵族手中,而王室财政又由热尔公爵把控。

无论是报复勃兰特公爵,还是英国人,都无异于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但他始终记得“少女”的话:你会为谁而战,谁就会成为你的力量。

而他以往的宫廷生涯,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如果你想让一个强有力的对手麻痹大意,变得可以被轻易看穿,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卑顺。

当你足够卑顺,你的敌人将会满不在乎地在你面前,暴露出他所有的弱点。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驱逐英国人,统一法兰西。个人的荣辱,都归于次要。

曾经,查理认真地考虑过退位一事,但现在,谁也别想把他从王位上薅下来。

《阿拉斯协定》签署不久后,英占法兰西全镜爆发了大大小小的起义。

最初,苏试没能攻下翡钻,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勃兰特人帮助英国人控制了翡钻,而现在,翡钻也很快投降在法兰西之铁蹄之下。

由于战事变得困难,英国国内主战派和主和派的矛盾日益严重,政治斗争的最终结果以主战派领袖贝德福德公爵的不明死亡告终。

就在贞德死后不久,一名青年来到查理的王宫——

柳泽-卡塔,现名让-比罗,一位技术精湛的炮手,带来了全新的火/药技术,他将要拉开摧枯拉朽的攻城战之序幕。

“听从少女的声音,陛下,我来此效忠于您。”

柳泽-卡塔惊讶地看到查理的眼中闪过泪光。

最初,苏试和柳泽讨论“法国人为什么不培养弓箭手”的问题时,也顺带讨论了一下“匪兵”的问题。

法国由于是本土作战,所以战争停止后,“失业”的士兵们将会大批地滞留在法国。而这些习惯了横征暴敛的士兵,是不愿意回到以往的贫穷生活的。这些掌握了暴力钥匙的平民会构成新的威胁——他们可能会武力暴动,也可能成为匪兵在领地里劫掠……

基于这样的原因,法国贵族不愿培养出杀伤力极大的平民士兵也就可以理解了。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一个是建立常备军,还有一个就是将决定 Xi_ng 的武力掌握在统治阶级手中。

基于此,柳泽转而去研发改进火炮。

有一话说得好,培养一个好习惯,不如改掉一个坏习惯。

同样的,开发一条新道路,不如解决一项旧问题。

入不敷出的财政一直是困扰查理的头号难题,而当初市民们为贞德所集的款项和捐赠的大炮,都在运转的途中消失无踪,若想要保证与英国人硬战到底,良好的财政是必不可少的基础。

1432年,雅克-科尔开始得到查理的重用。

最初,他还是一个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小平民,而他的父亲也不过是一家皮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