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鸽苏拉《万人迷》第207节

店的老板,他对金钱的 Y_u 望,正好与查理纸醉金迷的渴望相得益彰。

“不要害怕别人的 Y_u 望,了解这种 Y_u 望,驱使这种 Y_u 望,引导这种 Y_u 望,成就这种 Y_u 望!”

查理还记得“少女”的话。

雅克-科尔渴望成为富贾,而现在,查理将给他更为伟大的成就与荣耀。

他将带领商队重振在战争期间凋敝的国际贸易,将在法国的每一个省都建立起货栈,集中地方产品。他的商业网将遍布欧洲,连贯东西。

他将成为大制造商、造纸、挖矿,为国王收税。

他将成为法兰西的首富,法兰西的财政大臣。

为了查理打赢百年战争,他将为法兰西之躯源源不断输入黄金血液。

最初,他不过是一个谋取暴利的商人,而现在,法国的命脉在他眼中铺展,他将与国王共建法国。

最终,雅克-科尔也将因为无限的财富遭受政敌嫉恨,接受财产充公、本人流放的命运。

有人说,查理背叛了这位朋友,但雅克-科尔在临终前,却把子女托付给了国王。

他必然不会后悔。

如果一个人,能成就自己的一段传奇,推动帝国的命运,看着它欣欣向荣……那么在他的眼里,富贵必已如浮云。

由于法国国王的谦卑,他的对手要在很多年后才会发现,法国国王已经成熟起来。在那张苍白病态、犹疑不决的面孔后的,是天 Xi_ng 敏锐、思维灵活的头脑;在那羸弱躯体的 X_io_ng 腔中跳动的,是一颗坚忍不拔、不可撼动的决心。

在迎来雅克-科尔之后,热尔伯爵遭到了刺杀,尽管他的肚腩让他免遭不幸,但他最终还是不得不黯然离开宫廷,结束他的宠臣生涯。

查理为了军事改革花了一大笔钱,供养了一支常备军。

他努力让这支军队遵纪守法,避免士兵鱼肉乡里,并每个月都按时发放薪水。

在休战期间,他兢兢业业,重建司法,整顿财政,树立军纪,压制朋党,复兴农业与工艺,使法兰西在几年内欣欣向荣。贵族与人民开始公开与法国王室联系,乐于回归故土,一起驱逐英国人。

在各方面,他的努力都卓有成效,他拥有了一支遵从自我意志的强大的政府班子。

他开始反击。

在少女死去的第三年。

英国萨默赛特公爵占领布列塔尼的城镇福热尔。

查理派兵三万进入诺曼底,8月,攻下北部地区;10月,夺回中部地区。许多指挥官,尤其是诺曼底当地人大开城门欢迎法军。

10月9日,查理亲临鹿昂,与“奥兰多的私生子”裴鲁瓦一道扎营塞纳河畔,距离鹿昂不过几英里。

尽管英国人勉力抵住第一波攻击,鹿昂人却在暴/乱中打开城门,向法王投诚,而英军则躲入要塞内。

也许是基于往日膨胀起来的自信,尽管被法国人团团包围,萨默赛特也毫不慌张,打扮得花枝招展,举着小白旗施施然走出要塞,要求与法王友好谈判。

查理不为所动,让他回到要塞内。

法军继续攻打英军,概不接受任何妥协,直到对方完全投降。

英国人很快就会发现在新型大炮下,城墙变得像薄饼一样脆。从前一场围城战,打半年也不稀奇,现在也不过是三四个星期的事情。

英国人气数已尽,法国人十二个月内收复了诺曼底。

“吵闹了别人屋檐的枪响,早晚会回访[1]。”

战败后,逃回英格兰的士兵们身无分文,散落各地沦为强盗和杀人犯。英国人不愿意相信法兰西不再成为供他们任意榨取甘美果汁的葡萄园的事实,仍然有许多人不肯抛下往日的幻梦……于是,最初在法兰西进军诺曼底便开始在英国滋生的一则流言越演越烈,传遍英国全镜——萨福克公爵将在法领土出卖给了法国人——很快,萨福克的密友斯特主教当众被杀,而几个月后,公爵本人也很快步友人后尘,在逃亡途中,被一把钝刀连砍几次,砍下头颅。

与在法事务有关的法国贵族似遭诅咒,接连地发生着不幸——

流言并没有熄灭,反而引发了一场由大群乡绅和教区治安官参与的叛乱,叛军直抵伦敦,萨默赛特公爵受召从法国回来恢复秩序,却很快又被投入监狱……

一系列政乱与暴/乱紧锣密鼓,更使人相信法国人有天助。

查理得以专心啃阿基坦大区这块硬骨头——此地已经效忠金雀花王朝三百年,他收复这块领土耗时不到一年。

然而,统一法兰西,抚育这片狼藉的土地,毕竟不是简单的事。

而狼吃惯了人肉,即使挨打,也不肯轻易罢休。

……

1453年10月19日,查理平定了阿基坦的叛乱。那时,还没有人立刻意识到,百年战争已经结束。

战争已经结束,他已经证明了她的预言,证明了她的坚持是正确的。

他是法兰西国王,他改变了法国。

现在是时候洗去对少女的不公的指责了。

早在1438年,查理便颁布了布日尔国事诏书:“确定教会会议高于教皇;取缔向教皇献纳第一年年俸金的制度;规定教会会议十年一次;保持法国教会自由,并同罗马隔绝。”

从前,这位失去大片领土 Gu-i 缩于布尔日的小国王被他的对手轻蔑地认为不配自称为国王。

少女为他戴上了“国王”的桂冠,而如今,他已实至名归,是一位坐拥万千领土的庞大帝国的主人。

“法兰西国王,是所有尘世国王之王”。

拜访查理的罗马教宗,为查理的冷酷无情而感到震惊、心痛,他同意了法国宗教裁判所的首席法官的请求,授权对贞德案情的重新审判。在为期三年的调查后,正式的裁决于1455年11月进行。

遍及欧洲各地的神职人员参与了审判,审判的过程也遵照标准的法庭规定进行。神学家组成的小组也分析了115名目击者的证词。最终,法国宗教法官在1456年6月提出结论:贞德是一个为正义牺牲的圣女,而当初主导审判的皮埃尔古雄是为了自身利益而错误地将贞德定罪。

1456年7月7日,法庭正式宣布了贞德的清白。

为了这一天,他等了25年。

他已经感到十分疲惫,在那之后健康状况急转直下,五年后迎来了弥留之日。

当国王太累,他不想当国王的。但他为了她成为了国王。

他仍然没有那么伟大,去爱万千的子民,去爱那些不知何时会背叛他,奚落他,景仰他又抛弃他的子民。他只是她的国王。

他结束了百年战争,最终打败了英格兰,收复了法兰西国土。但他被普遍认为是一个胆小、懦弱又愚蠢的人,他出卖了圣女贞德,背弃了朋友雅克科尔,以后也将不被后人传诵,甚至还要备受指摘。

他对此心知肚明。

但他不惧污名,亦无意于歌功颂德。

国王越渺小,少女越伟大。

以后人们也许会忘记“无能懦弱背信弃义的查理”,但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挺身而出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