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愚礼《一九九八》第150节

定了么。

“定在明天下午了,”邸啸搂了搂齐致辰肩膀,笑的有些不自在,“嗨我说你别死气沉沉的,人家大夫都说了,成功的可能 Xi_ng 非常大,你别先自己吓自己。”

齐致辰嘴角勾了勾,缓缓地点头:“好。”

“那赶紧回病房,别耽误了术前观察。”

邸啸走在偏前方,他的心情更慌,他却要做出很淡然的样子才能让齐致辰少害怕点。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了解齐致辰的,他知道这人有多怕才会进退不定。

他来之前答应了齐致辰手术的事不告诉任何人,可在听了大夫说的风险后还是扛不住,拿齐致辰的手机给远在异国的周继良打了电话。就算最后齐致辰会骂他,但邸啸不怕,他就怕他好哥们强迫自己去接受艰难时刻,虽然有他在陪伴,但他知道他远远不如齐致辰心中的那个男人。

周继良是第二天凌晨赶回来的,推开病房门并没开灯,借着走廊灯光一步步走向病床,站在床边的时候终是没忍住抬手用手掌根部狠狠的抹了两下眼睛。

挂了邸啸电话后紧接着就去赶航班,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中他几乎是麻木的,一心急着回来。却在看到那安静躺在床上睡觉的人后情绪失控。他埋怨自己忙来忙去跑生意有很久没好好跟齐致辰呆在一起,也没能看到心爱人身体状况的异常。

邸啸没见过这样的周继良,在他眼里这男人好像什么时候都没乱过套,可能是比他们大些的缘故,自然而然的成熟稳重,无论什么事都想的周到,跟齐致辰在一起这么多年,像个无微不至的兄长。可在看到周继良进屋后直接抹了眼泪,邸啸是懵的,他怕说话会吵醒齐致辰,便将人扯了出来。

“你干什么,弄得跟参加葬礼似的,”邸啸低声道,“这还没手术呢。”

周继良意识到自己失态后,清了清嗓子:“情况怎么样。”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又抽搐一次,还好是在医院,”邸啸叹气,“如果不是真的出现问题,手术不会来的这么急。”

“我留下就行,你回去休息。”

“我休息?”邸啸瞪眼,“还是你回去吧,又是倒时差又是赶路的。”

周继良摇头:“不用,我没事。”

邸啸思考片刻后点点头:“那我明早过来。”

周继良站在那目送着邸啸走远,而后转身推门回到病房。他轻轻地坐到床边椅子上,月亮清冷光辉打在他的肩头,照亮他所有的温柔。

他缓缓伸手触碰床上人的额头,抚了抚后前倾身子低头认真的看着那人熟悉的睡颜,视线不停扫过那鼻梁和眉眼。早已是刻在脑中的一张脸,这些年的变化都记录在眼,却还是看不够。

也许是他太过近距离的呼吸让躺着的人蹙眉后半睁开了眼。周继良轻声问:“醒了?”

齐致辰轻轻转头,黑暗里盯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脸:“我是不是又做梦。”

周继良抓过齐致辰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下:“不是做梦,我回来了。”

齐致辰的眼睛蒙了层水雾,他躺在那伸着胳膊搂去抱也凑过来抱他的人,脑袋蹭进男人怀里后声音哽咽:“我想你了。”

第83章 只想拥抱你

夜里,趴在病床边的周继良被床上突然的动静弄醒。抬起头便看到了陷入抽搐状态的齐致辰。那人眼神涣散,僵挺的身子一挣一挣,喉咙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十分痛苦。

周继良焦急的唤着齐致辰的名字,他的双手颤抖,连往外跑时的双腿也不听使唤。

昏暗医院走廊和侧面护士值班室都一个人都没有,到处都有他喊着大夫的回声和他踏在地上的混乱皮鞋声,在确定视线所及之内没有人后他快速跑回病房,抱起那失去意识还在不停抽搐的人。

还没走出几步远,怀里的人慢慢的涣散了瞳孔,绷直的身子缓了力气软下来,周继良不知所措的蹲下身拼命的晃着已闭上双眼的齐致辰的身体。

事情来得很快也很突然,齐致辰栽在他怀里再就没了动静,像个睡着了的孩子。周继良不得不去确认齐致辰的心跳和呼吸。

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了,周继良跪在地上抱着人,反复的用手去擦拭着齐致辰的脸庞,他觉得下一秒齐致辰就会睁开那双清亮的眼睛看着他笑,可是没有,齐致辰不动了。

“啊!”崩溃的叫喊振出男人的 X_io_ng 腔,歇斯底里。

就是这一声相当震撼和痛苦的喊声,让躺在床上的齐致辰惊醒后连忙去推趴在床边的男人。

满头是汗的周继良睁开眼,坐直身子后目光发直,好一会儿才抬手抹了把脸,自自语的轻声道:“是梦。”

“怎么了?”齐致辰担心的坐起身,“做噩梦了?”

周继良摇摇头,握了握床边齐致辰的手:“没事。”

天已经大亮,周继良心有余悸的是梦里残留的恐惧。他怕给齐致辰造成压力,并没在被追问时说出梦的内容。很短的梦,却很真实,有太大的冲击,他明白是他过于紧张放大了潜意识。

从他得知齐致辰面临开颅手术的那刻起,莫名的慌张和不安就蔓延在他心里,唯一能控制的是他表面的呈现方式,他始终在故作镇定的陪着齐致辰。

这么久以来,周继良从没想过齐致辰会出现任何健康问题,在他眼里那人始终都是他爱着的少年。比他年轻比他聪明比他善良,他能想到的永远是终有一天年老的他会先一步离去。

早些年在部队的时候,周继良不是没接触过死亡,不止一次面对并肩战友的离去。而他在梦里抱着没生命迹象的齐致辰时却从没有过的怕的要死,心像是被千万颗子弹穿透,留下无数个血窟窿。

明知齐致辰的开颅手术存在生命危险的可能 Xi_ng 微乎其微,可周继良还是止不住乱想。梦里齐致辰痛苦的样子让他心疼,他是有多希望所有的痛他都能挡下来,他宁愿他身缠重病也要护齐致辰余生安稳。

齐致辰在周继良回来后显得踏实很多,这前后对比作为旁观者的邸啸是看的最清楚,他暗暗地肯定了他告知周继良是对的。

邸啸从早上来就在说让周继良回去歇歇再过来,在说了几次毫无作用后,他也就不再劝了,心里明白周继良是不可能放心回去的。

十点多的时候,有护士推门进来要给齐致辰剃头。

“我来吧。”周继良看向护士。

那护士在床上病人点头后,把东西递给了周继良,嘱咐了两句后转身走了出去。

邸啸也站起身,眼看着离手术越来越近,一直没太情绪波动的他反而有些压力,清了清嗓子:“那个什么,我去抽根烟。”

齐致辰看了看消失在门口的邸啸,笑着问:“他给你打的电话吧。”

周继良嗯了一声,按住要坐起身的人:“不用起来,躺着就好。”

“那怎么剃?”齐致辰仰头看着床头的男人,“我又没残疾,我……”

“躺着就好。”周继良边说边将床拉出来些。

于是齐致辰就那么躺在那,原本披在肩上的围布垫在了他头下,当周继良打开电推子后,他就老实的任凭男人的手摆弄着他脑袋。他突然想笑,感觉周继良将他的头转来转去,像是剃羊毛一样。

看躺在那的人抿着嘴唇似笑非笑,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