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七月岸《一碗孟婆汤》第65节

灵气枯竭不得不使出真本事,没想到结果真的让自己惊喜。

这个时候的林子桑竟然就已经能使出灵剑了,那么剑修提升修为的方法,就值得自己来尝试一番了。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顺利进行,她如愿以偿得到了陆洪单独指教的机会,也借此提出想要进剑修课堂上学习的想法,却不曾想本以为曾经同为药师的陆洪是助力,此刻却成为了最大的阻力。

※※※※※※※※※※※※※※※※※※※※

晚些还有一更

剧透:陆晗羽要和李藤一起愉快的修炼啦

第54章 第五碗汤

“别痴心妄想了, 纵使你与那林子桑一样能达到使出灵剑的级别,哪怕是拥有元婴期期实力又如何,你们的修为将一直停在融合期,资质天注定,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要强求, 从今以后老夫不会让任何一位药师出现在剑修的课堂上。”

这个决定直接杜绝了许多药师想要学习林子桑的行为,而李藤不仅浪费了向陆洪请教的机会, 甚至在此之后其余学院也都纷纷效仿, 绝了药师学习剑修修炼方法的机会。

这位通过后天方法改变资质的药师前辈, 并不是她所想的会对药师网开一面, 与之相反,一直以剑修自居的陆洪,有着和世人一样顽固的想法,纵使再有天赋,药师也只能止步于融合期,成为剑修的陪衬。

“你要学,我教你就是。”

陆晗羽看着李藤失望的神色, 第一次做出了违背爹爹意愿的事。

“你难道不怕我居心叵测?倘若我对你另有所图呢?”

迟疑了几息,李藤忍不住将话问出口,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这个人对自己的信任好像都过多了些。

“那我便手刃凶徒, 绝不饶你。”

陆晗羽眼睛轻眨, 视线不自觉的飘向了远处,狠话虽说出口,心里却一阵茫然, 若真有那一天,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你没有, 李藤一脸复杂,前世在陆晗羽知道自己的目的后,不仅没有手刃她这个凶徒,甚至还助她离开,若不是后来栽在了林子桑的手里,自己的将来还未可知。

“你若肯教,那我便学。”

李藤没有扭捏,她做事情向来爽快,既然是送到眼前的及时雨,焉有不用之理,那不是自己的风格。

“以后每天未时,我在后山草庐等你。”陆晗羽说完便仔细观察眼前人的表情,在看到那闪烁的眼神后才收回视线,虽然是已经确定过无数次的答案,但看到本人不自然的反应还是第一次,这让她的心里莫名雀跃。

李藤想起之前风雨无阻的两年,为了得到眼前这个人的信任,自己也曾真真切切的付出过,思及此,她不自然的躲开陆晗羽的视线:“好。”

季唐最近很郁闷,每天课业结束后,陆晗羽就消失的没有踪迹了,这在从前是从未有过的事。然而陆晗羽已经是融合期,想要跟踪上去自己的修为很容易被发现。

“季兄是为何事苦恼”?

有句话说的好,瞌睡来了就有人把枕头递过来,林子桑此刻对于季唐来说就是递枕头的那个人。

“这有何难,我来帮季兄想办法”。

林子桑自从在大比上败给李藤之后,他昔日耀眼的光芒没有了,人人都拿他跟李藤相比,人人都说他不如李藤,而他之后也不能再在剑修课堂上继续学习,如今只能仰仗季唐来分享课堂上所学知识。

至于陆晗羽每天都去哪里他是知道的,并且还是在跟踪李藤时发现的,林子桑不准备现在道破,有道是任何打击都要自己去经历,他很期待季唐发现这件事情之后会怎么做。

调剂出一瓶隐匿气息的药水对林子桑来说易如反掌,次日午时刚过,季唐将药水倒入腹中,无声无息的跟随在陆晗羽身后。

一连两个月,李藤每天未时都会在后山的草庐报道,时间久了对于陆晗羽的倾心指教,她便意识到自己好像接受的太心安理得了。

毕竟她们无亲无故,好像也不对,对陆晗羽来说自己或许是她未来的道侣,所以才甘愿这样单方面付出,这样的认知让李藤觉得自己有些厚颜无耻。

她对自己将来是否会与陆晗羽结为道侣充满了不确定,但是没有否认就相当于确认了,虽然对于两人的未来表示怀疑,但今生自诩作为一个正直的人,李藤觉得自己也应该回报一二。

于是乎,陆晗羽将课堂上所学教给李藤之后,就发现自己在引气入体时前所未有的顺畅,这种感觉在自己没有突破筑基期的那两年每天都有,双眼没有睁开,嘴角却悄悄的扬了起来,她继续引气入体,从前以为枯燥的修炼在此刻变得令人愉悦起来。

一路尾随陆晗羽来到草庐的季唐,所看到就是这样的情形,那个卑鄙的药师,竟然在辅助陆晗羽修炼。

虽然很多剑修都会选择找一个药师结为道侣,因为这样修炼之路将会变得更为容易,但也有很多剑修还是会选择同为剑修的人结为道侣,因为和心爱之人彼此一起精进修为更令人所向往。

万万没想到,陆晗羽竟然也会做出如此自降身份的事情,不仅找了一个药师做道侣,甚至还是一个卑鄙的女药师。

对于季唐来说,她们这样的行为无疑是道侣之间才会有的,这个认知令他更加气愤,自己精心呵护的花儿被一个无耻小贼给采了,偏偏他还做不了什么。不,自己不能做什么,可有人能做呀!

当晚,陆洪回到家中就从门房那里收到了季唐的拜帖,他对这个人略有印象,是学院里剑修老师季安的弟弟,曾经看着女儿与这小子两小无猜的模样,他也曾有过招这小子为婿的念头。

然而长大后,季唐的天赋远远不如哥哥季安,修为也一直落在女儿后面,如今更是连筑基期都没有突破,陆洪之前那可有可无的心思便彻底没了。

今天倒是稀奇,他都要看看这小子特意来陆府请求拜见是为何事,一番交谈轻易就看出了季唐对自己家女儿的心思,他也没有点破。

对于女儿的道侣,他抱有的想法很简单,一定要年轻有为,要么对女儿的修为大有助益,要么要强大到能保护女儿。很不幸,在他眼中那个剑走偏锋修毒的女药师,这两个要求似乎一个都没有达到。

旁敲侧击一段时间之后,陆洪没有得到女儿任何的坦白,他为此略微有点失望,在人生大事上自己这个父亲在女儿心目中竟然没有一点重量吗?

六月,自学院大比之后,转瞬已经半年过去了,送走了部分已经结业的剑修和药师,学院也迎来了为期一个月的暑假。

陆洪身为院长也闲了下来,原来女儿白天在学院上课,晚上去后山修炼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如今女儿白天不去上课,却依旧见不到人影。他顿时就坐不住了,原以为这两人是小打小闹,没想到已经半年了竟然还纠缠在一起。

尤其是在季唐多次到陆府求见陆晗羽不得,看自己满是疑惑的眼神,让陆洪怀疑他这个做父亲的有些不负责任,看来是不能再纵容了啊。

第二天一早,陆洪看着女儿走出家门,自己随之也跟了上去,他自改变资质后虽然突破了融合期,但在金丹期停留太久,若不因为是陆氏唯一继承人这个身份,恐怕自己也没有资格做陆氏学院的院长。

幸而上天给了他一个资质天赋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