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七月岸《一碗孟婆汤》第66节

佳的女儿,所以他把陆氏学院和陆家的未来都寄托在了女儿身上,因此对于女儿选择道侣这一事上,绝不容许有任何差错。

来到后山草庐之后,出乎自己意料的这两人并不像年轻道侣那般荒废修为,反而二话不说就开始修炼起来。再细看,陆洪就发现李藤虽然身为毒师,但是对于药师的修炼方法也颇为精通,至少在辅助女儿修炼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差错,看着两人相辅相成的样子,陆洪稍微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上前制止。

就是这么一犹豫,他发现这两个人竟然双双进入了关键时期,不管对李藤有多少不满,为了自己女儿,陆洪几乎没有思考就运转起内丹开始为两人护法。

两个时辰后,陆晗羽与李藤同时睁开眼睛,看向对方的眼神里不仅充满了惊喜,还有无法忽视的温柔。

李藤的眼神也不自觉得暖了些,从前或许还有许多不确定,这半年相处下来她却清楚自己似乎真的有些动心了,如今两人这么年轻就双双步入金丹期,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吧。

“晗羽,谢谢你”。

想起自己前世的执念,李藤心中充满无限感慨,一时意起将人抱入怀中,此刻她才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心意相通,或许和面前这个人结为道侣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既然心里已经有了陆晗羽的位置,那么断然再没有把人推开的理由。

“嗯,也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日夜的守护和付出,让我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陆晗羽伸出双手环抱着李藤的腰,满足的闭上眼睛。

虽然心里已经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道侣,但像这样亲近的行为还是第一次,或许是因为修为突破的缘故,她只觉得心里似乎踊跃着无尽的欢喜。

这半年来,她不曾藏私将自己所知道的所学会的尽数教与李藤,而李藤对自己的帮助也从未停止,两人一同服用着李藤炼制的灵药,不间断的努力提升修为,才有了今日的结果。

草庐外,陆洪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人,始终还是没有打断沉浸在喜悦中的两个人,他下意识的觉得这个时候不适合做煞风景的事。

此刻他还在惊讶于女儿修为提升得如此迅速,以及欣 We_i 陆家终于后继有人,以女儿的修炼速度来看,或许在如今大陆上重拾曾经第一大家的名号也不是什么难事。

第55章 第五碗汤

在炎炎夏日中, 各大学院纷纷收到消息,已经没落的陆氏学院,陆家独女陆晗羽步入金丹期了。

虽然在如今大陆上,金丹期的剑修并不少, 但在这个年纪就突破的人却罕见之极, 最令人吃惊的还不仅于此,据说陆氏学院有一个药师也步入了金丹期。

千百年来,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药师寻寻觅觅都遗憾止步于融合期, 上一个步入金丹期的药师在史书上都找不到了, 最关键的是此药师还是位毒师, 看来陆家年轻一辈不容小觑啊!

就在这个消息传出来没多久,另一条更惹人遐想的消息又如火如荼的传播开来,陆家传人陆晗羽言称自己的道侣人选已定,就是那个和她双双步入金丹期的药师,名字好像叫什么李藤,哦对了,这位只闻其名的药师届第一人李藤还是位女药师。

在两位当事人对外界不闻不问, 一心沉迷于修道的同时,自觉站在传言中间的陆洪觉得自己不能忍了。

一连多日,这李藤每天除了到后山草庐报道之外, 就是直接回学院所提供的女药师寝室, 最关键的是, 每天都要女儿送她回去是怎么回事,蹲点了许多天的陆洪始终找不到单独与李藤交谈的机会。

眼看着学院又要开学,自己身为院长也不好去药师课堂上找人, 至于女药师寝室就更不合适了,是以在暑假结束的前一天, 他斟酌再三叫住了女儿将要离开家的脚步。

“羽儿这么早要去哪里呀?”

陆晗羽疑惑的停下脚步站在厅堂门前,看着笑容满面的爹爹下意识回答道:“去后山草庐,爹爹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事就不能陪老夫聊聊天了,我呀想着还没恭喜你修为突破了,来,这是爹爹给你准备的礼物。”陆洪自储物袋中拿出一把剑,然后一脸高深莫测的递给陆晗羽。

陆晗羽看向手中的剑,好像从来没有见爹爹使过,剑身通体雪白,微微泛着一层银光,剑柄上简单的刻着两个字“星宇”,整把剑看起来古朴大气,不似凡品。只是她现在已经能使出‘灵剑’,不需要戴佩剑,但想到是爹爹的心意,便没有拒绝。

“多谢爹爹”。

陆晗羽将剑收入储物袋中,然后就转身准备离去,再耽搁下去恐怕草庐中的人要等着急了,这段时间她们之间的关系进展神速,从前却是不知除修炼之外,世间感情亦美好到让人着迷。

可是当她赶到草庐中后,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木桌上放着一块玉简,调动神识查看之后,才知道是李藤留下的,做传讯之用。

今天要迟一个时辰吗?

陆家,在陆晗羽走后,陆洪特意邀请的客人就上门了,他坐在正堂中等着下人回报,打算让自己邀请的客人在门外等候一会儿再通传,谁知道人家手里拿着陆家的家传玉佩,轻而易举的就登堂入室来到了他面前。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呀,这结契大典还没有举行,不对,什么叫还没有举行,其他还没同意这个人做女儿的道侣呢。

陆洪虽然身为长辈,却遗憾的发现自己的修为似乎不占什么优势人,心里自觉少了一些气势,他沉成下嗓子中气十足的道:“想来你也能猜到请你来是为了何事,老夫不与你绕弯子,不管你有什么谋算,都不应该把主意打到羽儿身上,我劝你早日回头,不然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一早,李藤到达后山草庐后却发现,有陆府的侍从在等候自己,知道是陆家家主邀请自己之后,她大约也知晓是为了何事,便留了玉简传讯,之后就直接进了陆府。

“恕晚辈愚钝,不知陆前辈所为何事,至于羽儿,我想不管是晚辈还是陆前辈都不应该替他做决定”。

不卑不亢的回答,惹得陆洪更加气愤,他右手用力拍了下桌子,怒声道:“羽儿也是你叫的吗,什么叫不该替她做决定,我是她爹,婚姻大事向来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听我的难道听你的不成”。

“晚辈言尽于此,陆前辈若无他事,在下就告辞了”。

李藤说完便潇洒的转身,如今两人同在金丹期,若不是顾忌着此人是陆晗羽的爹爹,她才不会这么客气呢。

“站住,你是要陷羽儿于大逆不道吗,你有没有想过她是要我这个爹,还是要你这个不知所谓的女药师”。

陆洪站起身来,眼神危险的看向准备离去的人,原以为这女子只是小有些本事而已,没想到还是个恃才傲物之徒,这还没怎么样呢,竟然就敢对他不敬,真是岂有此理。

“晚辈不懂,什么是陷羽儿于大逆不道,还请前辈明示”。

李藤不解的停下身子,此刻她是真的糊涂了,如今大陆上虽然女子与女子结为道侣的尚在少数,但也不至于就是大逆不道吧,有些人惯会危言耸听呢?

“若她与你结为道侣,不听父言便是不孝,自然就是大逆不道”。

陆洪重又坐下去,他不急不慢的端起茶杯,自己着什么急,还真是老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