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七月岸《一碗孟婆汤》第67节

涂了,如今是此人有求于他,想和自己的女儿结为道侣,要自己点头首肯才行,是谁占据着主动权还用说吗。

“晚辈私以为,孝顺爹娘不等同于无条件听爹娘的话,若愚昧无知一味顺从,甚至将自己的幸福也拱手相送,进而虚度这一生,有些话纵使是爹娘说的,不听又如何。”

李藤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只是这种听起来就一厢情愿的道理,还真是浪费时间呢?

“岂有此理,简直是大逆不道,老夫只要活着一日,你就休想进我陆家的门”。

手中的茶杯朝着那离去的人影掷去,却轻易就被挡了下来,看着头也不回离开的人,陆洪额头青筋直跳,他就不信女儿会为了这样一个人,会忤逆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爹爹。

回到后山草庐,看着静静坐在蒲团上打坐的人,李藤嘴角微扬走上前去,顺势将人抱起来,然后一同坐到床榻上。

“晗羽,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些话忘记对你说了,你愿意与我结为道侣吗?若你愿意,这是我的命牌,今后就交由你来保管了”。

轻轻柔柔的话在耳边响起,带来一股温热的风,陆晗羽欣然享受这样的亲密接触,她侧过身来微微后仰,嘴角蹭着李藤的下巴,轻笑道:“就这样把命牌交给我了,不怕我加害于你吗?傻瓜,我不是早就答应你了吗”?

凡入道者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命牌,命牌消则道亡,一般都有本人或家中有威望的长辈来保管,李藤无牵无挂,前世今生两世为人,谁也没信过。但若是眼前这个人,她愿意给,即使是自己的命。

“晗羽既然答应与我结为道侣了,那把名牌交给你保管再合适不过,索 Xi_ng 今天我们就给自己放个假吧,你看阳光明媚,风雨皆避,这么好的日子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结个契啊。”

李藤循循善诱着,她做事情向来目标感很强,既然心里已经认定了眼前人是自己的道侣,那吗就要把所有可能会发生的阻碍都扼杀在萌芽中。

不管那老头同意不同意,她娶的是陆晗羽,愿意嫁的也是陆晗羽,将来一起生活度过下半生的是她们两个,管旁人做甚!

陆晗羽闻言悄悄羞红了双颊,她偏过头靠在李藤肩上,脸上笑嫣如花:“好啊,只是还需与爹爹说一声,你陪我一同去陆府如何。”

李藤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她佯装惆怅的道:“是我大意了,忘了我们晗语不像我是个孤家寡人,既然你想院长同意之后再结契,那我陪你去就是了,只怕我不比你们剑修中诸多的青年才俊,入不了院长的眼,到时候恐怕进不去你们陆家的门啊”。

陆晗羽没想到李藤还有这样一面,语气酸的笑死人了,她想想觉得还是应该跟爹爹说一声才好,不然他老人家一定会伤心的吧,思及此她安 We_i 般的道:“胡说什么,爹爹肯定会为我们开心的,这样吧,就像你说的我们今天给自己放个假,等下出去一会便回我家拜见爹爹,与他知会一声再去结契也来得及”。

“好,都听你的,我们走吧”,李藤又把人从床上抱下来一起站到地上,然后牵起陆晗羽的手走出草庐,一路上完全没有避讳旁人的眼神,两个人大大方方的执手相伴,偶尔相视,那明晃晃的爱意都充斥在笑容里,闪瞎了路人的眼。

她没有将今早发生的事讲出来,也没有提自己的担忧,不管怎样她都尊重陆晗羽的决定,虽然对自己来说这是两个人的事,但对陆晗羽来说或许不仅仅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吧,李藤如是想。

眼下她要学习做一个合格的道侣,心里眼里都只有陆晗羽一个人才是,想着李藤的笑意便直达眼底,专心陪伴起眼前的人。一路走走停停,摘一朵花,看一尾鱼,牵着的手始终没有分开过。

第56章 第五碗汤

巳时刚过, 两人便一同回了陆府。

陆府守门的下人犹豫了一个眨眼的时间,就躬身行礼开了门,心中悄悄腹诽:这被老爷吩咐要拒之门外的人可不是自己没拦着,是小姐把人给带进去的, 老爷要怪罪起来可不关我事。

强忍着没有去后山把女儿寻回来的陆洪, 余怒未消就见始作俑者又上门了,双目一瞪, 他言不择口道:“我们陆府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吗, 来人, 把闲杂人等请出去”。

李藤面无表情的站在陆晗羽身边, 神色不变。而下人们也都默契的没有来打扰,小姐带回来的人,还拿着陆家的家传玉佩,是他们这些下人能随便请走的吗?谁不知道老爷向来最疼小姐,万一把人请走了,小姐一句话要他们再把人请回来怎么办,所以他们决定集体耳聋。

“爹爹此话何意, 李藤是女儿的道侣,怎么会是闲杂人等呢”?听着爹爹等同于赶人的话,陆晗羽一时间忘了回家的目的, 来不及思考就张口袒护起来。

“笑话, 什么道侣?结契了吗?老夫同意了吗?”, 陆洪怒极反笑,他还道才半天的功夫怎么又来了,原来是哄骗了女儿来示威呀,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自己今天就让她知道何为尊, 何为孝。

“爹爹?女儿心悦她,已经决定今日去结契,还请爹爹成全”。陆晗羽看着莫名发火的爹爹,原本满怀喜悦的心情瞬时跌落到谷底,她原以为爹爹会为她们感到高兴,却没想到迎来的好像是反对。

“休想,老夫是不会同意的”。陆洪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双目看向面露不解的女儿,差点心软点头,他忙将视线转向李藤,心里的底气才更足了些,这个女子那里配的上他的女儿。

“爹爹?”,陆晗羽不懂,从前爹爹说过,只要遇到自己喜欢且能托付终生的人,他一定会为她感到开心的,因为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女能快乐幸福的度过这一生,如今她遇到了,为什么爹爹却不同意呢?

“晗羽,不要惹伯父生气,我们的事以后再说吧”,李藤不想自己所爱的人为难,时间能说明一切,她相信总有一天这个顽固的老头会认可自己吧。

一天不行就一年、十年、百年,一生,只要她们彼此的心意不变,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挡她们在一起,不结契又能怎样,她不在意那些所谓名义。

“李藤?”,陆晗羽不敢置信的转过身来,即使对着爱人安抚般的笑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怎么就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呢?怎么可以呢?

“安心,没有说分开,只是给伯父一点时间,等他接受我再结契也不迟,我们一起耐心的等上个十年、百年好不好”,李藤说着把人抱进怀里,前世今生第一次会因为一个委屈的眼神就慌了手脚,她只能收紧怀抱,说出自己的打算。

看着旁若无人就抱在一起的两人,陆洪真是又气又委屈,他也不是诚心想棒打鸳鸯,还有这个可恶的女子说什么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休要花言巧语,羽儿看不破,你的心思却瞒不过老夫的双眼,你这个药师又是修毒又是参加比试,无非就是为了我陆家能改变资质的不传之秘,你敢说你不知道”。

陆晗羽闻言微微仰头看向李藤的眼睛,虽然不知道不传之秘是什么,但爹爹的话简单明了,她看向与自己紧抱的人,想要一个确定,只要一个眼神她就会相信。

李藤轻笑:“晗羽,相信我”。

说完她又抬头看向一脸笃定的陆洪,语带不屑的道:“伯父以为我稀罕什么改变资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