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七月岸《一碗孟婆汤》第68节

剑道吗,不是晚辈夸大,纵是元婴期剑修想伤我也要我同意才行,剑修?在我眼里不值一提”。

陆洪顿时语结,好像确实是这样,那自己还反对什么呢,可心里还是好气:“只要你答应不娶晗羽,你要什么都答应你,只要老夫给得起”。

“当真?伯父可不要反悔”,李藤的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感受到怀里人想要挣开的动作,她右手轻轻拍了拍陆晗羽的背,双手收的更紧了。

陆洪眼神一亮,没想到随口阻挠一句竟然成功了,可心里总觉得不安是怎么回事,他站起身来走近还在相拥的两人,然后又尴尬的扭过头去:“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夫说到做到,说吧,你想要什么”。

“晚辈答应伯父不娶晗羽,而我李藤想要的-就--是---嫁入陆家,做陆晗羽的妻,多谢伯父成全,我们马上就去结契,以免误了时辰”。

李藤说完逃也似的抱起怀里的人就消失在原地,直到离开陆府很远才放慢速度,心有余悸的频频回首道:“看来伯父是没有追上来了,我们已经征得伯父同意了吧,现在可以去结契了”。

陆晗羽的惊愕还留在脸上,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峰回路转,看着一脸自豪的人,她回过神来忍不住轻笑出声:“自然,只是没想到你竟是想嫁我,以后就是我陆家的人了哦”。

“错,不是陆家的人,是你陆晗羽的人”。李藤低头反驳,两人相视而笑,眼神里俱是坚定无悔。

另一边,陆府。

还有一个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的人,陆洪恍恍惚惚的想找人确认一下发生了什么,却发现没人可以询问,他定定的坐会椅子上,慢慢的喝完一杯茶,犹不能相信自己这是被忽悠了?

入夜之后,他才不得不接受,这个女子就是女儿的道侣了,毕竟连结契文书都领回来了,更气的是,这人就堂而皇之的跟着女儿回了房,一副理所当然要留宿的样子。

陆洪看着女儿的院子,一直到月上柳梢头也没见有人要出来的意思,他惆怅的叹了叹气,转身去吩咐下人明日起就广发请帖,为女儿张罗结契大典。

陆晗羽房内。

李藤看着床上阖上眼睛假装入睡的人,睫毛轻颤,带着朦·胧的诱·惑,她好笑的抚上那不安分的双眼,低声道:“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还望晗羽好生待我”。

长夜漫漫,带来了满天星河,也带走了最后一层棉麻里衣的距离。月光从窗户外照进来,床幔里的两个人影已是亲密无间。

遥远的虚空里,判官府内,脸上带着铁面的判官揉了揉自己禁皱的眉头,下令道:“速拿孟婆归案”。

“堂下何人,所犯何事,速速招来。”

公式般的问话,冷冷的不待一丝温度,却让孟婆湿了眼眶,她不入轮回,一天又一天的守着奈何桥只为见上一面的人,竟然就在自己身边,怪不得,怪不得她从来没有等到过这个人。

“孟婆,本名孟子书,滥用职权,我……”。

话还没说完,堂上的人就不耐烦的挥手,给出了审判结果:严重失职,马上入轮回!

孟子书重又回到了奈何桥边,可笑的是这次喝孟婆汤的人变成了自己,却没有人给她一碗用心煮好的暖汤了,她等不到人,便一次次穿梭在从前的轮回中,给自己改过的机会,只求见一面,如今见是见到了,却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具和无情的判决。

喝完手中的汤,她执拗的转过身,在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下仍不肯走上桥去渡过忘川河,直到视线里出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

“过往的每一世我都给了你圆满,今后也不会再负你,陪我一起走可好”?

“好”不论哪一个记忆是真,我始终愿意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