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救命我被邪教变成了邪神》卷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43猎人们的计划

“嗝—”

范海辛重重地把酒杯砸在了柜台上,打了一个酒嗝,甚至还拖了长音。

自从白堡银行的命案发生以后,猎人们真的就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那个机器还是有点用的,但是追踪深渊的时候也和圣安格尔一样,追踪的时候经常跳动,根本追踪不到那个家伙的确切位置。

而且这次还更过分,上次追踪芙蕾雅,人家还只是在富人区移动,这次的杀戮深渊是满城跑。

虽然说守卫没有接到过什么平民失踪的消息,但是,那种狡猾的东西可能杀的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民的吧?

范海辛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的啤酒,白堡的啤酒有些独特,花果香气浓郁而 迷人,入口虽然有些偏淡,但是喝起来倒是非常地干净,酒体顺滑,果香之中蕴含的烘焙麦芽味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早在之前,凯文已经给他发了消息,交易已经完成了,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估计过一会儿就能到了吧?

“老大,我把东西带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

凯特风尘仆仆地走进了酒吧,一进来就坐在了范海辛的身边,然后从包里掏出了那三瓶鲜红色的药水——蒂芙尼的恩赐。

范海辛拿过了那三瓶药水,准备验验货,当他一打开药水的瓶盖,一股芬芳的蒂芙尼花的味道扑面而来。

蒂芙尼花,中庭最常见也是最美丽的花,一年四季都盛开,花语是生命。据说是生命与血之王最喜欢的花,她赐予了这种鲜血血一般的颜色与四季常开的特性。

不过很少有人会将这种芬芳做成香水,因为这种香味虽然芬芳,但是却极难驾驭,范海辛这辈子就闻到过两次能让他觉得心悦神怡,其余的人身上的气质大多都不与之相匹配,而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是教廷现任的教宗席德·葛兰恩,另一个就是芙蕾雅,除此之外

他知道这两瓶东西是真货,便将其好好地收了起来,放在了随身携带的储物戒指中。

“大蛇看上去怎么样?”

范海辛把手边的另外一杯啤酒递给了凯文,有一句没一句地问他。

“看起来......挺神秘的。”

“哈!他还是那么神神叨叨,不过他卖的东西都是真货,只不过代价也很大就是了。”

范海辛把自己的啤酒杯推过去给了酒保,示意他满上。

大蛇对于猎人来说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不知道从哪儿能拿到一些异教徒的特殊的信息,然后转告给范海辛。

比如四年前的圣安格尔,也正是好朋友墨尔本被弄死那次,猎人们的消息就是大蛇透露出来的,大蛇需要那一节邪神的枷锁脊椎骨,但是可惜被教廷的人抢先了一步。

而这次,当范海辛刚获得了那条手臂,大蛇就遣送了他的使者过来,还开出了范海辛无法拒绝的条件。

三瓶蒂芙尼的恩赐——足以短时间内培养三名强大的猎人主力,以及一把全新的五纹初火锻造的圣剑。

初火锻造的火纹圣剑可不是简单能拿到的东西,10年前范海辛退出圣殿骑士的时候,还把五纹圣剑还给教廷了,之后他从黑市里面淘货淘到了一把破旧的五纹圣剑,宝贝的不得了,还被黑龙给毁了。

对于范海辛这种使用初火战斗的圣殿骑士来说,一把可以驾驭初火的武器是比什么东西都宝贵的了。

不过那把五纹圣剑得去艾格蕾丝修女那边取,而且还得等大蛇的信使......不过不得不说大蛇的人脉还真广,连她都可以使唤到。

“话说老大,你们有捕捉到饕餮灾祸的痕迹吗?”

凯文闷了一大口的啤酒,再将那些液体面包全部吞入肚子以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对着范海辛问道。

“没有,一点都没有,但是我们捕捉到了杀戮深渊的踪迹,虽然这里不是教廷的地盘,但是有我在,杀死那东西应该不在话下。”

范海辛原本是圣殿骑士,而且是圣殿骑士里面几乎最强的五纹圣骑士,他能掌握的初火已经几乎接近本源,而深渊造物的最大对手就是初火。

这也是为什么教廷能够战胜深渊的原因,即使是最弱的火纹骑士,都能对深渊造成巨大的伤害。

“可是确实偶尔会在城市里面出现饕餮灾祸的痕迹吧?”

"是啊,"范海辛拿出了他的笔记本,查看了一下笔记本上面记录的参数,“从六年前的饕餮灾祸爆发的以后,他大概就躲在城里的什么地方吧——当初那个东西可引起了好大的一场地震。”

而在场的另外一个猎人插嘴道:“是啊,连白塔都倒了。当时我就看着塔倒的呢,吓了我一大跳。”

凯文转过头去,对着那个猎人反驳道,语气一点都不善:

“放你妈的屁,我进城的时候还看到了白塔还在那儿!”

“难道他就不能重建啊?要你多嘴。”

那个猎人对凯文也是毫不留情,无情地嘲笑着凯文。

也就是在此时,给范海辛倒酒的酒保一声惊呼。

“卧槽!哪里来的蛇?”

蛇?

范海辛听到蛇,马上就兴奋了起来,他从座位上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拦住酒保。

“别碰那条白色的蛇。”

“我还没说是什么颜色的呢......你怎么知道?算了......反正你们佣兵碰到的怪事也不少。”

酒保把啤酒递给了范海辛,就离了那条蛇远远地,生怕它会咬到自己。

酒保是没见过那种白色的蛇,但是范海辛知道那是什么,白色的蛇是大蛇的信使,是他传话的使者。

只见那条白色的蛇慢慢地爬到范海辛的面前,嘴巴一张,直接是吐出了一个小小的铁质小圆筒。

范海辛接过了那个圆筒,打开,里面有一张小小的纸片。

上面字体大概是女人写的,非常娟秀,大意是火纹圣剑已经送到了艾格蕾丝修女处,范海辛可以去取了。

看完信息,纸片还在手上,蛇却已经消失了。

范海辛也懒得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世界上奇葩那么多,不多大蛇神神叨叨的这么一个。

接下来,去一趟艾格蕾丝修女那边好了。

狈没等到芙蕾雅,反而还在睡觉的时候,从树上掉了下去。

她直接掉在了一个小朋友的身上。

完蛋了。

“咦?哪里来的小狐狸?”

蕾妮抱起了小小的狈,仔细地看着,眼睛里冒着星星。

“我是狼!”

但是她敢怒不敢言。狈只剩下最后一丝魔力来释放魔法了,她必须要找到芙蕾雅。

只有芙蕾雅才能救到狼。

暂时放过这个人类幼崽一命。

“会说话耶......你叫什么名字呀。”

蕾妮一边和狈对话,一边看看边上有没有其他的小朋友。

那些小朋友如果看到这只小狐狸的话,大概会抢走欺负她吧?毕竟他们什么事情都会干的出来,会拿石头砸小动物,会上树掏小鸟,也会欺负蕾妮。

不过还好,现在是午睡时间,这里没有什么其他的小朋友,大家吃饱了饭都在午睡。

“狈......”

狈被蕾妮提着,敢怒不敢言,她只能应付式地和蕾妮对话。

一定要撑到芙蕾雅回到这里。

“不过小狐狸,这里不太安全哦,我带你去保健室吧。”

无论什么地方都不是特别的安全,小朋友们上树掏鸟,上房揭瓦,只有充满了草药味的保健室小朋友们不太愿意去。

“.......”

狈抖了抖耳朵。

面前这个人类貌似也没有那么坏,似乎暂时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

有机会再逃跑吧。

蕾妮把狈放在了大腿上,艰难地挪动着木质的轮椅,这个带滚轮的轮椅是汉斯给她做的,但是做的并不精致,有些粗糙,有时候并不是特别容易滚动。

狈眨动了小眼睛,蕾妮的两条小腿都没了.......这个人类是残疾啊.......

某种程度上来说,和狈一样,畸形残疾。

不过,假如狈有魔力的话,蕾妮的身体上的残疾,狈完全可以修复。

“到啦!”

狈乖巧地坐在蕾妮的大腿之上,随着蕾妮一起进了保健室。

这里没有其他的人类,空气中的草药味有些浓郁,不过狈的嗅觉没有那么的灵敏,比不上那些感觉灵敏的狼人,所以到是在接受范围之内。

“话说小狐狸你是怎么会说话的呀?”

蕾妮到了她经常休息的位置上,慢慢的拉上床帘,然后轻轻地给狈梳理起了毛发。

“学的。”

狈也懒得说自己是狼了,毕竟人类都是这样高傲冷漠,不会理会她的想法。

现在的人类都没见过会说话的生物吗?还是说很多一万年前的生物都死绝了?

“啊?好像没有任何的问题诶...”

蕾妮在给狈梳理完毛发以后,就把手放到了她的下巴上,轻轻地挠了起来。

毕竟小猫小狗们都喜欢这么她这么做,假如换成是小狐狸也一样的吧?

狈顿时就炸毛了。

她怎么敢来摸自己!连哥哥都不会这么做

“人类!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要!不要.......停........ohhhhh 别停。不要停。”

狈本来想宁死不屈的,但是蕾妮的手法实在是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