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成为吸血鬼的我被少女攻略了》第三卷山雨欲来 第83章排练

晚餐时分,三人十分默契地对之前艾尔弗利克前来一事绝口不提,只是简单地唠着家常,晚餐很快便在三人的闲聊中结束了。

“父亲,我和莉莉安先回房间排练剧本了。”雷琪尔说着,牵起了莉莉安的手,便欲起身离开。

“剧本?你们要演出?”雷克斯顿略带惊讶地问道。

“嗯,下周的迎新晚会,我们班级决定表演舞台剧,我和莉莉安都有戏份,所以打算先去练习一下我们的部分。”雷琪尔颔首答道。

“迎新晚会啊。”雷克斯顿恍然大悟,他算了算时间确实差不多了,“具体什么时候?”

“下周一下午放学后。”雷琪尔答道。

“下周一的话……”雷克斯顿沉思了片刻,说道:“我应该抽得出来时间。”

毕竟是自己两个女儿要参加演出的节目,他觉得自己无论多忙都应该抽点时间去给她们现场加一下油。

“爸,你那么忙,我觉得还是不去了吧。”莉莉安讪笑着说道,企图打消雷克斯顿的意图,“累坏身体就不好了。”

这场戏毕竟是有吻戏的,虽然作为在学校演出的节目,她们不可能真的吻到一起,但雷克斯顿本就对她们两个有着一些怀疑,若是看到了那么一幕,哪怕明知是演戏,也有可能会产生不必要的猜疑。

“没事没事,这点时间我还是抽得出来的。”以为莉莉安真的是在关心自己,雷克斯顿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那……好吧。”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奉劝雷克斯顿不要去,莉莉安只得放弃了这个打算,无奈地被雷琪尔牵着回到了房间。

“咔嚓。”

刚进入房间,房门被反锁的声音便令莉莉安心头蓦地一颤,她连忙转身,十分警惕地后退了几步,有些慌乱地问道:“你锁门干嘛!?”

“排练剧本啊。”雷琪尔十分无辜地说道,那毫无邪念的表情似乎真的她所言只是为了排练剧本。

“排练剧本需要锁门吗?”莉莉安冷笑了一声,“你骗鬼呢?”

“嗯哼。”雷琪尔不置可否,她拿出了班级发放的用魔力刻印的剧本,丢给了莉莉安一份,说道:“先看一下第五幕,记一下台词,我们先把第五幕的对场戏排练一下。”

这番举动倒是令得莉莉安有点摸不着头脑,雷琪尔难道真的只是来找她排练剧本的?

“你还真打算好好演啊?”莉莉安嘴上不满地吐槽着,手上却很诚实地拿起了剧本。

“当然。”雷琪尔突然莞尔一笑,用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柔声说道:“因为女主角是你,所以,我会用我最大的努力,去演好这场戏。”

“切。”莉莉安撇了撇嘴,不以为然,这个人整天就会用这种花言巧语哄她,她慢慢地已经产生了抗性了。

她突然在想,雷琪尔不会真的以为她和那些简简单单地就被三两句情话给骗了去的恋爱中的小女生一样好哄吧?

暗自在心里摇了摇头,感慨一句雷琪尔还是太年轻了,她翻开了手中的剧本,开始研究起了第五幕。

第五幕的剧情已经是最后的尾声了,此时朱丽花因为吞服了假死药而被埋葬在了地下,被流放的的罗密非得到了错误的消息,误以为朱丽花已经身死,他连夜潜回了城中,杀死了阻拦他的帕里斯亲王,然后掘出了朱丽花的坟墓。

面对已经“死去”的朱丽花,他悲痛交加之下,亲吻了朱丽花一下,然后毅然决然地服下了毒药,死在了朱丽花的身旁。

假死药的药效过去之后,朱丽花终于醒来,她看到了死在她身旁的罗密非,心随之一同死去,她拔出了罗密非的佩剑,刺向了自己,倒在了罗密非的身上。

“啧啧。”一遍浏览下来,莉莉安不禁有些咋舌,“你说这这罗密非怎么就这么傻呢?都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急着殉情。”

“戏剧而已,不必当真。”雷琪尔摇了摇头,“记一下台词,我们一会先排练一遍。”

“台词啊……我看看。”

其实整个第五幕朱丽花的台词少的可怜,前半段一直在假死状态,醒来后一共也只有两段话,因此她很快就将这两段台词记了个差不多。

两人就此开始了第一遍练习,莉莉安躺在了床上,扮演着假死的朱丽花。

雷琪尔清了清嗓子,酝酿了一下情绪,扮出了一份十分悲伤的表情,她前进一步,半跪在了莉莉安身旁,满含深情地说道:“啊!我的爱人,我的妻子,死虽然已经吸去了你呼吸中的芳蜜,却还没有力量摧残你的美貌;你还没有被他征服,你的嘴唇上、面庞上,依然显着红润的美艳,不曾让灰白的死亡……”

“噗。”忍耐不住的莉莉安直接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雷琪尔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这翻译腔我实在是有点遭不住。”

这种话在剧本上看倒还不觉得有多尴尬,但是从雷琪尔的口中说出来,就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搞笑感,让莉莉安无论如何都止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

“噢,上帝啊。”雷琪尔做出了一副悲痛的神情,“这是一部来自于韦斯特帝国的戏剧,你知道的,语言和语言是不同的,这部戏剧进行了翻译之后的语句就像隔壁玛丽婶婶家的烂苹果派一样糟糕,我打赌我已经尽我全力让这段话不那么让人发笑了,我的伙计,你若是再发出如同可怜的土拨鼠一样的笑声,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一定会用我的靴子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雷琪尔那无厘头一般的话让莉莉安笑地更加放肆了几分,顿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于是她调皮地回道:“噢,这该死的翻译腔,我是说,你这两句话听起来就像是梅森太太家发霉的披萨饼一样让人想吐,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玩够了吧。”雷琪尔笑叹了一声,“躺好,我们重来一遍。”

待莉莉安重新躺好在了床上,雷琪尔开始了第二遍的练习。

“……我要永远陪伴着你,再不离开这漫漫长夜的幽宫;我要留在这儿,跟你的侍婢,那些蛆虫们在一起;啊!我要在这儿永久安息下来,从我这厌倦人世的凡躯上挣脱恶运的束缚。眼睛,瞧你的最后一眼吧!手臂,作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努力抑制笑意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莉莉安直接笑得在床上打起了滚,眼角流出了开心的眼泪。

不是她意志力不行,而是这幅画面实在是太逗了。

“我警告你。”雷琪尔的面色逐渐阴冷了下来,从上面明显可以看出来一股怒意,“你要是再笑,我会让你后悔的。”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肆无忌惮的大笑之下,莉莉安甚至肚子都有些痛了,她连忙抹了抹眼泪,收起了笑意。

面对雷琪尔的怒颜,她倒是一点都不慌张——她可是相当了解雷琪尔,若是雷琪尔真的生气了,一定会把怒意藏起来,这种明显表露在外的怒气一定是雷琪尔刻意装出来。

“现在都忍不住,到时候真的表演的时候你该怎么办?”雷琪尔无奈摇了摇头,话中有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想让我给大家表演一手把死人笑活?”

“没事,我躺着就算笑也没人看得出来。”莉莉安嘿嘿一笑,企图萌混过关。

第三遍练习。

“……嘴唇,啊!你呼吸的门户,用一个合法的吻,跟网罗一切的死亡订立一个永久的契约吧!来,苦味的向导,绝望的领港人,现在赶快把你的厌倦于风涛的船舶向那-岩上冲撞过去吧!”

说完,雷琪尔俯下了身,用着满含深情和痛惜的神情缓缓地吻向了了莉莉安。

四片樱色的唇瓣越来越近,莉莉安的心跳也随之逐渐加快。

雷琪尔的脸颊此时距离她十分之近,近得她甚至能感觉到雷琪尔那灼热的鼻息吹拂在自己的脸颊之上。

难道说……她真的要吻自己吗?

对此,莉莉安的心中其实有着一丝小期待,她期待着来自雷琪尔的吻,但理智却又告诉她,不可以这样。

若是她们真的在迎新晚会那天晚上,吻在了一起,事情必定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但今晚只是排练,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她尝试说服自己,给自己一个放纵的理由。

但也许是看透了莉莉安所想而刻意使坏,雷琪尔轻笑着,两张唇在距离5cm左右的地方,堪堪停了下来。

“表演的时候,这个距离就差不多了吧。”雷琪尔做认真的思考状,似乎是真的在考虑到底距离多远才既能起到节目效果又不至于太近。

“……确实,这个距离差不多了。”

期望落空,莉莉安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失望和失落,虽然一闪而逝,却被雷琪尔敏锐地捕捉到了。

“莉莉安。”雷琪尔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戏谑。

“嗯?”

“闭上眼睛。”

“干嘛?”莉莉安疑惑地问道。

“你不用管,闭上就对了。”

眉头微皱,虽然心中疑惑,但莉莉安还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你到底想说什么……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