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毫不留情的智商碾压》启之卷引领之人 第七十五章守灵之夜

经过一番辗转,武凌风的遗体被收殓入了棺椁之中,从墨轩镇司一路送回了天垣小苑,可按照煌夏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他的遗体不能在别人家里过夜,灵堂也只能在自己家里设,因此君安只能命令张二狗等人将棺椁抬到了已经被烧成一片焦土废墟的林边小屋,在废墟旁铺了白布,草草地设了一个灵堂。

从下午开始,君安和熙语就换上了孝服,跪在棺椁旁为离世的家人祈祷。长时间保持跪地姿态并没有让他们产生放弃的念头,他们就像是已入了门的神使一样,几乎没有开口说过什么话,保持着绝对沉默,双手合十,在蒲团上静静地念诵着经文。那段经文是一名默息园的老神使教他们的,内容是诚心诚意地祈愿在天国的辉华人始祖能够感应到他们卑微的呼唤,打开天国之门收留武凌风,让他能够从痛苦中解脱,在天国获得辉华族的永恒。

在这段时间里,君安看似冷静如常,实则在他脑瓜子里就像是放幻灯片一样:最初遇到他的时候、在饭桌上同他一起喝酒吃肉、在驴车上一起听熙语唱歌......一幕幕真真切切的画面翻腾上来,就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他一次次地感到鼻头发酸,但一次次强忍住了这股子突如其来的酸楚,他牢牢地记住了帝君起的话,压抑住了自己的痛苦,把自己的心武装起来变成全世界最为坚固的要塞。

一入夜,气温开始骤降,张二狗赶忙拾了些柴火燃起了篝火,其他几名看护点燃了火把站立在两旁。原本血亲在灵堂守夜应该是在室内做的,可现在小屋只剩下废墟又来不及重新修葺,只能在这四下无人的空地上把事情办了才能按照流程去下葬,远远地看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做什么神秘的邪教露天仪式。

过了几个时辰,张二狗实在忍不住了,跑到一旁的小树丛里解手,不经意间,他发现不远处有几名天门村的村人在鬼鬼祟祟地吵着他们张望,大声疾呼道:“喂!你们是什么人?”

村人听到他的呼声,就像是受了惊的马匹一样扭头就跑。张二狗可不是个闲人,他发挥了之前当混混脚底抹油的特长,三步并作两步,飞速追上了那几名鬼鬼祟祟的村人。村人见他人高马大不好惹,便立马求饶道:“大哥,我们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吗?那不都是张口就来:我们不是坏人。”

其中一名村人赶忙解释道:“大哥,我们可真不是坏人。我们呀,其实都是附近天门村的人,这不是瞧见林子这儿有火光,大伙儿以为林子着了火,所以来看看到底咋回事。”

“噢,原来如此......”张二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原来都是误会。我们那儿在办丧事,今晚守完夜就撤了,你们别靠近就好。”

几名村人互相给了眼神,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大哥,我们保证不靠近。”说罢,几人离去,快步走向了邻近的天门村。

没过多久,张二狗一路小跑着赶回了君安和熙语身旁,片刻都不敢耽误,他们守着夜,他则是守着他们,寸步不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在这漫长的黑夜里,他们不知已经杵在冷风里守了多久。有的人没穿够衣服,不禁打起了哆嗦,喷嚏也打个没停;有的人眼皮都耷拉着,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能倒头就睡似的;有的人肚皮发出了响亮的咕噜声,提醒他们该往肚子里加点料了。

君安见他们已经疲乏不堪,招了招手,让张二狗附耳过来:“这里有我们在就好了,让大伙儿都回去休息吧。”

“掌柜的,这荒郊野岭的不安全......”

“没事,”君安摇了摇头,“这不是还有你在吗?兄弟们都辛苦了,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这个夜本就不是他们该守着的。”

“可是......”

就在他们俩纠结的时候,负责收拾熙语房间的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不不......不好了,掌柜的,有人趁我们不注意闯进别苑,神不知鬼不觉地用鸡血在前厅的墙壁上写了几个字,说是三日之内要取你......取你性命。您快回去看看吧!”

听到丫鬟说的话,熙语睁开了眼睛,一时间有些慌了神。

“什么?!”张二狗瞪大了眼睛,“天垣小苑应该还有不少兄弟,怎么可能让贼人如入无人之境?”

“我就知道有这样一天,那次我带人捣毁了他们一个分舵,他们派来报复我的一定是高手,兄弟们没发现他潜入也是正常。”君安冷静地分析了一下,“但是我没听说过血盟杀人有做预告的习惯,像这样明摆着告诉我三日死期,除非......他是在提醒我,血盟的高手已经到了,我一定要躲过三日期限才有可能活下来。”

“掌柜的,我们现在怎么办?”

“......”君安没有答话,他还没有想好对策。

“君安,”熙语扯住了他的衣袖,关切地提议道,“这里太危险,守夜有我就够了,你快去墨轩镇司避一避,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冒险攻入镇司。”

“不行,大叔待我恩重如山,如果半途离开我会良心不安的。”

“你听我的,阿爹也不想你因为他身陷险境,更何况你是因为阿爹才招惹血盟的......”

“可是......”

熙语抓住了他的手腕,暗暗用力:“这次你听我的,好不好?我不想......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熙语......”

“求求你,算我求求你了。”

“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他们的目标是你不是我,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张二狗在一旁附和道:“武姑娘说得对,掌柜的还是赶紧去墨轩镇司避一避风头吧!你放心,我跟您去,其他兄弟们都留下保护武姑娘,她不会有事的。”

“行,”君安十分为难地点了点头,“我这就动身去镇司找卢役长商讨下一步该怎么办,要辛苦各位兄弟们帮我保护熙语了。”

一名看护上前一步拍了拍胸脯:“你放心掌柜的,你待我们恩重如山,就算是拼了这条命我们也会保护好武姑娘!”

“好,那就拜托各位了,”君安向他们抱拳道,“血盟要找的人是我,大家跟着我也很危险,如果各位要走提前说一声便是,我绝不强留。”

“掌柜的,你这是什么话?”张二狗反驳道,“兄弟们可不想回到以前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不管他们怎么想,反正我张二狗是打算跟您干到老。”

“对——”其他看护都不约而同地附和道。

“承蒙大家看得起,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

“掌柜的,我们动身吧。”

“嗯......”正当君安打算起身的时候,熙语将什么凉飕飕的东西塞进了他的手,它摸起来细腻光滑就好像少女的肌肤一般,外形复杂做工精湛,一时间,猜不透这到底是个什么。

“带着它保护好自己,我等你回来。”

“好。”君安没有看是什么,紧紧地撰着它起身随张二狗离开了。

待他们离开后,熙语轻轻地咬着嘴唇,闭上眼双手合十,继续向始祖祈祷......不仅仅是为武凌风,也是为了身处险境的贺君安。

二人走后不消片刻,几名天门村村人提着篮子走了过来,他们看到那些看护们很警觉地围了上来,便搓着手解释道:“各位大哥,武凌风始终是咱们天门村的人,咱们村村长得知噩耗十分悲痛,这不是体恤各位守夜辛苦,送来点吃的喝的,不成敬意,还请各位笑纳。”说着,他们将香喷喷的饭菜和几壶酒都放在了地上,向众看护作揖后转身就走。

众看护正饥肠辘辘,白白得了这么多好酒好菜简直就跟天上掉了馅饼似的,哪还有心眼去思考?他们蹲地上,三五成群地开始分赃,不假思索地狼吞虎咽了起来。一名看护啃着半个馒头,将一碟子小菜送到了熙语面前:“姑娘,你身子骨弱,大半夜又冷又饿可不行,稍微吃点吧?”

“不用了,不能忍受饥寒交迫,怎能显得祈愿诚心?”

“诶呀,姑娘,这个事儿都是老祖宗定下的......呃,怪了,我头怎么这么晕?”话刚说完,看护便一头栽在了地上再也没起来过。

“你怎么了......”

其他人也都是,吃了那些个饭菜以后就像是断了电的机器人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倒在了地上。

没等熙语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便被粗布麻袋给罩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