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毫不留情的智商碾压》启之卷引领之人 第七十三章遗志之承

“哟,终于回来啦!”

回到了熟悉的梦境,踩在了熟悉的土地上,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见到了熟悉的人。

君安没有多说什么,一头栽进了帝君起的怀里,帝君起怔了一下,随后露出了质朴的笑容,一边用宽厚有力的大手摸着他的头,一边用温柔的声音宽慰道:“没事吧?孤一直等着你,欢迎回家。”

“大叔走了......”

“大叔?”

“嗯,”君安哭丧着脸点了点头,“收留我的大叔,他去世了......我的错,没能及时把他救回来。干爹,还记得以前你说过的话吗?那时候你总是说我太天真,现在我好像突然能理解你说的那些话了,我自以为我能安排好一切得到最好的结果,可当大叔的生命一点点消逝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手足无措。大概一个人真的要变得十分强大,才有能力保护好身边珍视的人吧?”

“傻孩子,”帝君起抬头看向了天空,脸上掠过一丝犹豫,“无论是谁,只要是人都是会死的。孤所谓变得强大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们,可命数都是老天爷定的,当老天爷要收人走的时候,终究还是留不住的。尽人事听天命,世间万事都是如此,不要过分自责了。”

“可我还是很难受,如果我能早一点去的话......”

没等他说完,帝君起搂住了他的肩膀,强硬地将他拉扯到一旁,俯下身,指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原问道:“你看前面,能看到什么吗?”

“草原,天空......地平线?”

“你找得到你的终点在哪里吗?”

“终点......”

“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就像是站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你每走一步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发展,你的终点在哪里?没人可以说清道明。既然连终点都不存在,那为什么要纠结过程是否正确?既然过程的正确与否不重要,那又为什么建立无数的假设来骗自己说,自己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男子汉大丈夫,要学会面对自己每踏出的一步,不去犹豫,不去后悔,不去走无意义的回头路,朝着前面大胆地迈开步子,只有这样你才能不留余力地将自己的时间花在前进上,只有不留余力地前进,才能明白自己这一辈子能走多远的路,当你走到生命的尽头,回过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你会发现它们不再是毫无情趣的草原,而是变成了一幅幅充满回忆和温馨的画卷,你所留下的每一个脚印,不论深浅宽窄都是你生命轨迹的见证。”

“干爹,我......”

帝君起毫无征兆地向后一仰,宽厚有力的大手一齐用力,顺势躺在草原上的同时将身旁的君安也拽倒在地。

“干爹?!”

“君安,如果你有一天觉得自己走累了,可以像这样躺着看看天空。你瞧瞧它,它没有形状,没有尽头,虚无缥缈之极,甚至谈不上存在,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最是让人舒心,让人离不开它。当你静下心来仰望天空的时候,想象自己的精神飘出躯壳,在无穷无尽的空间里肆意游弋,超然于一切之上,把不愉快全部泼洒出去,让悲伤的眼泪水和鼻涕全都倒流回身体里,等你觉得自己可以再前进的时候,深呼吸放松自己的躯体,咬咬牙站起来继续前进......君安,说句心里话,孤不会陪你太久,因此,孤只能尽一切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孤渴望有人传承的一切都一股脑儿教授给你,可能你没有想过,孤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时间一到也会离开你,你要学会自己嚼烂困难、咽下痛苦,变得像钢铁一样坚实强大。”

“呃......”君安的瞳孔突然缩小了,“干爹,你在说什么?”

“孤千年前就离开了人世,早已经没了肉身,现在你看到的孤只不过是寄居在你身体中的无形精魄而已。”帝君起坦然地说着,用力地搂着君安的肩膀,“其实孤一直都知道,只是觉得自己某一天安安静静地离开就好了,不想直接捅破窗户纸。直到今天看到你因亲近之人的离去而消沉,孤觉得不能什么都不做。孤必须教会你坚强的方法,哪怕有一天你失去了所有的至亲,你也不能垮掉。”

“不会的,一定有办法能保住干爹......”

“君安,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孤教你的兵法你领悟得很快,自己懂得也很多,可惜唯一的缺点就是涉世未深,被保护得太好没遇到过大风大浪,很多想法也太过天真,倘若有一天遇到奸邪小人,孤真怕你会吃了他们的大亏。”

“干爹,别说了,你越说越像是临终遗言。”

“临终?孤不是早就死了么,”帝君起向他展示了一下满是老茧的大手:“看到了吗?”

君安不明白他想让他看些什么,傻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没想到,帝君起的大手竟然像是半透明的玻璃一样逐渐透了光,没过多久,透明得愈来愈厉害,简直就像是大卫变魔术一样,毫无疑问,他的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这......”

君安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定就是云曌神所说的契合。

“云曌神这老小子坏得很,所谓的契合是一种遗志继承的过程,孤教你越多,孤就消逝得越快,这是不可逆的命运。”

“不,我不要干爹消逝......我不学了!”君安刚想扭头,却被帝君起的大手阻止了。

“别看孤,看着天空。”

“好......”君安能感受到,身旁的那股子温暖正在渐渐消逝,没错,就像那个时候的武凌风一样,帝君起也在渐渐消逝。

“魄一旦进入了人的身体,就是维持生命的本源,即便你不继承孤的遗志,总有一天,孤也会消亡化作你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君安......孤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孤的一切都传授给你,以后你用也好不用也罢,孤都不在乎。孤不后悔加速了自己的消亡,只希望你能好好把孤的毕生所学记在脑子里......带着孤的一切活下去,让孤能够心无憾事地离开,可以吗?”

“好,干爹......我,我答应你,就算把九年义务制教育课本内容全都忘光我也不会忘记你教我的兵法......你能不能答应我,明天......明天我会早点睡,你还会像今天一样在梦境里等着我,可以吗?”

“嗯,孤答应你。”

“不准骗我。”

“孤......从不会骗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