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坑货远征》第一部和平地球 第164章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麻烦

新平知道了发生在地球的袭击事件。

据扳机说,当时它侦测到默罕默德遭到袭击并且触发了防御信标,于是在第一时间释放“闪爆”阻断来袭的敌人,同时在案发现场投放了新研发的“挥刀者”战械,悍然出手与吸血鬼杀成一团。

由于闪爆技能威力绝伦,整座居民区都受到很大影响,不想惊动普通人类的吸血鬼就这样撤退了。扳机只来得及精确锁定Muhammah(默罕默德)的坐标并将他传送到新手村基地,却错失了其他交战中的吸血鬼目标。

其中就包括那个援护默罕默德的女吸血鬼。

知道了事件始末后,新平指示扳机安排默罕默德在医疗室休息同时监控看管。

这个大胡子近距离挨了一发高能震撼弹,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情况和上次Felix(费利克斯)差不多。就算想问什么事情,至少也要等他醒了以后才行。

“我们先撤吧。扳机,安排战械留在深岩弧钢的矿坑防守。所有装甲战士都跟着我撤回1号高地。”

“请阁下为这座矿坑命名。”

“暂时就叫做‘村落矿坑’好了,起什么名字并不是很重要。地球那边出了这么多事情,我需要尽快赶回去处理。把样本小心一点打包,我们撤。”

“明白。”

需要再次强调,深岩位面的众多规则其实还没有解析完全,其中就包括空间规则,所以根本无法做到传送移动。早就习惯了在地球位面和地精位面瞬移行动的新平感到很不习惯,不过也是没有办法。随着地球征服者在异界行动变得越来越频繁,本土优势将被不断削弱,总有一天甚至连火器也无法打响,到时候很可能将会硬着头皮与异界土著拼刀厮杀。

所以新平在寻思是不是应该为麾下的征服者们培训一下格斗能力。

他招呼在场的军团征服者们集合撤退,却没想到在临走前居然又发生了意外情况。阿高轰隆隆地驾驶着灾厄战神走回来,边走边驱赶着一个行动蹒跚的女性土著。

“哎?什么情况?这家伙出去转了一圈竟然意外抓到俘虏了?”这一刻,甚至就连新平也是诧异万分。

驱使战械将俘虏包围起来,新平听阿高讲述经过。据阿高所说,当时他正驾驶灾厄战神在村子附近行走进行机动测速,冷不防就注意到屏幕上捕捉到一个不断移动的目标,提示出现了人形移动单位。

对方好像有伤在身速度很慢,于是阿高就让灾厄战神拦住了对方的去路,将她一路驱赶到了矿坑附近。

“原来如此。”新平点了点头,明白这是抓到伤员了。大概是灾厄战神在行走时对地形破坏太大,意外震塌了伤员躲藏的坑洞,结果将她从里面赶了出来。

俘虏情绪非常激动,暂时无法正常对话。

思考了一番后,新平决定让高像从驾驶舱里出来,安排他与俘虏接触。

虽说不是一个部落,甚至语言不通,不过姑且算是同一个种族,高像应该要比地球人更容易取得俘虏信任。经过一段时间,说不定高像可以从俘虏那里获得更多情报。

“就这样吧。计划变更,高像暂时留守在这里和俘虏沟通,开拓勇士也留着。我们其他人返回1号高地。”

“不会出事吧?”费利克斯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放心,觉得高像一个人会很容易发生意外,暗示最好多留一个人协助看守俘虏,比如说他费利克斯就很合适。

“不会出事,好歹还有这么多战械呢。扳机,安排工程战械在矿坑附近建设一些掩体以防万一。”新平瞥了瞥费利克斯那张跃跃欲试的脸,瞬间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谁都可以留下,就是你不能留下。我总觉得如果让你留下来脱离视线说不定转眼就要闯祸。”

“Boss,我不会的……”

“不,你会的!我很确信!”

费利克斯“……”

“如果土著回来了怎么办?”Юрий(尤里)考虑问题就比较全面,觉得土著深岩人说不定会去而复返,到时候很可能会发生冲突。

“安排高像守住村落矿坑就可以了,不要管那群土著。就算土著把村子抢回去了也不会对我们造成妨碍的,只有深岩弧钢才是我们最优先需要确保的资源。如果土著愿意对话,扳机可以操纵战械和他们接触。如果他们胆敢袭击矿坑,就把他们打回去。我们已经释放了足够多的善意,这次稍微见点血也没有关系。”

尤里不说话了。在军团里,科研人员的征服者权限一般较高,毕竟平时研究时会经常需要调用位能执行重要操作,但是真正有战场决断权的其实只有身在现场的作战指挥人员。科研人员不得干扰作战行动,这是军团已经成文的重要纪律。

更别提老爷子是战斗民族出身,骨子里其实非常铁血硬派,而且对组织无比重视,恐怕就算新平说可以把来犯的敌人全部干掉,这家伙也不会皱半分眉头。

就这样,一行人简单收拾了一番,把麻烦丢给了负责留守的高像,就跟着阿高驾驶灾厄战神一路回程了。

非洲大陆,炎热的大草原上,正在施工的新人们也遇到了新的麻烦。

“Donner de l'argent? Pourquoi?(给钱?为什么?)”落地埋伏有点头痛,在字典上找了半天,总算才明白面前这群黑叔叔的意思。于是连忙用半通不通的外语如此询问。

“Nous avons construit le toit, vous devriez donc donner de l'argent.(我们造好屋顶了,所以你应该给钱。)”黑叔叔如此回答,颇有点得理不饶人。

这句话实在太复杂了,已经远远超出了新人的翻译水平。这种时候就算抱着字典也没用。为了锻炼新人的沟通能力,新平特别提醒随队的翻译不许他们插手,结果就导致新人们在面对经验丰富的黑叔叔时纷纷陷入了困境。

不过落地埋伏终究还是明白了面前这群非洲人的意思。理由很简单,因为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

比如说,当他们刚刚抵达村落打算招募黑叔叔时,为了拉拢这群临时工,他们就豪爽地撒出了一笔红票票。

接着,要让黑叔叔们帮忙搬东西上车是吧?为了提高对方的工作积极性,他们又给出了一笔红票票当作奖金。

本以为应该差不多了,结果没想到得到了甜头的黑叔叔们很快就发现了这群坑货“人傻钱多”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于是要钱的动作一发不可收拾。

想在村子里采购物资对吧?黑叔叔们帮忙带路,但是要钱。

打算埋锅点火开伙吃饭对吧?黑叔叔们帮忙炒菜,但是还是要钱。

要上车出发了对吧?黑叔叔们连忙将他们数量庞大的家族全部喊了出来,怂恿他们抱着黑叔叔的腿嚎哭不止,连声嚷嚷着一些像“Frais de règlement(安家费)”这样不像话的台词。

然后开拨以后出村指路了要钱、途中不许频繁上厕所必须一次搞定还要钱、在车上保持安静不许唱歌也要钱……

神圣香蕉的新人们终于发现他们好像落进了非洲人的圈套,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和黑叔叔扯上关系,就必须准备好一叠一叠的红票票就行,否则这群缺德的黑叔叔分分钟就会群情汹涌地闹腾起来。

几个小组或多或少都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区别就是落地埋伏所在的硬核组受害最严重罢了。这群倒霉蛋每一个都是天生的作战高手,偏偏在沟通能力上都没有及格,所以现在早已是骑虎难下。

新平发给他们的现金已经散出去一大半了,如果不给钱,接受招募的黑叔叔搞不好扭头就会走人,甚至说不定还会将营地里的东西搬回去。好好讲道理?那也要能讲才行啊。没看到大家这群外国佬们到现在沟通时候竟然还需要抱字典吗?

瞎子斜靠在土坡边上冷眼旁观。在众多小组中,也就只有战队的家伙们最淡定了。从村子里出发时,他们雇了5个黑叔叔,现在正在花匠的指挥下不断将树木支撑起来拼成三角形的房子。

要钱?当看到村里的大伙们竟然可以活得这么滋润,随随便便就从CHI的土鳖身上捞到这么多钱,这一组的黑叔叔当然是极度兴奋的。他们也想要钱,然后很快就被战队这伙人教育了。

当时蛮牛抄起一把AK,拉了拉枪栓,然后对着天空就是一阵呯呯呯呯呯!刺耳的爆响回荡整个营地,一时间人人侧目。

“Travaillez!(干活!)”这个体重超重的壮汉闷声闷气地大吼了一声,随即就用事实教育黑叔叔们老实了。不要以为大家伙好说话。看到没有?那边还有个表情特别凶狠的。知道他发火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吗?告诉你们,就连他蛮牛都害怕啊。

事实证明,面对一群见钱眼看专坑老外的非洲土著。有时候就是需要像瞎子他们这样的狠人才行。

只可惜这一招并不是谁都可以学。

因为阿高又外出了,考古学家一个人搞不定这么多任务,于是他也抄起了一把AK,想模仿蛮牛恐吓土著一番。可以还没等他打开保险,发现不对劲的黑叔叔们就一拥而上将他缴械了。

“你们/Vous les gars”

“不能/Je ne peux pas”

“这样/Comme ça”

这家伙又掏出了翻译卡,费了好大功夫,好不容易总算才拼出这样的短句,向黑叔叔们表达他考古学家现在非常生气。

可惜黑叔叔们只是轻蔑地笑了一笑,随即就在考古学家的翻译卡里翻找了起来,捡出一张卡片丢在了他的面前。

“钱/De l'argent”

黑叔叔们的态度非常明确。少废话快给钱,要知道消极怠工也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情好不好?

陷入绝境的考古学家一阵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