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苏妲己该怎么活下去》日常之卷 4春末之祭(中)

我久违地走出了房间

上一次来到二楼的走廊还是一年前帮助老板娘清理旅馆的时候了

当时是真的有点麻烦,因为二楼走廊全都是血,至于尸体什么的早就被老板娘叫人处理掉了

只是血迹什么的清理确实很麻烦,所以老板娘也叫自己帮忙了

怎么说呢,我记得没错当时都可以说是血流成河了...

自己在楼上因为戴着耳机和别人玩游戏听不到楼下的砍杀声,好像说是两个贫民窟老大因为某些原因在旅馆打起来了,手下的小弟和无辜的旅客死了不少

当然最后赢得那一边也没能走出旅馆,老板娘自然不会容忍有人在她的旅馆如此过分,打了个电话叫某些特殊业务的人把剩下的人全解决了

顺带还处理了那些尸体

当时老板娘提着把直刀身上溅满了血,地上躺着杂七杂八的人

虽然我很讨厌血,但是说实话,当时的老板娘实在是太好看了

总觉得像是在人间开放的曼陀罗花,虽然是象征着死亡的花朵,却美丽而又吸引人不自觉的靠近

但其实平时的老板娘温柔、非常谅解人意,是一个贤妻型的知心大姐姐

我和祈走过二楼的走廊,时不时有旅客看我们两眼,还有人悄悄的议论着什么

我想应该大多数人应该是在看祈,自己的衣服可能也是吸引他们目光的原因

我牵着祈的手不禁稍微用力,祈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不自然,向周围扫了一眼

那群人就将视线收了回去,也不再叽叽喳喳的讨论

尽管时不时还会有些视线向这里扫来,但是也并不是什么非常直白的视线

祈牵着我的手,走下了楼梯

我第一次来到房间以外这么远的地方,我几年来下过最远的地方也只有二楼而已

已经将近六点了,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我对一楼其实稍微有些失望,但是也有某种不可思议

我以为一楼人来人往,旅馆的二楼房间也都十分朴素,到了一楼之后却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灯光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亮,也没有人来人往,相反,人相当的少

同样的,一楼装修的也确实朴素,但是自己却看到几个人用某种东西打开了一扇角落中的门,内部透出的景象十分的奢华

只不过扫了一眼之后门就合上了,自己并未看到什么过多的景象

大厅少有的几个人也都穿着正装西服,其他人在进来旅馆后也直奔二楼,并未在一楼多做停留

我走到前台,发现老板娘正穿着浴袍,扎着头发,看起来刚出浴的样子

老板娘靠在椅子上吃着薯片,时不时喝上一口牛奶,显得十分惬意

她前面的电脑则是传来岛国的语言,什么欧尼酱,阿尼ki之类之类的

想来应该是在看动漫

老板娘似乎是注意到了我们,转过头来,在看的我的之后眼神都开始发亮了

“哦哦!相当的可爱嘛,晴原弟弟”她起身,眼神紧紧的盯着我走过来

祈看着老板娘,似乎有些不悦

“哎哎,放心吧陛下,不会碰的”

老板娘装作害怕的样子摆摆手

“只是看看而已没关系吧?毕竟确实很可爱呢,陛下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哼,勉为其难就给你欣赏一下我最棒的阿妲吧,不能超过十分钟哦?”

祈把手缩回去,双手抱胸

“我就知道陛下你最宽宏大量了,啊哈”老板娘哈哈了一下

这傲娇一样的发言是怎么回事啊,原来祈还有傲娇属性的吗?

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觉得祈更可爱了

“老板娘老板娘,你觉得祈是什么样的人啊?”

我靠近老板娘,踮着脚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没有办法,谁让老板娘都有一米七六呢,我只有一米六还真是对不起啊

老板娘贴心的弯下腰,但是宽松的浴袍一下就让我看到了老板娘雪白的(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但是,我这种无情的死宅对这种情况是完全免疫的,不过如此,我不禁嘴角上扬

“你说陛下是什么人啊,嗯....”

“怎么了?不能说嘛?”

“不不,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老板娘有些迟疑

“如果你是说陛下的外貌的话,是一个紫色长发的美人,而且身高就算是老娘也很羡慕啊”

“可惜没有老娘胸大”老板娘自信的指着自己的胸部

的确,自己完全看不到祈的样子,但是也看得出祈那近乎平坦的胸部

“至于你要说陛下的为人的话,陛下是个非常面冷的人,但是她啊非常的热心呢,很多人其实都受过陛下的恩惠”老板娘显得非常的小心,时不时看一眼祈的位置

“你可千万不要跟陛下说,她从来不喜欢别人说受过她的帮助的”

老板娘贴着我的耳边悄悄的说道,接着直起身来

“你对陛下来说,可是最特别的那一位”

“我是最特别的?为什么..”

“这可是秘密,就和我为什么叫她陛下一样,你以后会知道的,我就先保密咯?”

老板娘趁祈不注意偷偷摸了摸我的头,心情愉快的回到前台去了

说起来老板娘不说的话我还没注意到她一直都是用陛下称呼的祈

陛下,是皇帝的称呼吧...

说不定是什么特殊的代号,毕竟老板娘和祈来历都很神秘

我对于祈是最特别的人..为什么?我失忆前到底是什么人?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因为没有意义

可是从昨天,祈来到我的生活的时候,我对于过去的我好奇心越来越重了

不过这并不值得我去探究,时候到了我自然就会知道我该知道的事情了,或许不近,但是并不远

这是我的预感

我走到祈旁边,看样子是只有我看祈才是充满黑雾的样子

老板娘他们的眼里可能祈真的是紫色长发,身材又高的美人吧

是女孩子啊....我并没有感到意外

倒不如说是男的我才会感觉意外,因为性格实在是太不符合了

祈静静的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或许是些我无法知晓的秘密吧

我不知道现在打扰她好不好,只能这么看着她

脑海中空空荡荡的,只在想着祈究竟是长的怎么样,只是不能直接问出来,不然会让祈不开心的

我这么想

或许是注意到了我,祈窗外的视线收回

“刚刚在想些事情”

我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祈牵住我的手,走到了门口,一辆车早就停在了那里等待着我们

司机打开了车门,祈牵着我坐进车内

怎么说呢,其实我连坐车都是第一次坐,可是就是没有提不起丝毫的好奇心

就好像这些外界的事情,自己早就接触过很多次了一样,这也是自己不愿意出门的原因

因为找不到出门的目的,仅此而已

既感受不到兴趣,也没有必须要出门的理由

我看着窗外掠过的景象,许多破旧的房屋,穿着旧衣服的穷人坐在路边,没有丝毫生存的欲望摆在脸上

偶尔还能看见几个翻着小巷中垃圾的小孩,街道没有人打扫,各种垃圾散落在街道中,污水残留在地面上

我转过头,祈靠在车椅上,似乎在睡觉

她头一斜,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想,正常来说或许看到的是很美的画面吧

可是我看到的祈只有黑雾所笼罩着,只有贴近她才能感受到她肌肤的柔软和传来的丝丝冰冷

就这样,我们离开了贫民窟,来到了平民区与富人区的交界处

已经有许多人聚集在了这里,不乏有几个富人聚集在这边

这也是为什么祭典设置在平民区和富人区交界的原因吧,这样两边都可以心平气和的加入祭典

难得可以看见不同地位的一起在祭典中和谐相处

也有许多长相好看的小姐姐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和许多男女朋友一起逛着祭典的会场

不少店铺已经提前开业了,各种食物的香味混杂在空气中,使我非常的有食欲

祈已经醒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不愿从我的肩膀上抬起头

我也不好起身,祈大概是看到了我对于食物的渴望了吧,从我的肩膀上抬起头

因为她太高的缘故,所以在车里坐着都需要弯着腰

我就先打开车门下车了,祈跟在后面也下了车

司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了车,对着和我一起下车的祈打了个手势

祈点了点头,他就将车门锁起,离开了祭典的会场,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祈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要让她开心就好了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满足我的食欲~

我扯了扯祈的袖子,和我一样,她的衣服袖子也是非常的宽大

说不定和我现在穿的是同款呢

祈转头看我,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店铺“章鱼烧,想吃”

祈嗯了一声,拉着我到了店铺前面

因为是祭典临时搭建的缘故,所以这种小摊其实都比较简陋

这家店铺的老板是一个中年的和善大叔,看起来像是个白领,可是做起章鱼烧来却非常的老练

祈似乎非常了解我,给我点了一份十元的章鱼烧,正好是我可以接受的范围

我靠着栏杆上紧紧的盯着章鱼烧在机器上翻滚,香味渐渐的散发着

大叔好像是看到了我的样子,笑了笑

“小妹妹你还挺可爱的,大叔我就多送给你一些吧”

这么说着,老板又给我多加了半份的章鱼烧

“没关系嘛,大叔?”

我不好意思的问道,毕竟其实我是男生什么的现在也说不出口

大叔挠挠头,哈哈一笑

“没关系的,做这个也只是大叔我的兴趣而已,平时工作之余会做这个给家里的孩子们吃,等会他们就会来祭典了”

我点点头,谢过大叔之后接过了这一份半的章鱼烧

我打开盒子,章鱼烧还散发着热气,我拿牙签戳起一个

放在嘴里,却被烫的斯哈斯哈的才把章鱼烧吃掉

祈在旁边捂着嘴,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觉得就我吃好像也有点多,吸取了教训后拿一根新的牙签戳起了一个圆圆的章鱼烧

用嘴呼呼的把它吹凉后递给了祈,祈没有拿过牙签

而是弯下腰来咬掉了这颗章鱼烧,一脸满意的看着我,我就只好这样喂食着祈,有种别样的乐趣

就是祈太高了,每次弯腰都像是在鞠躬道歉一样,在别人看来或许很奇怪的样子吧

我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