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37节

口说下小学时期的事!?」

凉花强行扯开抓住她肩膀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的娜丁。解释说没有听到全部以后,娜丁虽然觉得有点奇怪,还是在顿了一顿后,零零碎碎地开始说起。

「和真冬是从小就认识的了。因为父亲之间在业务方面上有联系,第一次见面打过是幼儿园的时候吧」

「是这样啊……」

「然后呢,进入小学之后我就因为肤色等原因被欺负。虽然也只是受到无视而已。不过在幼儿园曾经是朋友的孩子们都离开身边了」

不好意思地苦笑一声,娜丁继续道。

「不过,只有真冬不同,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唯独真冬是我的同伴。那孩子的笑容、柔弱的表情,全部都烙印在了脑海里,就是这么的喜欢真冬」

「那,为什么要那样做?」

「那样做?」

「听说是到处说真冬、呃……喜欢女生,欺负她……」

「欺负?说什么啦?」

见娜丁一副不解的样子,凉花顿时显得不知所措。

「真冬,有说过只要我在身边就好喔?」

「嗯,是有听说……」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却交到了朋友,总是聊起朋友而不是我……那孩子说谎了呢……」

话题的走向变得有点古怪了。

「好恨同班的同学啊……知晓真正的真冬只有我……真冬的朋友、恋人只有我……真冬不需要除我以外的人……真冬……」

「娜、娜迪?」

像咕哝着什么咒语的娜丁两眼都发直了。宛若天使的外貌配上与外表不符的暗黑气场,简直就是堕天使。

「我就想一定要让真冬恢复原来的样子。所以,制造出不需要除我以外其他人的状况就好……」

「啊、啊、啊……」

——爱太沉重了!!!!!!!!

凉花的嘴巴张得闭不上。

「就是说,娜丁一直喜欢真冬?」

「当然!!!她一不在,同班同学就没用了!!所以对他们不理不睬以后,到高中之前都一直被欺负。不过无所谓,不管被真冬以外的人做什么,都毫无兴趣!!!!」

兴奋起来的娜丁连说话的语气都粗了。

「即使进入高中,因为学校是直升制所以欺凌也一直持续着。某一天,居然听传闻知道了真冬的所在地!!我第一次对同班同学有感激之情啊!!因为能够以欺凌为由转学!!!」

不过……说着娜丁顿时沮丧了。

「不知为何我被真冬讨厌了……我就想,既然如此,重新制造出真冬只需要我的状况就好……」

凉花不禁愕然。

娜丁是真的喜欢真冬喜欢到不得了。那已经盲目到了连“真冬本人”都看不见的程度。

这份爱太过扭曲了。只是,纯粹是娜丁太过笨拙。

凉花深呼吸一口气,从正面看向娜丁的眼睛。

「娜迪,冷静听我说喔」

「嗯、嗯……」

「虽然娜迪说是替真冬着想,但那是一己私 Y_u 喔」

「不、不对!!!」

「嗯,我懂。我知道了娜迪非常喜欢真冬。不过啊,那种做法只会伤害到真冬而已喔?」

「怎、怎么会……」

「真冬,非常伤心喔。被喜欢的娜丁这样对待」

「呜、呜呜……呜呜呜呜……!!!」

怎么会这样……面对初次被告知的真相,娜丁无力地垂头,流下泪水。

见到娜丁那样,凉花将她抱在怀里,抚 M-o 着她的后背。

然后温柔地,跟她说。

「不要紧啦,娜丁。好好地道歉吧?真冬也会原谅你的。毕竟娜丁是这么的喜欢真冬。我也会跟着一起的」

「三、三岛同学……」

小声地抽泣终于变成大哭,仿佛要灼烧眼睛般的大粒泪珠伴着哽咽流下。似是为自己的过错感到后悔的尖锐痛楚直钻娜丁的心。

凉花只是默默地一直抱住娜丁。只是用自己的 X_io_ng 怀,去分担她的痛苦与错误。

「……三岛同学,谢谢了。我要好好地向真冬道歉」

「嗯,我支持你」

「……还有。呃,那个」

「怎么了?」

被抱住的手腕忽然一紧。面对扭扭捏捏的娜丁,凉花不由得停住了抚 M-o 头发的手。

「……能和我,成为真正的朋友吗?」

听到那副没有自信的微弱声音,凉花噗的一下笑了。

「什么,我可是鼓起勇气说的啊!」

「抱、抱歉抱歉!」

「那、那回答是怎样啦!?」

「呃——」

凉花忍住笑,呼吸一口气。

然后,开口道。

「我觉得,已经是朋友了」

娜丁离开凉花怀里,仿佛失了魂般整个人愣住了。见到她那样,凉花再次笑了出来。

真坏心眼啊、生起闷气来也不过是暂时的。和凉花一起笑出来的娜丁,她的笑容比谁都更加耀眼。

002

「好了、啦」

像暂告一段落一样,凉花叹了口气。见到那样,娜丁不解地侧首看着她。

「娜迪说想道歉啦,真冬」

「咦!?」

向着带门的建筑物后方,凉花出声招呼。接着隔了一会,说着「真亏你知道啊」,真冬带着放弃式的笑容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

「真、真冬,来了!?」

「没想到会露馅呢」

「嘛,毕竟真冬也只会来这里」

「那倒也是」

把动摇得眼睛眨个不停的娜丁晾在一边,两人对望一眼嘻嘻地笑了。

「真冬,有听到娜迪的话吗?」

「……嗯,有啦。大部分都听到了」

真冬有点尴尬地撇开视线。带着前所未有的紧张心情,娜迪咬紧嘴唇,站到了真冬面前。

「呃,真冬……那个……」

紧紧捏住制服的裙子,娜丁出声道。而真冬则是一副冷静不下来样子,视线游移不定地到处撇,就是不往娜丁那看。

误以为那样是在生气的娜丁,没法顺利地说出下一句话,只是把嘴一张一合。

受不了一直都没有动静的两人,凉花轻轻拍了拍裙子站了起来。

「真冬,表情很恐怖喔~」

「什么!?」

「好了,还有娜迪。真冬在等你喔?」

听到带着温柔笑容的凉花的话,娜迪点了点头。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娜迪开口了。

「对不起一直以来都伤到真冬了!是我只顾自己,忽视了喜欢的你」

接着她把头低下了。那个娜丁居然低头了。那副情景让真冬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这也不是第一次吃惊得说不出话了。听到凉花和娜丁的对话时,在冲击 Xi_ng 太强的真相面前自己的心脏也不知受到过多少次重击。

与此同时后悔之情也油然而生。那时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