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38节

自己为交到娜丁以外的朋友而兴高采烈,没有考虑娜丁的心情就在那高高兴兴地说。高高兴兴地说自己和对娜丁有偏见的人相处得很好,还不止一次两次。

自己是做了多么残酷的事啊。

一心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真冬,虽然当时还是小学生却也对娜丁做了过分的事。

说实话,要求年幼的真冬考虑到那种层面上的事未免强人所难。但残酷的是,恰恰就是这“没有恶意的恶意”扭曲了两人间的关系。既然一部分原因也起源于真冬,那么——

「抬起头来夏纪。我也、要说对不起。不知道你的心情,就做了相当过分的事」

「……可以、原谅我?」

「彼此彼此啦。和好吧?」

真冬带着几分害羞向娜丁伸出了手。在那只手面前,娜丁显得不知所措来回地看着递过来的手和真冬的害羞脸。

好丢脸啊快点啦、被真冬催促以后娜丁看向了凉花。见状,凉花带着满意的微笑点头了。顿时,娜丁露出了高高兴兴的笑容扑上去抱住了真冬。

「谢谢了,真冬!!」

「夏、夏纪!我说你啊!?」

真冬被搂住脖子像孩子一样抱上来的娜丁给吓到了。可是,她的脸上还是笑开了花。

这是停滞的古老时钟的指针终于重新启动的瞬间。

「太好了呢,娜迪」

「嗯,多亏了三岛同学啊!」

「啊,还、还有呢,夏纪」

有点强硬地把兴奋地抱上来的娜丁给扯开以后,真冬仿佛羞耻流遍了全身似的低着头说道。

「至、至于告白方面。我、另有喜欢的对象了……呃,虽然很高兴得到你的好意……但是,对不起」

对了,还有这回事啊。凉花不禁哑口无言。自己一心想着让娜丁和真冬和好,都疏忽了那方面了。

凉花带着焦急的心情看向娜丁。

只见她在笑着。

「没关系,真冬。不对,说不定这样反而更好呢」

「夏纪……」

「我另外有了喜欢的人了」

「哈啊!?」

听到那句话,真冬和凉花不禁异口同声发出惊讶的声音。娜丁保持着畅快的笑容,挺着 X_io_ng 高声宣告道。

「喜欢你喔,三岛同学!」

「哎,我、我!?」

「一定会攻陷你的!」

「夏、夏纪,你在说什么啊!?」

「是告白的宣言啦?」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说什么啦?

两人只能愣愣看着那样的娜丁。一波刚过一波又起说的就是这样。

忽然间踏在通往屋顶的楼梯上的脚步声响起。注意到那声音回头看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用力推开沉重的门进来的,是两名教师。

「你们!跑到这里来了啊!」

「跟我来,由于你们的关系不止老师们甚至整个学校都乱成一团了。处分看来是免不了的呢。尤其是雪代同学」

看似严厉的中年女 Xi_ng 教师狠狠地瞪了凉花她们一眼。死心的三人老实认命了。

尽管如此,三个人里没有任何一个觉得不快。相反,还带着畅快的表情互相笑着。教师们看着她们都有点不舒服了。

在离开屋顶的前一刻,凉花仰望天空。

今早还雷声轰轰的雨天不知不觉已经消失,太阳正在万里无云的晴空中散发着灿烂的光芒。

◇◇◇

最终,三人在校长室里被重重教训了。

凉花和娜丁只用写反省书还好,损坏了桌椅甚至是黑板的真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被处以一星期停学处分。本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凉花和娜丁,乃至是还有那名年轻教师以及同班同学都对此进行抗议。他们到下达处分的校长室前进行静坐表示「都怪自己吵起来说蕾丝」「雪代同学没有错」「我们也有处分的必要」。

后来才知道这是宫守所主导的,但那又是后话了。

拜这场抗议所赐,真冬的处分改为赔偿器材和写一星期的反省书。班里同学则是以一人一篇反省书为代价换来了改判。

得到改判的瞬间,整个班的人就像是开祭典一样热闹起来。见到那副情景又有不少好事者聚拢过来,让骚动进一步变大。

然后,一人、又一人的,同班同学们向真冬低头道歉。为此吃惊之余,真冬害羞地表示是自己不好反过来给对方道歉了。那副给人好感的回应,也多少让同班同学们解开了一点误解。

说不定在不远的日子里,真冬可以不用再被人叫做“雪女”了。

待事情终于平息下来得以从学校解放以后,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

笑着结束如此动荡的一日,凉花和真冬踏在了归途上。

「已经变冷好多了呢。说是秋天,冬天也快到了啊」

「……是啊」冬的反应显得有些含糊。

「嗯?怎么了?」

察觉到违和感的凉花看向真冬。只见真冬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仿佛自言自语般开始说起。

「夏纪也鼓起勇气来道歉了呢」

「咦,啊啊。嗯」

「同班的同学们,都鼓起勇气行动了」

「是啊」

「凉花也鼓起了勇气,追上了我们」

「不对,那与其说是勇气,不如说担心啦?」

「我也得、鼓起勇气才行」

「……真冬?」

面对样子明显有古怪的真冬,凉花不由得止住步伐。心溅起了大大的波澜开始骚动。走在身前一步的真冬,带着下定决心的眼神回过头来。

「我要在明天放学后,向五十铃告白」

「咦」

说不出话来。加油啊,我会支持你的——就连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对,不是说不出。是不想说。

过于突然的发言,让人感到剧烈的眩晕。

「那,今天就到这里呢。明天会去接你的,再见」

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得、得做点什么才行。做什么呢?去干扰真冬的情路?不对,不对啦。不是那样,虽然不是那样——

「凉花?」

「咦,啊,嗯。明、明天再见」

「嗯、好。明天再见」

轻轻挥了挥手,真冬走在了分歧的路上。逐渐远去的那个背影,令凉花有一种心脏被荆棘紧紧束缚的错觉。这股焦急心情的真相,她尚未知晓。

第十二章 告白路障[Barricade]

001

真冬、向宫守、告白。

那个让人眩晕甚至要头痛的事实,令凉花长叹一口气。究竟是为什么,我要为这种事而烦恼呢。凉花的思考没有停止。

自己希望真冬得到幸福。虽然这么说有点自以为是,但那份心情确实没有虚假。宫守也是很好的人,如果能和宫守交往的话,对真冬来说应该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吧。我也会高兴。

但是高兴归高兴。

面对那份快要被压垮的感情,凉花耷拉地垂下头。

和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