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39节

冬相遇后过了差不多三个月。从时间上说是一年的四分之一。但凉花度过的这三个月,可是浓密得难以单纯用时间来计量。

是雪代真冬,将自己那千篇一律快要过腻的灰色日常给涂上了鲜艳的色彩。

不管是麻烦的上学、无趣的课程还是无所事事的假日,一切在遇到真冬以后都变成了美妙的回忆。

每天早上,一推开门都能见到一边抱怨一边站在那里的真冬。在上课时,她聪颖的侧脸不知多少次令人看呆。休息天,每次她到家里来自己都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

凉花的日常里,时常包含着真冬的身影。

「又不是、要分开啦」

一边躺在床上,凉花一边小声自言自语道。不是对着谁说,那句话就像是飘落的雪花般消失在房间里。

对,不是分开。即使和宫守交往,真冬肯定还会每天都来迎接的吧。哪怕不会那样,每天在学校里应该也会像平常一样问好的,休息天依然会来玩。

不过,不管往那方面怎么想,凉花的心情都没有转晴。

忽然间,她想起了在前往夏祭时尤加利跟她说过的话。

『恋爱的少女,还是丑陋点比较好喔』

不是要归咎于尤加利,但如果套用尤加利的话来说,自己老实说是这样想的。

“要是被甩掉就好了”

凉花陷入了自我嫌恶。刚刚那样子不行。别说开口,哪怕只是想想,刚才那样子都不好。凉花责备起自己那肤浅的人 Xi_ng 。

为什么不能向自己喜欢的真冬给予支持呢。为什么,自己的心不能纯粹地对真冬表达祝福呢。

凉花已经没有逃避的空间了。

「我是、喜欢、真冬、吗」

那个“喜欢”绝不是向着朋友的感情。而是想成为情侣那个意义上的、“喜欢”。

至今为止自己也好几次感觉到这份感情,只是一直都装作不知道。终于,凉花下定决心要去面对那份感情。

可是,尽管如此,凉花却做不到明确地说自己“喜欢”真冬。到了这个地步,此前一直逃避的恶果逐渐体现出来。

我喜欢女孩子?没可能的,吧。

自己交过的同 Xi_ng 朋友并不多,可是也不算少。自己对那些朋友有过一丁点恋爱感情吗。答案是NO。那个可以一口咬定。

那男 Xi_ng 朋友呢?

实话说,自己的男 Xi_ng 朋友极其的少所以不太清楚。……不对,不过,倒是有好几次用“那个好帅”、“好棒啊”等等的目光去看男生的经历。

“喜欢”,一定是在那份感觉的延长线上吧。不对,自己又不懂。

不管怎么想,也没有我一定是喜欢女生的依据吧。毕竟从未用过那种目光去看待同 Xi_ng 。

那么,对真冬又是怎么想的呢?

一直都念着想接触她的原因是?

有空就偷偷去看她侧脸的原因是?

视线离不开她的嘴唇的原因是?

脑海里一整天都想着她的原因是?

希望独占她全部的原因是?

「……搞不懂啊」

凉花放弃式把脸埋到枕头里。虽然呼吸困难,但是很舒服。就这样失去意识的话,会不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趴在学校的桌子上,被真冬责怪说「你又睡着了?」呢。

不对,不用那样也行。早上碰面的时候能不能说声「果然还是鼓不起勇气,今天的告白取消」呢。明明说是要让我帮忙的,却全部由自己来决定,好狡猾。

擅自就和宫守完成了初吻,擅自就用名字称呼宫守,擅自就和宫守变得要好起来,擅自就夺走了我的初吻——

「那样、太狡猾了」

不知不觉间眼角开始发烫。枕头渐渐被沾湿。

凉花没有责怪真冬或宫守的打算。心里也明白,说着狡猾的自己才是最卑怯的。

抓住人家『想和宫守拉近关系』的借口去接近真冬的,恰恰是自己。

自己喜欢真冬。这是无可动摇的事实。

可是,喜欢上女生的事实依然令凉花相当动摇。什么才是正确答案呢,芳年十六的凉花还不晓得。

想要点时间。

想要有整理心情的时间。只要还有时间的话,自己哪怕是喜欢真的,也一定可以支持她去向宫守告白。最起码能说一句「加油」。能纯粹地推她一把。

可是,现在的凉花连那样都办不到。

要是告白云云全是骗人的就好了、要是她失去了告白的勇气就好了、又或者被甩掉的话就好了。

涌现出来的丑陋感情,令人止住呼吸。

已经什么都不想思考了。让人甚至觉得自己就这样消失就好了。抱着沾湿了的枕头,凉花的意识逐渐远去。

即便如此世界依然运转。

不管凉花如何逃避,早上还是每天都会来。在透过窗帘缝 Sh_e 入的阳光下醒来的凉花,一睁眼便慌忙看向时钟。

时间还是早晨六点。比平时起来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以上,那根笔直伫立的时针令人安心地松了口气。

咕的一声,肚子的虫在叫了。

仔细想想,昨天自己没吃晚饭就钻到床上去了。凉花嫌麻烦地从床上起来,拖着脚往厨房走去。

将面包切开两半,放到面包机里,发呆望着它。

「……不想碰见真冬啊」

这是她今天发出的第一声。

002

「『有事先去学校了』」

那天早上,凉花所住公寓的门上歪歪扭扭地贴了半张便签。真冬盯着它看。

「……真少见呢」

是因为昨天的事被教师单独传唤了么、一边 M-o 索着心里的头绪,真冬一边走向学校。

独自一人的上学总感觉像很久没有过一样,但很快她又记起自己和娜丁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也是一个人上学的。

季节正值秋冬交替之际。外面刮起了冷澈的西风。天空不知不觉间看起来比盛夏时更低,带着莫名显得寂寞的黯淡色彩。

回过神来夏日已成为回忆,秋天同样会早早过去吧。接着就将进入漫长的冬季,然后是短暂的春季。这样说来一年真是转瞬即逝啊、真冬叹出一口白气。

至今为止的一年都显得无比长久。仿佛在梦中似的,不管自己如何奔跑,世界依然慢慢运转。仿若永远的一年,永远重重复复。

之所以突然感觉过得很快,都多亏凉花吧。

今年的夏天有了许许多多不同的体验。一直以来所见识的世界,仿佛被颜料泼过似的变得截然不同。自己从未想过,和朋友一起度过的日子会是这么的开心。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打算对宫守告白说不定是命中注定的。前不久还认为那是自己为搬家时和父母交换的“条件”而着急才出的下策,但拜此所赐却能和凉花分享价值观,还跟宫守交上了朋友。放荡时期的我,意外地也有收获嘛。真冬想到。

想着想着,学校已经近在眼前,这时候眼中映入了一名少女的身影。那名少女也注意到了这边,带着满面的微笑挥着手跑了过来。

「早上好,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