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花井花子《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第40节

「嗯,早上好夏纪。在等人吗?」

带着优雅光芒的白金色头发划过秋日凝重的天空与清澈的风,娜丁在原地转了一圈,张望四周。

「还准备等真冬和三岛同学的,三岛同学迟到了?」

「啊啊,不对啦。好像有事所以提早到学校去了」

「嘛,好不容易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却见不到三岛同学!上天真爱捉弄人呢!」

「一个小时……哈哈」

说起来,我和凉花去玩的时候也太早到场吓了她一跳呢。当时的自己还鼓起腮帮颇是不满的,但现在感觉有点能体会凉花的心情。

「为、为什么笑了!?」

「不,只是觉得我们意外的相似呢。别感冒了喔。快点到教室去吧」

没能理解真冬话里含义的娜丁侧起头来,不明白哪里好笑。见真冬先一步走了,她慌忙追了上去。

到了玄关以后,真冬从包里取出一封信。虽然想过再度用信传话是不是有点不长记 Xi_ng ,但同时她也顾虑昨天的事过去还不久,当面叫宫守出来的话说不定会给同班同学制造不必要的误会。这也算是真冬的一点考虑。

这一次她好好地写上了名字。内容方面只有『放学后有话想在屋顶上说』一句。这一句应该就足够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传达过去了。

确认宫守的鞋箱里还放着室内鞋,她轻轻把信放在上面。

第一次放信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简单啊、她想了起来。在结束停学的当天,明明到上午才上学,却特地一清早就跑到学校来打开宫守的鞋箱,这个至今都历历在目。

当时手指和信像是中间涂了强力胶水一样,怎么也分不开来。为了右手拿着的亲笔信能放好在宫守的室内鞋上,还得用左手一根一根地强行把手指掰开来。

「真冬,在干什么?要走了喔」

「嗯,现在就去」

和那个时候不一样。我有改变了。真冬向新的世界、迈出一步。

和真冬截然不同的是,一名少女别说踏出甚至还退后了一步。在空教室里筑好书桌路障,三岛凉花蹲坐在地上缩成一团。

本来她是打算惯例到堪称圣地的屋顶上翘课的,但估计是昨天一事导致屋顶的非法使用情况被校方掌握了吧,今天早上屋顶的门已经被锁上了。

正烦恼这下该怎么办的时候,她想起了当初真冬约宫守出来时选择的这个教室于是躲到了里面去。

过完暑假进入新学期一个多月,一直没有缺勤过的她在今天第一次翘课。

以前明明对『翘课』行为毫无感想甚至连半点罪恶感都没有的,现在却冷静不下来,总感觉心里闹得慌。

「……唉」

可是,那股心里的骚动也并不全是对翘课的罪恶感。

如今的凉花尚未能正面面对『自己没准喜欢女生』这个事实。

「要烦恼到什么时候啊,我」

教室里的寒气逐渐把体温夺走,眼睑像既定事项般不断变沉。这个教室是撒了安眠之香么、想着无聊的事,凉花的意识渐渐远去。

【耶,好久不见啦】

椅子向凉花搭话。

「呃,怎么好像理所当然一样跟我说话啊」

【那是当然,我们也是有意志的啊】

这次是桌子带着得意的表情说道。虽然没有脸。

「于是呢,找我有什么事?」

【有事的是你吧?是干嘛到这里来的?】

在高高筑起的路障最下方的椅子笑道。

「啊——……原来如此。嗯,也是啊」

见凉花一副达观的样子,桌子和椅子们嘻嘻地吵了起来。看来桌椅们都是爱笑的。不愧是被踢被踩被留下涂鸦也不会有怨言的家伙。比现代人宽容多了。

「我害怕自己脱离这个世界的『规则』啊」

凉花不是对谁,向着耸立在眼前的路障这么说起。

【规则?那是由谁来决定的?】

【譬如总理大臣?】

又笑起来了。

「不对,和你们不同,人们可是不沿着【规则】就不能生存下去的啊」

【感觉主题有点模糊搞不清楚啊】

【叔叔们会保密的啦,好啦,说出来吧】

看来桌子们都是上年纪的。

「自己说不定喜欢女生,但我也是女的啊」

【这不是很好吗,恋爱的少女】

「那好像不为世间所容」

凉花苦笑一声。见到她那样,互相笑着的桌子们换上了认真的表情。

【不为世间所容,所以你就在逃避吗?】

「逃?我没有逃,毕竟……」

【『毕竟,都这么烦恼了』】

旁边的椅子先一步说穿了凉花的思考。

【没有烦恼的必要啦。那假设,怎么说呢。呃,假如说不为世间所容的话,那真冬的感情算是什么呢?】

【只要一直不为世间所容,真冬就一辈子都得不到【爱】吗?】

【你真是残忍啊。喜欢同 Xi_ng 的人类,看样子是没有人权的】

【太好了,我们生下来不是浅薄的人类】

【人类好像得遵守由谁决定都不知道的规则,连真正的恋爱都做不到啊】

桌子和椅子七嘴八舌地说道。将令凉花非常心痛的【正论】摆了上来。

【你其实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心情了吧?】

「不对,我还……」

【在逃避对吧。害怕是吧。说不定会被世间非议。会被真冬拒绝】

「不、不对啦。真冬喜欢宫守,所以,我想支持她,不过」

【……你什么时候成了那种大人?】

【支持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你的答案吗?】

【好奇怪啊,你之前还不是个只管做自己爱做的事的小孩子吗】

【不好啊,真不好。没有比装作是大人的小孩子更恶心的人类了】

「……那,如果说我喜欢真冬的话,该怎么办!?叫我去表白这份半吊子的心意吗?!」

【是啊】

「哈啊!?」

【说出去不就是了吗,把那份半吊子的心意】

见到凉花那副惊呆的表情,君临于路障顶端的古老椅子说道。

【你就是半吊子啊。所以就把那半吊子的心意告诉真冬吧。半吊子的你,把半吊子的心情,用不是半吊子的形式毫无保留地传递出去,也是有意义的啊】

「那样,我不就会被甩了」

【……你有点误会呢】

【差不多到时间了】

「等下,话还没说完」

【不,我们得出结论了】

【不要紧,我们会看着的】

【即使不为世间认同,我们也会认同的】

【而且世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充满敌人的】

【好了,走吧】

「等下!!」

于是,凉花睁开眼睛。

003

啊啊,做了奇怪的梦啊。

是睡太久了么,臀部像长疮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