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寂寞的元宵节

清晨,小雨淅淅漓漓,天地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溪边的杨柳靓影婆娑,摇曳多姿。顺着丝绦般飘逸的枝条,晶亮的雨珠不停地滚落下来,匆匆地钻入草丛、水面或者幽静的小柏油路上,悄然无声,给人留下无尽的遐想。各种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林中不停的跳跃,发出叽叽喳喳的鸣叫声,时而细碎激越,时而绵长浑厚,它们在为新的一天的到来而忙碌吧。

元宵节到了,阿旺起得比往常更早,准备到菜市场购买一批日常生活用品。从大年三十开始一直到今天,半个月了,一家人基本上宅在不足百平方米的空间里,坐吃坐喝,其外无事可办,可谓度日如年。耳朵里灌满了小区喇叭不知疲惫的广播声,内容当然是新型冠状病毒型肺炎的症状是什么,如何从自我做起、群防群控的注意事项等等。尖利的女高音里里外外地飘荡着,让人觉得既无聊又紧张。

阿旺环顾四周,门窗紧紧地关闭着,快要断电的手机急促地跳动着金黄的光芒。 厨柜空了,冰箱也空了,就连几个酒瓶也空空如也,不好意思地躲在拐角处,不敢见人。唉,再不采取行动,就会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他轻轻地掀开被褥,下了地,瞥了一眼身旁妻子的艺术照,洗漱完毕,戴上口罩和眼镜,便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

要是往常的元宵节,莱市场早就沸腾了。各种摊点摆着一层又一层的果蔬,吊着一串又一串的鲜肉排骨,琳瑯满目,应有尽有。做生意的商贩,一边称重收钱,一边眉飞色舞地大声吆喝着。空气似乎凝滞不动了,肉味、菜味和其他辨不清的味道,混着嘈杂的声响,浓浓的,直扑耳鼻,简直让人有点难以招架。买菜的人有的慢慢的踱步,有的惬意地骑着带篷的电瓶车,还有的干脆开私家轿车,闪亮登场,管他堵不堵,算作一次自驾游吧,“嘟嘟嘟”的笛声彰显着现代中国老百姓特有的幸福和自信。他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有说有笑,手里拎着各种各样的美食,道不完的兴奋和快乐。

但是,现在阿旺所看到的,确实独具一格。偌大的菜市场显得异常的空旷,买菜的人很少,而且行色匆匆,他们戴着白色的口罩,简单地问一下价钱,并不多话,立马成交,买好菜后像旋风一样的逃离。不少摊位已无人经营,冷冷清清地荒在那里,几只胆大的麻雀时不时落在灰色的台面上,蹦蹦跳跳的,啄食遗落的菜叶或肉沫,发现人来了,又一哄而起,飞到其他的地方去继续寻觅美餐。

阿旺顿时紧张起来。他紧了紧口罩和眼镜,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里很是犹豫。妻子不止一次地吹枕旁风,像菜市场这样的公共场所,尤其在畜禽屠宰销售区,是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重要传染源,非到万不得以,不能到这些地方去,绝不能抱侥幸的态度,一旦吃了霉运,被传染上,后悔也来不及了。可是家中已经断粮断菜了,不买肯定是不行的,“既来之,则安之。”多注意防护吧。想到这里,阿旺壮了壮胆,幽默地摆了一个萌萌哒的姿式,大步走进菜市区。时间不长,他就风卷残云,买了大袋小袋十几样生熟食品,丢在手中沉甸甸的。丰收的喜悦感涌向心头,先前的孤独和寂寞,以及对远方妻子的思念和担忧,就像看不见的风一般瞬间无影无踪了。

雨还在零星地下着,气温并不低。过了立春,冬天的感觉似乎淡了很多很多,路旁的 万年青在水的滋润下,碧绿中透着耀眼的光芒,就像春天真的来临一样。阿旺哼着小曲儿,一步一晃,慢悠悠地回到家中,赶紧脱了外衣,摘下口罩和眼镜,用酒精把接触外界的物品通通消毒一遍,顺势洗了一个热水澡。悬着的心终于“咯嘣”一声落了地,这下该不会被感染了吧。

中午,脆亮的女高音广播的声音越来越低,像被密密的雨线兜住一般,终于停了下来。小区门口的红棚里坐着几位医生,戴着口罩,依然警惕地盯着偶尔来往的人。门卫却疲惫地扒在办公桌上,沉沉地睡去 ,呼噜声此起彼伏,酣畅极了。那位长得有点像阿旺妻子的女医生,嘴巴时张时合,露出调皮的笑容,不知在跟同伴说着什么。

“难道是她?奇怪,怎么这么相像?该死的眼神!”阿旺使劲地揉揉双眼,跺着脚,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阿旺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妻子逆行而去的身影:她穿着淡蓝色的羽绒短袄,黑紫色的修身裙裤,脚踏灰中间红的安踏运动鞋,体态雍容,透露着中年女性特有的妩媚和成熟。只是在此时此刻,她要告别亲切的家和可爱的老公,独自前往湖北武汉,去履行一位传染病专科医生应尽的职责。慷慨激昂之余,拎着旅行箱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使劲地向呆呆站在前方的丈夫挥手告别,清秀的脸庞鲜明地印着两道闪光的泪痕……。

“离不开老婆,还算男子汉吗?真是‘寿星尿坑——老没出息’,不想了!”阿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好像家中的一切都在看着他,听他诉说一般。

自从老婆离开家,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旺似乎改变了昔日开朗、乐观的性格,变得多疑、敏感起来,甚至莫名其妙地逼自己进死胡同、钻牛角尖。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烦燥了。没办法,他迈步来到阳台,开始打起太极拳。太极拳一招一式,动作舒展、优雅,但柔中有刚、慢中有快,练习时须气沉丹田、意贯筋脉,才有很好的健身修心之功效。近来,阿旺对太极拳非常入迷,似乎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每天天不亮,他便走进公园里那片既清静又干净的小方台上,先环视一下四周苍翠的松林,深深地吸气,再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哨音,把肚中憋足了的气很有节奏地呼出来,如此三次,才正式开始练太极拳的套路,惹了不少的人前来围观。现在虽然身处狭窄的阳台上,也没有了公园特有的背景和热烈的氛围,但他还是执着地练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大汗淋漓时为止。阿旺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内心似乎平静了许多。

中午,电视机清晰地传送着白岩松、康辉等摄人心魄的朗诵声:

“ 短短几天的时间,从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指示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从各个地方部门的快速跟进到专家医生的全身心投入。还有,所有中国人关切的目光和温暖的支持。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已经打响了。科学防控、坚定信心,就是抗击疫情最好的疫苗。众志成城,没有我们过不去的坎。……”

他一边仔细地欣赏着,一边自斟自饮,喝了一口又一口。

“现在的人啊,好好的瓜果梨桃、肉面蛋奶看不上眼,偏偏吃什么‘飞老鼠’、‘穿山甲’之类看上去就让人恶心的东西,怎么样?惹来如此大的祸患,真是‘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啊。”阿旺咂咂嘴,泛着红晕的脸庞露出气愤的神情。他真想像《水浒》中的英雄好汉们一样,两肋插刀,打抱不平,将这些“作孽”的龟孙子们压扁、撕碎,方消雷霆之恨。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响起了《爱的奉献》的彩铃声,熟悉而催人泪下的旋律,像一根根丘比特之箭射向阿旺的心窝。他条件反射一般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噔噔噔”地跑过去,一把抓起手机贴在耳边,不断地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婆……怎么样?没被传染——上——吧?”

“瞧你傻样!闷在家里没几天,话都说不通顺了?”妻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跟寻时在家里一样的无拘无束、快乐任性,“你老婆是何许人也?有百毒不侵的神通,能被传染上吗?放心吧。我在这里救治着很多的病人,虽然累,但觉得很充实、很自豪,这是白衣天使的职责和使命,懂吗?对了,今天是元宵节,不要忘了吃元宵。吃了元宵,整个一年都会圆圆满满、甜甜蜜蜜的,记住啊!现在我要到重症病房去了,一待就是六个小时……"

显然,妻子在那里忙得要命,没等把话说完,就不得不匆匆地挂了。阿旺依然对着手机,大声地喊:“喂——喂——喂——,听得见吗?”不争气的眼泪夺眶而出。他知道,奋战在第一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正在冒着生命的危险与毒魔作斗争,随时随地都有被传染的可能,随时随地都会付出健康的代价。但这些可亲可敬的白衣天使们毫不退缩、一往无前,不断谱写着救死扶伤的悲壮之歌。

“老婆,好样的!加油!加油!……”阿旺无所顾忌,激动的呼声,钻过窗口,飞向小区,惊动了外面的那群医生。他们面带惊讶,怔怔地望着阿旺高大的身影,还有坚定而鲜亮的笑容,在雨天里像一道彩虹,绽放着迷人的光彩。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