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青春岁月(十七 美兰借书,七井遇丁玉梅)

夏日的黄昏,来得有点晚。当太阳渐渐落下山时,矿区迎来了一道独特迷人的风景。

廖美兰家斜后面是一栋二层楼的采一区职工宿舍,一楼外许多人在看电视。栾伟路过那,见电视机前很热闹,被那气氛所吸引,还是因为美兰。他自已也弄不清,总之他站那也看起电视来了。

想起栾伟进绞车房的那一瞬,廖美兰芳心暗涌。人在家中,心早已飞出家门。她借口看电视,跟爸妈打个招呼溜了出来。她想去机关宿舍找栾伟,却见栾伟就在自家外面。她朝栾伟走去,电视正播武打功夫片《霍元甲》,栾伟没注意到她。只到她从背后轻轻咳嗽了声,栾伟这才发现美兰。

“小兰,你也来看电视了。”

“不是,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

“嗯,找你借两本书。一本英语,一本语文,我想你刚毕业,应该有这两种课本。”

“有,你借英语,语文课本干吗?”

“我想参加明年的成人高考。”

“好呀,想不到,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还甘寂寞。”

廖美兰被栾伟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脸红了起来,人就越发显得可爱动人了。栾伟也许被她不经意的打动,一改往日的腼腆,竞自然而然的流利地说出这番话来,这也是他不曾想到得。栾伟道:“你在这等下,我去宿舍拿书来。”

“我与你一块去,好吗?”

栾伟与廖美兰走过一条小溪,堤岸的柳树和着幽幽的月色,草丛中,溪水边,莹火虫带着小绿灯好奇的盯着他们,不知名的草虫们也在弹琴说爱。在栾伟宿舍楼下,美兰的妹妹,美琴意外出现。她朝上楼的栾伟扬扬手,却使姐姐留在了楼下。栾伟拿着书下来,美琴朝栾伟扮了个鬼脸走了。她接过书道:“你别在意,她是我妈的探子。我妈,平时不让我出门,我去那,美琴就会跟到那。”

看着走远的美兰,栾伟对着月亮叹了口气。他不愿找个明年参加成人高考的女生。母亲催得急,小毛也到了结婚年龄,自己不可误了弟弟的大事。

栾伟考上煤校给邹小燕写信的事,丁玉梅也听三三说过。当年的话,只当个笑话罢。半年后,她就调到七井绞车房上班。

梅雨季节。一天下班,她正走到一棵梧桐树下,天就下起了雨。不一会儿,丁玉梅单薄的上衣己经湿透。正当她进退两难,突然,她感到雨停了。一个书生气质的男生出现在她眼前,这个男孩把伞高高的撑在了她的头顶。他道:“你看起来很忧伤,难道你喜欢就这样被雨淋吗?”他浅浅地对她笑,那目光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丁玉梅感觉到突然而至的紧张。

“不要让雨水淋湿了你的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丁玉梅被这个素不相识的男生感动了,在她的眼里,他的书生气就有点像栾伟,只是栾伟没那么浪漫主动。想到这,她感到了一份温情和快意。

“你笑了,我要走了,愿上帝会让你开心的。”

“谢谢。”

丁玉梅还能说什么呢?那男生将雨伞丢给她,在丁玉梅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他已快速奔入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了。

他刚刚离开,丁玉梅仿佛从一场沉睡的梦中清醒过来,她的记忆细胞开始活跃起来了。一种美妙的感觉在她的心中弥漫着。男生那双清澈的眼晴,那书生光的白皙面容好似在哪见过,她记起来了,他是采煤队的技术员。

回到家,看着那把雨伞,她感到生命的跳动,感受到那男生的青春的气息。一个黄昏,她找到那技术员,把伞递给了他,他笑着收下了伞。他是高中考上煤校的,老家在赣南山区。交往一段时间,他告诉丁玉梅道:“我要调回老家了,你愿跟我走吗?”丁玉梅被这突然出现的状况弄得不知所措。送别上车时,她对他道:“我愿意跟你走。”

丁书记得知女儿要远嫁千里,他是一万个不情愿。在全家的反对声中,她只好去信,她不可能在没有亲人的祝福中嫁给他。

栾伟这时已到七井劳资组帮忙。丁玉梅恰巧到劳资组有事,见到栾伟,她不由的惊道:“栾伟,你怎么在这上班。”这是她认识栾伟到现在说得第一句话。栾伟也被这个曾经春光外泄的姑娘弄得糊涂了。自从小燕走后,栾伟不愿多去打听有关机厂的情况,尽量回避有关它的话题。今天猛一见相仿的旧人,当年的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小燕,一想小燕,他眼睛不由一红。

丁玉梅见状,知道自已的突然出现,触动了他心中的悲伤。她道:“我就不打搅你工作了,有空到我家来玩。”

丁红梅这天在医务所值班,劳资组长到医务所打针。他道:“今天,你妹妹在劳资组,好像对一个叫栾伟的有点意思。”丁红梅听说过栾伟,她心中一动道:“那请你帮忙把他价绍给我妹妹。”劳资组长道:“假若栾伟没对象,这忙我帮定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