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神机妙算的我逃不过圣女宠妻》成为我的妻子吧 第五十四章逃不掉的命运

周言心不在焉的趴在小白的背上,刚刚发生的一幕,就像是在做梦一般。不,准确的来讲,这几年来自己一直在做梦,而刚刚,才醒过来。

三年了,终究还是梦一场。说不难受的,那全都是假话。

“算了,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就不应该奢望什么。能和她做两年的老婆,也足够了。”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不愿意再去想这些。

然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有点不对?

“小白,你这是……往哪里走呢?我不是要回去啊,你怎么往我家的方向跑?”

刹那间,他突然看到小白居然带着他往回跑。而且方向还真是他家的方向,他连忙提醒小白,让它赶紧掉头。

我TM的也不想回去啊!可是……可是……脚脚不听话了,我能怎么办?

呜呜!我就知道那女人不可能这么放过的,明明是你们两口子的事,可为什么受伤的是我?

我……我当只老虎容易吗我?被你们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

“喂喂!快掉头啊!你这次是真的跑错方向了。”

周言下意识的抓了抓它的耳朵,可是却没有一点用。小白此刻连话都不说,蒙头往前跑,还越跑越快,都快赶上小轿车的速度了。

“慢……慢点行吗?”

周言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毛发,老虎本来就不好骑,跑这么快,他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要掉下去了。

而这速度掉下去,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完了完了!我这才离婚,就要去见阎王了,要不要这么倒霉!?”

周言心中有点绝望了,而当他看到速度还在继续增加,顿时吓的闭上了眼睛。

双手快要抓不住了,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而就在他要抓不住的时候,忽然耳边响起了一道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所以,你为什么还要离婚呢?”

周言愣了一下,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不知何时,殷怀梦突然出现在了她的前面。侧着身子坐在小白的身上,正好夹在了他的双手中间。

“是不是很意外呢?”

殷怀梦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你……你……”

周言不仅意外,还惊吓!

你能想像,当你在坐在飞速奔跑的汽车上时,忽然车窗外面有人敲了敲你的窗户……

反正周言吓的不轻,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可是这一退,让他直接松开了小白的毛发。

殷怀梦瞬间出手,将他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唔!”

周言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随后脑袋就埋进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之中。

“傻瓜,我不是说了吗?你是我相公,我是你妻子,永远也不会变的。”

殷怀梦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微微紧了紧的怀中的周言。如果说周言不喜欢自己的话,那也就算了;可既然他是真的喜欢自己,那么无论是什么,都不可能分开两人。

“呜呜!”

周言却完全没有听见,因为他已经快窒息了。软是软,但也大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连一个出气儿的孔都不留,怎么可能不窒息!

他拼命的挣扎,就是想要引起殷怀梦的注意。他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殷怀梦察觉到了周言的挣扎,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算是惩罚你的,谁让你……就那么弃我不顾了呢?”

不过也只是短短的时间而已,很快她便松开了周言。

“哈话哈呼!得救了……太好了……”

周言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感觉像是重生了一般。

然而他还没有呼吸上几口,却突然问道了一股淡淡的香气,随后脑子一沉,“砰”的一声又栽进了殷怀梦的怀中。

“先睡一会儿吧,醒了,就到家了。”

殷怀梦收起了手中的**,温柔的摸了摸周言的头发。

她不想对周言用过于强硬的手段,但有时候,却只能用这种方法。那样的幻境,都没能让他心动,其它的方法,自然是没有任何作用。

为了自己,也为了他,哪怕自己再任性一回,又能如何?

“小白,接下来的路不用我说了吧?”

殷怀梦意念一动,接触了小白身上的控制。小白瞬间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可是现在能不能动,又有什么区别了呢?

……

没过多久,一行人便回到了周言的木屋中。

“你们出去吧,没我的命令不得进来。”

殷怀梦抱着周言,对柴介和小白吩咐到。

“是。”

柴介果断的答应了,然后看向了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也不等它同意,直接提着它后脑勺上面的赘肉,一起出去了。

“喂!你个糟老头子,快放开我!”

“等等!你摸哪里呢?那是我尾巴啊!”

“别!哥!别……别!我毛都快被你撸没了……”

殷怀梦摇了摇头,也不理会一人一猫,哦不,是一人一虎,直接抱着周言来到直接的床上。

周言还闭着眼睛,似乎有点感到不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殷怀梦眨了眨眼睛,随后解掉了他的**。

“嗯?”

周言很快便悠悠的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说到:“我……我这是在哪来?”

“家里面。”殷怀梦坐在了他的旁边,理了理他有些凌乱的衣服。

“哦,到家了啊……”

周言心中顿时放下了心,又躺了下去。不过很快,他猛然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殷怀梦笑吟吟的看着他说到:“要是困了的话,就早点睡吧。”

“呃……”

周言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一切,错愕的看着殷怀梦。

“你的房间还没修好,就先睡我这儿吧。”

殷怀梦一边说着,一边将腿抬了上来。修长的玉腿叠放在一起,整个身子挤在了周言的旁边。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我都和你说清楚了,为何……”

周言话说到一半,一只葱白如玉的手指,抵在了他的双唇上。

“我知道,但是你就没想想,我的感受吗?”

“我……”

周言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他这么做,的确很自私。这样无疑会伤了她的心。可是,长痛不如短痛。三年时间虽然很长,可是对于感情来说,不算什么。对于修士的她来说,只要闭一次关,就能忘记一切,重新开始。时间,是最好的稀释剂;而她们修士,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但是时间长了,他就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住了。三年,差多快到他的极限了。再继续下去,他是真的离不开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