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神机妙算的我逃不过圣女宠妻》成为我的妻子吧 第五十二章离别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殷怀梦又买了一些其他的吃食,全都是周言爱吃的,还买了酒。虽然她不会做饭,但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周言走的时候可是给自己留下了许多的零花钱,足够一家人吃喝用度一辈子了。

片刻之后,她心满意足的准备返回去。

屋里面依旧静悄悄的,和她离开的时候完全一样。

她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推开房门,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吧?”

她眉头微微皱起,但也没多想,将买回来的烧鸡放在了桌上,还有酒。

接着,她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开始计划待会儿等他回来之后,该如何应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殷怀梦微微睁开了眸子,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然而就这在时候,外面终于有人过来了。

她终于是松了口气,露出了淡淡的笑了笑,连鞋都没有穿,直接起身准备去开门……

“我不是让你跟着周言吗?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但是,当她打开房门之后,才发现是柴介。她往身后瞟了一眼,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

柴介有些犹豫,躲躲闪闪没有开口。

殷怀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眉头皱的更紧:“说。”

“那个……圣女,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啊。”

“嗯?”

殷怀梦眯着眸子盯着他,片刻后吐出一个字:“说!”

“周言他……”

柴介吞了一口口水,吞吞吐吐的说到:“他……跑了……”

……

黑夜中,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中,一人一虎快速的穿梭着。准确的来讲,应该是一只白色的老虎在奔跑,而那个人正脸色苍白的趴在上面,双手死死的拽着老虎的耳朵。

“喂,小子,你家在哪里啊?”

小白一边跑着,一边问到。

“西边的云……云阳城。”

周言有些颤抖的说到,他本以为坐老虎和坐小车没什么区别,可现在才发现,这哪是在骑老虎,分明就是在坐过山车!

那刺激,他都停下来吐了好几次!

“哦。”

小白“哦”了一声,不过很快它感觉有些不对劲。跑了两步之后,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周言一个不慎差点被甩了出去,好在他一直死死的抓着白虎的耳朵,这才幸免遇难。

“发什么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他连忙将脑袋从毛茸茸的白毛中**,吐了一口毛不解的问到。

然而小白却瞪大了眼睛,惊讶的叫了一声:“卧槽!跑反了!”

周言愣了一下,随后松了口气,他还以为遇到什么魔兽了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没事了。”

“小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小白有些生气的说到,这白白跑了这么远的冤枉路,要是没走错的话早就到了。

可是周言闻言,却笑了笑道:“放心吧,没走错方向。”

“……哈?你……”

小白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的怜悯:“你……是不是把脑子吐出问题?现在连方向都分不清了?你家在西边,我们可是朝着东边在跑啊!”

周言苦笑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方向:“我知道,可我……就是要往这边走的。”

虽然他清楚的知道,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但当他在看到殷怀梦怀里的宝宝之后,那股当父亲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那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宛若昙花一现,虽不久,但却让他难以忘怀。

所以他逃避了,墓中,他看到的未来,是他一直期待的未来。可是,同时也让他明白了现实。想像永远是丰满的,但现实就是这么的惭愧。

对不起,我不能陪了你。希望我们……再也不见了吧。

“小白,我们走吧。”

周言摇了摇头,将心中的那份难舍压在了心底。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还是没有勇气面对她啊。

也是,像她那么优秀的女孩儿,自己是真的配不上。修仙界本就无情,而自己却毫无修为,只会成为她的软肋而已。

他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年表白了,后悔没有拒绝,而是默认了下来。当真的离别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哪怕是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难以接受。

……

“嗯?小白,你怎么不走啊?”

许久之后,周言回过神来,却发现小白以及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小白心中那个苦啊,它也想走来着,可是不知道怎么了,脚下完全迈不动,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种感觉很熟悉,因为不久前它才经历过一番。不用想,一定是那个女人又来了。

“咦?周言,你怎么在这儿?”

果然,就在他们的正前方,忽然走出了两个人。

殷怀梦重新戴上了银色的面具,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而柴介则是面色古怪的跟在后面,看向周言的眼神,还有那么一点的……怜悯?

“你……你们怎么……”

周言愣了一下,随后长大了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两个。

“怎么在这儿吗?”

殷怀梦笑了笑,“可能……这就是缘分吧。我俩刚好碰上点事情,又刚好停在了这里,还刚好遇到了你,”

这话当然是骗周言的,她在得知柴介的话后,立马就全力飞行。幸好自己提前留了后手,轻松的就能找到他们的位子。

此时的殷怀梦很生气,衣袖下的小手握的指尖都开始发白了。她没想到周言居然会这么执着,哪怕都那样了,居然还要选择离开自己。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压着心中火气,心平气和的说到。

嗯,等回家了在收拾他。

周言脸色古怪的看着殷怀梦,最后叹了口气道:“梦姑娘,你这话说出来,恐怕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明明都已经下定决心了,为什么……你还要追过来啊……

“为什么不能相信?”

殷怀梦眯了眯眼睛,往前迈了一步。

“你们是朝着西边走的,而我是朝着东边走的,我们怎么可能碰面?”

“中途我折返了不行吗?”

周言:……

“行吧,那我换个问题……”

周言知道这么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索性打算直接明了的说了:“现在的你……我是叫你梦姑娘,还是……殷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