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是二老板

我本名叫朱宝民,老家是鲁西南朱家庄。因为我哥朱宝仁是朱氏木业的老板,所以公司的人都喊我二老板。其实,百十号人的公司里没人真把我当做老板。

今年我虚岁五十二了,属猴的,却长得虎背熊腰,国字脸,狮子鼻,大眼睛双眼皮,比唐国强还耐看。见了我的人,都觉我比我哥更像是老板(我哥长得跟孙猴子似的),可我从来没当过一天老板,整天游手好闲,吹吹牛皮。

不是我不想当老板,而是我患有癫痫病,平时看起来正常,发作起来挺要命的。于是,我就放弃了当老板的野心,当起了逍遥自在的二老板。

算命的相面的都说我不是操心的命,是享福的命。还真是这么回事。我爹从小一直宠着我这个乖儿子,不让我干啥活;等我爹不在了,我就靠我哥生活。

赵桂花是我的夫人,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快五十岁了依旧臭美,外号赵大美人。她青春年少的时候,更是个美人胚子。自打她十六岁起,十里八村的媒婆就踏破了她家门槛。她娘就是不松口,说闺女小着呢,不着急。

那么,我怎么寻(鲁西南读xin,娶上的意思)上赵大美人的呢?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家就是朱庄的富户,我爹绰号朱大户。朱家从祖辈就做木工,到我爹这一辈还是靠做木工吃饭,开了个家具厂。

那年我二十四岁,模样相当帅,但在当地已经算是大龄未婚青年了。我爹为我的婚事操碎了心。

本来,我家是富户,很多人要巴结我爹,为我说媒的人很多。男女初次见面相亲后,女方都很满意,但一打听我是个抽风的主,女方就不乐意了。

倒是有些要高攀朱家的,不在乎我有抽疯的毛病,但是我眼眶子高,看不上人家闺女。

话说,这年腊月我和发小二毛猴骑着电驴子(轻型摩托车)去十里庙赶年会,在布市上看到了赵桂花在买花布。穿着桃红棉袄的赵桂花,扎着麻花辫子,娇艳的脸蛋,顾盼生辉,迷得我神魂颠倒,一路跟踪到赵家庄。

赵家庄距离朱庄有十多里路,赵桂花骑着一辆生锈的自行车回家,我和二毛猴骑着电驴子偷偷跟在后面。赵桂花脑后一根粗大的麻花辫晃来晃去,看的我小心脏怦怦跳。

回家后我就跟老爹说:“爹来,今天我和赵家庄的小妮一见钟情。你必须找媒人给我介绍一下。”

“别闹了,小民。你上个月还说和二十里铺的小妮一见钟情呢!结果,人家结婚了。”我爹感觉我不靠谱。

“爹,别提那茬。这个绝对是黄花大闺女。”我斩钉截铁地说。

我爹经不住我软磨硬泡,找了村里的王媒婆打听一下这姑娘到底有没有人家。

王媒婆五十多岁,胖得跟个冬瓜一样,能说会道,瘸子哑巴都能帮忙找到媳妇。由于她名气大,找她说媒的人太多,她家门槛早就被踏破了。

王媒婆一打探,有门:这闺女叫赵桂花,姊妹四个她是老幺,上面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她生得跟刘晓庆似的,不随赵家人,倒像是个抱养的。她上了半年高中因为家里穷就退学了。这丫头心气挺高,虚岁二十了,还没找到中意的人家。他家里听说是朱家的条件不错,表示愿意相亲。

这可把我乐坏了,在大年二十八跟着王媒婆去相亲。赵桂花家可真穷,土屋子里连电灯泡都没有。相亲经验丰富的我,这次表现得落落大方,很有礼数。赵家人对我满脸堆笑,我很是得意。

相亲之后,王媒婆告诉我爹:“赵桂花愿意这亲事了,她父母也没有意见,可以交见面礼了。”

见面礼就是人民币,用带有双喜字的红毛巾包住。一般人家见面礼都是六百六十六,我家给赵桂花九百九十九,美其名曰千里挑一。大年三十的上午,我将见面礼塞到赵桂花温软的手里,赵桂花羞涩地冲我笑,推辞了一下握在了手里。

按照习俗,交了见面礼只是婚事的第一步,男女双方不能私自见面,否则就是伤风败俗,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我总是想去见赵桂花,恨不能立马成亲入洞房。大年初一,我就鬼使神差,天没有亮就偷偷去赵家庄找赵桂花玩,却被赵家人拒之门外。由于情绪激动,口吐白沫,差点抽过去了……

这可吓坏了赵家的人,赶紧找了村医救治,好在没有大碍。

我爹用吉普车拉我回家之后,我就感觉这婚事要黄了。果然,大年初五,王媒婆就捎信给我爹:“这门亲事,赵桂花死活不愿意了,要退见面礼。”王媒婆将见面礼放在了我爹手里,我爹却挡了回去。

我听说后,更是寻死觅活,一激动就抽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听见我爹对王媒婆说:“这孩子已经迷上那闺女了,你要是将亲事说成了,我给你一千块媒礼钱,微山湖的四个鼻孔大鲤鱼让你吃够。”

王媒婆说:“让我想想办法。赵家闺女虽然长得俊,但是家里穷得跟要饭的样。赵老头大儿子都二十八了,还没有找到媳妇呢!”

“你的意思是,使钱……”我爹说道。

他们啰里啰嗦说了很多,我脑子昏昏沉沉,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过去。

平时,王媒婆说成一门亲事收两百元,我爹给她一千真是下血本了。那个时候一千块可是大钱,够农民苦干三个月的。既然我爹愿意出血,王媒婆自然格外上心,赶紧去赵家游说。

原来,赵桂花的哥哥赵大学都快三十了还找不到媳妇:一方面是因为赵家太穷了,老两口土中刨食,一家人住着三间土屋子;一方面是因为赵大学精神有点问题,经常一个人爬到树上大喊大叫。原来,赵大学在县里读高中时,因为失恋而精神失常了。

王媒婆对赵家人说:“朱宝民抽风的毛病不是什么大病,是能治好的。朱大户要送他上北京大医院治,不出三个月就能痊愈。朱大户说了,如果亲事成了,他愿意帮助您盖个明三暗五(鲁西南常见的户型,从外面走廊看像是三间房子,其实里面是五间),给赵大学寻个好媳妇。”

这条件听起来很诱人。虽然赵家很穷,但这一次不知道怎么的,死活不松口。到底是为啥呢?

原来赵家老两口觉得闺女那么俊,又聪明,根本不愁嫁,可不能稀里糊涂嫁个有残坏(鲁西南读cai huai,残疾的意思)的男人。

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好人家来提亲,其中,有中学的教师,有乡政府的干部,当然少不了土财主的公子。反正,他们都看上赵桂花这朵鲜花了。

只是,那些人长得没我帅,赵桂花看不上。这小娘们心气高着呢!她好读言情小说,爱看琼瑶剧,对于爱情有着风花雪月的幻想。

这事情一直拖到二月二,可把我急坏了,茶不思,饭不想,患上相思病了。

另外,还有一条消息,让我和王媒婆坐卧不安:王集村的王大户的儿子也看上了赵桂花,已经托媒人提亲了。

王大户的儿子叫王善田,王媒婆自然是知道的,也帮着说过媒呢。这家伙不是个好玩意,因为打架斗殴被判了三年刑。多亏王大户打点,只蹲了一年监狱。

传言,王善田过年走亲戚,碰到了去打酱油的赵桂花,眼睛一亮,看直了。他没有想到,这穷乡僻壤也有如此好看的小娘们。只可惜,王善田已经有了婚约,对象是李楼的李美娟。李美娟也是村花一朵,只是和赵桂花比起来,就差点意思。

王善田当时心痒地不行,寻思着要蹬了李美娟,找媒人向赵家提亲。

就在王媒婆往赵家庄跑的时候,就碰到钱媒婆了,真是冤家路窄啊,抢买卖啊。钱媒婆名气不亚于王媒婆,她果然是王善田家派到赵家说亲的。

王善田的爹是靠干包工头发家,在乡里颇有势力。他家给的条件,也是给盖一栋房子,并将本家的妹妹介绍给赵大学当媳妇(她本家妹妹其实是个哑巴)。另外,王家还说,如果亲事成了,给赵家买一辆手扶拖拉机。

只是,赵桂花对此犹豫不决。后来她跟我说,她没有看上王善田那尖嘴猴腮的模样,流里流气的做派。

赵桂花的爹娘为此也很苦恼:这闺女也太挑了吧,模样好的看不上人家家庭,家庭好的看不上人家模样。闺女再漂亮,也是泼出去的水啊!老两口就指望找个好婆家帮帮娘家人。

两个媒婆斗法,一直纠缠到中秋节前里。王媒婆巧舌如簧,钱媒婆足智多谋。一见面两人就开始掐起来,王媒婆说赵善田是个坏种,钱媒婆说我是个病秧子。

最终,我爹使出了杀手锏:如果赵桂花答应亲事,朱家给她在城里安排工作。

向往城里生活得赵桂花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她多想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啊。何况我家给赵桂花安排的是县里的事业单位——粮食局,我哥都没有安置那么好的单位。

这个事情,王家即便有钱也没法子办到。于是,我就用桑塔纳小卧车(之前鲁西南将小汽车称之为小卧车)将赵桂花娶回家了。其他人家娶媳妇都用三路车和拖拉机,我用小窝车,这很场面,很给丈母娘家面子。

当然,我家后来按照约定帮助丈母娘家盖了明三暗五的房子,并且帮着赵大学说了一个外乡的年轻寡妇。有了媳妇的赵大学,竟然很少犯病了。

结婚后,我和赵桂花由于性格不合,老是吵架。一吵架,我就说,“你和你娘家能有今天,都是我们朱家给的!”赵桂花也不示弱,“你们家可是死皮赖脸,求着我要嫁给你这病秧子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我气坏了就动手,赵桂花有时被我打得爬不起来。我就这暴脾气!除了我哥,我谁都不服。

吵吵闹闹二十多年,两个闺女都嫁人了。闺女都生的跟她娘一样俊俏,嫁得人家都不错。只是我膝下无子,倍感凄凉。当时,我不是不想继续生,而是赵桂花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就是怀不上男孩,流产了两次,竟然无法怀孕了。

当年,我爹分家的时候,将家族产业全部交给了大哥朱宝仁,就是因为我有病在身,并且后继无人。当时,我也心灰意冷,不跟我哥争产业了,他能照顾好我这一家子就成。

年龄越大,我越感觉没有儿子是个大残坏。前几年,我们两口子痛定思痛,不顾闺女反对,一致决定抱养一个男孩。今年儿子只有五岁,和我外孙子差不多大,同在一家幼儿园。

这养子正是我的心头肉,也是我使劲活下去的动力。我知道,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犯病频率越来越高,说不定哪天就会不省人事。有了儿子,就算是给自己续上了香火。逢年过节,我在老少爷们眼里,不再是绝户头了。

我这一辈子,没有操过心,也不会操心,就是一只温室里的蚂蚱。我还能活几年呢?我的小儿子将来会怎么办呢?我这个二老板可没啥产业可以继承的。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