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卡比丘《纯真丑闻》第82节

“对不起”,然后吻了汤执的眼睛,也忍不住吻了汤执的嘴唇。

汤执没力气拒绝他,也推不动他,所以徐升时隔两个月,又和汤执接到了一次很长的湿吻,尝到了汤执身体的甜蜜。

“徐升。”汤执的手按着徐升的肩膀,模模糊糊地在吻里叫徐升的名字,呼吸和喘息都像在呻吟。

徐升不想让汤执说话,不想听到来自汤执的任何拒绝,但是他不懂讨好汤执的方法,只能按上汤执的背,让汤执贴紧自己,学席曼香叫汤执“宝宝”,觉得可以把汤执哄高兴。

他吻着汤执,告诉汤执“我从来没有对你暧昧过”,和“只有你觉得是暧昧”。

徐升同时觉得消极和绝望,他觉得汤执很快会像离开徐可渝一样离开自己。

对汤执来说徐升和徐可渝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有一模一样的不可告人的私 Y_u ,都以为自己在汤执眼中找到爱情,幻想有一天能被汤执告白。

只不过徐升比徐可渝有能力,所以徐可渝收集汤执的私人物品,徐升占有汤执的身体。

汤执攀在徐升肩膀上的手滑到了徐升的小臂上,很轻地搭着,他的手心很烫,也很柔软,让徐升变得失去自尊。

“汤执,”徐升搂着汤执的腰,把汤执往外拉了一点,让汤执坐在桌子的边沿,离开了汤执一点。

他对汤执说“对不起”。

徐升根本不知道怎么恋爱,怎么让汤执开心,他从来没有想惹汤执哭汤执还是哭了,他以为汤执喜欢他喜欢得要命最后也是错的。

他怀疑汤执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高兴过,但徐升的自私和利己主义永远占在上风,他想要汤执,知道自己不可能放弃,所以徐升又学了一次席曼香,像汤执最亲的人一样叫汤执:“宝宝。”

好像这么叫汤执,就能安抚汤执的情绪,让汤执像爱妈妈那么爱徐升。

“我是认真的,”徐升说,“不是对你暧昧。”

他又往后了一些,能够看清汤执的脸,汤执眼里水汽消散了一些,嘴唇被徐升吻得很红,脸也有点红,不过看起来没有徐升想得那么生气,只是好像有些紧张,让徐升找回了一点平日谈判时的自信。

“汤执,”徐升吻了吻汤执的额头,观察汤执的表情,又吻了一下汤执的嘴唇,在汤执全都没有拒绝的情况下,他问汤执,“不讨厌我的话,考不考虑和我在一起。”

汤执没有立刻给徐升答案,在徐升预料当中。

他说“我想想看”,徐升说了好,问汤执要考虑多久,汤执可能觉得徐升有点烦,没有回答徐升的问题。

本来快到晚餐时间了,他们应该下楼。但徐升衬衫被汤执哭湿了,留下了一片干了也很明显的痕迹。

汤执和管家也很熟,脸皮比较薄,很介意徐升这样下楼,拜托徐升去换一件。

徐升去更衣间换衣服的时候,汤执去洗了脸。

他看着镜子,发现自己的眼睛还是很红,一看就是哭过,可能晚上回到家都不会褪,便开始担心被席曼香看出来。

汤执发着呆想怎么办,觉得没想多久,徐升就换完衣服走进来了。

徐升把被汤执弄湿的衬衫扔在置衣栏里,问汤执:“怎么了?”

汤执刚想说自己眼睛哭得太红了,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竟然是席曼香。

汤执愣了一下,有些敏感地清清嗓子,觉得自己声音也不对,问徐升:“听得出我哭过吗?”

徐升看着他,“嗯”了一声,问他:“阿姨打来的?”

汤执点了点头。

“我帮你接吧。”徐升说。

汤执顿了顿,把手机交到了徐升手里。

徐升按下接听,开了免提,席曼香在那头说:“宝宝,你晚饭不回家吃吗?”

“阿姨,是我,徐升,”徐升说得很流畅,“汤执在开会。他离职之前经手的项目出了点小问题,只能紧急把他叫来了。”

汤执看着徐升,觉得徐升真的很会骗人。虽然说谎话仿佛有一套固定程序,每次都是汤执在开会,但是说得十分笃定可靠,席曼香丝毫没有怀疑,完全当了真,甚至开始担忧:“是什么问题啊徐总?严重吗?”

“不严重,”徐升自然地对她说,“不过今晚不一定能回去。”

汤执愣了一下,抬手很轻地推了推徐升,被徐升捉住了手腕。

“开一整晚会啊?”席曼香的语气像是吓了一跳。

汤执忍不住挣了挣,徐升看看他,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汤执怕被妈妈听见,只好不动了。

等汤执静下来,徐升才开口,对席曼香否认:“不是一整晚。今晚如果来不及,明天还要继续,可能要睡在这里。”

“阿姨,放心,”徐升还再安 We_i 了她一次,“不是大事。”

挂了电话,徐升把手机还给汤执。汤执接过来,问徐升:“谁说我今晚睡在这里。”

徐升抬手碰了碰汤执的脸,避开了汤执的质问,顾左右而言他:“你这样怎么回去。”

“眼睛这么肿,”徐升低声说,“声音也很哑。”

汤执看着徐升,徐升说:“如果她发现了,你怎么说?”

汤执想了想,自己现在这样,确实不适合回家,只能说:“好吧。”然后问徐升:“那我睡在哪个房间啊。”

徐升突然沉默了。

汤执觉得徐升沉默的样子有点好笑,故意说:“能不能睡你这里。”

徐升马上说“可以”,汤执就又凑近他,问他:“那你会碰我吗?”

汤执只轻轻搭了一下徐升的 X_io_ng 口,就被徐升握住了。

徐升总是用很大的力气握他,就像很难控制力度似的,常常给汤执带来疼痛,时而也有愉悦。

汤执贴着徐升,又问他:“今天要做吗。”

徐升没有回答他,低头吻住了他,紧扣着汤执的腰,把汤执按在身后的墙上。

墙面很冰,徐升把手垫在汤执的后脑勺和墙之间,一边吻汤执,一边解开他帮汤执扣起来的扣子。

汤执的背和小腹都有些冷,被徐升覆着的 X_io_ng 口和嘴唇很温暖,他迎着徐升的吻,伸手碰了徐升顶着他的地方。

徐升很硬,汤执模仿徐升对他做的,也将徐升的裤子往下拽。

浴室很空旷,汤执觉得自己的喘气声都是有回音的。

徐升给他做了润滑,把他抱着,面对面进入了他。汤执觉得有点深和痛,手抓住徐升的胳膊。

一开始汤执以为徐升误当自己在索吻,所以靠过来,吻了吻汤执的嘴唇。但徐升只是亲了汤执一下,就移开了,把汤执托起少许,向后走了一步,让汤执的背离开冰冷的墙面。

“是不是太冷了,”徐升抱着汤执,很温柔地对他说,“到床上做吧。”

徐升并没有退出来,汤执搂着他的脖子,腿缠在徐升腰上,面对面抱着往外走。徐升走了几步,汤执忍不住叫了一声,徐升停了停,又继续往床边走。

到了床上,徐升没有刚才那么温柔,把汤执压在床单上,不断地进出。

汤执张着腿,听见徐升撞在自己身上的声音,送进汤执体内润滑的东西,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