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卡比丘《纯真丑闻》第83节

激烈的交合被挤出了一些,热的 Ru 液滑下来,滑在床单上。

他也听到自己的声音,没多久徐升来吻他,像不想让他叫,但是动作又变得更大。

汤执闭着眼睛,和徐升接吻。

做爱的时候汤执终于敢再一次想徐升对他说的话,想徐升说他认真。

汤执想他真的不是很敢相信徐升,也觉得徐升应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他。因为汤执没有什么好的,是一个很烂的人,有很多不堪的历史,徐升都知道,被骗过很多次,做了很多又烂又错的选择,从小到大的履历布满污点,徐升全都知道。

徐升 Sh_e 的时候汤执也高 Ch_ao 了,他睁开眼睛,有点走神。徐升抱了他一会儿,从他身体里出来,用毛巾擦了他的腿间,帮他清理了,虽然清理得还是并不干净。

“七点了,”徐升又和汤执躺了片刻,吻了汤执的额头,问他说,“你饿不饿。”

汤执看着徐升,过了一会儿,说不饿。

“也要吃点,”徐升说,“我下去看看,让厨师做了,给你拿上来。”

汤执没说什么,徐升就下楼了。

汤执迷迷糊糊想睡,但是徐升更衣间的门和灯都开着,有些晃眼。他躺了一会儿,睡不着,就站起来,慢慢地走过去关灯。

更衣间里放了个箱子,和楼下起居室的一样,可能是搬家时放东西用的。

隔间里其他衣服都没整理过,灯的开关在箱子旁边,汤执没有关灯,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徐升把他的空间站放进去了。

汤执觉得徐升幼稚得有点可爱,附身碰了碰,拿了一下最小的飞行器。

拿起来的时候,汤执忽然发现飞行器上挂了东西,所以掂起来更重了,他又拿出来了一些,看到了缺了宇航员的飞行器窗口连出来的小绳子上,挂着他找过一上午的东西。

徐升送他的礼物,一只很笨拙、廉价的塑料企鹅。

企鹅肚子上徐升贴了条子,写了字,背面也有。

正面写了宇航员,背面是汤执。

第66章

汤执从更衣间跑回床里,没能胡思乱想多久,徐升推门进来了。

地板上出现了从门外走廊投 Sh_e 进来的光,光里有徐升的影子。

汤执听见徐升走进来的声音,坐着没动,稍等了一会儿,徐升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徐升背着光,看上去很高大,因为下过楼,已经穿戴整齐,不像汤执,只穿着刚才偷拿的徐升的睡袍。

“怎么坐着。”徐升靠近他,低声问。

汤执看着徐升,忽然有点面热,忍不住说“徐升”。

徐升顿了顿,俯身碰了一下汤执的脸颊,说:“怎么了?”

他的眼神很温和,口吻也一样。

汤执没有想太多,闭着眼睛,仰脸吻了他。

认真算起来,汤执好像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真正主动吻过徐升。

有时是敷衍,有时候想安 We_i ,有时则是因为 Y_u 望,或者徐升的要求。

汤执觉得自己潜意识中可能是害怕的。

因为惧怕被徐升拒绝,怕看到徐升蔑视的眼神,怕徐升又重新回到一开始认识时的冷冰冰的模样,认为还是被动一点更安全。

徐升的嘴唇比汤执冷一点,但很柔软。

被汤执碰到后,他好像愣了愣,放在汤执脸上的手指也动了一下。

汤执的吻很短暂,只停了两三秒钟,就移开了,看着徐升,因为有些害羞,很对徐升轻微地抿了抿嘴角。

“没什么。”他对徐升说。

徐升看了他一会儿,移开了目光,低声说:“让厨师做了粥和面,你想吃哪个?”

汤执感觉徐升转移话题的本事有时真的不怎么样,故意说:“不想吃。”

徐升装作没听到一样,说:“挑一个。”

“那你帮我挑吧。”汤执说。

徐升不说话了。

他看了汤执一会儿,汤执被他看得想笑,伸手去抱他脖子,手刚搭上他的后颈,他就吻了下来。

徐升的吻和汤执的不同,带入了 Y_u 望的味道,把汤执重新压进床里,拉开汤执的袍子。

“为什么穿我的衣服。”徐升贴着他的嘴唇。

“我没衣服了,你好重。”汤执半真半假地挣扎着,抬手按住徐升的肩膀,想把徐升推起来。

徐升抓着他的腰往下 M-o ,汤执的手就没力气了,承受着徐升的吻。

吻了没多久,徐升折起汤执的腿,一言不发地解开皮带,进入了没多久前刚进去过的地方。

汤执没觉得痛,只是觉得很满,他抓着徐升撑在他身体两侧的手臂,随着徐升的进出,发出很轻地呻吟。

徐升动得很慢,力度不重,但是很深,他边动,边压下来,啄吻汤执的嘴唇。

汤执放开徐升的手臂,抬手抱住了徐升的背。

徐升还穿着上衣,汤执的手心隔着衬衫的布料,贴在徐升背部因动作起伏的肌肉上。

徐升动了一会儿,忽然停了停,撑起身,从汤执身体里退了出去。

汤执腿酸得动不了,手从他背上滑下来,没什么生气地落在床上。

过了几秒,房里突然亮了亮,汤执吓了一跳,睁开眼,发现是徐升开了灯,而后又拉着他的小腿,重新折起来,进入了他。

四周亮得和白天无异,汤执从来没在这么亮的地方做过,他不适应地闭起眼睛,又抬手遮住了。

徐升按着汤执的肋骨和腰,像是克制不住似的变得粗暴,他拉开汤执的手,垂头看着汤执,一面动一面叫汤执的名字。

汤执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眼,咬着嘴唇,伸手想够徐升的肩膀。

徐升让他够到了,又把他抱起来,换了姿势,汤执靠在他肩上,随着徐升的动作动了片刻,忍不住咬着徐升的嘴唇先 Sh_e 了。

高 Ch_ao 过后汤执全身发软,徐升动一下像要死了一样,他流着眼泪小声叫徐升的名字,想让徐升先停一停,但怕徐升不舒服,强忍着没有说,也不想叫得太厉害,勾着徐升的脖子,不住地向徐升索吻。

徐升结束的时候,汤执从小腹到膝盖都麻了,趴在徐升身上,一动也不想动,贴着徐升,撒娇说“好累”。

徐升握着他的腰的手紧了紧,又面对面抱了他一会儿,才把他抱起来,让汤执重新躺进床里,退了出来。

徐升抽了纸巾,低着头擦汤执的腿间,汤执多看了他几眼,才发现自己动情的时候不知轻重,把他的嘴唇咬破了。

“徐升。”

汤执拉着徐升,坐起来,伸手很小心地碰了一下徐升的嘴唇。

虽然力度很轻,汤执还是把徐升凝起来的血点碰散了,指腹也沾到了血。

汤执看着徐升的下唇,有点心疼地问:“痛不痛啊。”

他仰着脸,凑近徐升,轻轻地吻徐升,用舌尖 T-ian 了 T-ian 徐升没有受伤的地方,同时觉得很不舍,可怜地对徐升说“对不起”。

徐升因为汤执的吻,短促地闭了闭眼,等汤执离开他,才对汤执说:“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