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卡比丘《纯真丑闻》第84节

他伸手抓着汤执的手,把汤执指腹的血痕抹掉了。

徐升的手比汤执大一圈,骨节分明,看上去养尊处优。

汤执快速地想到了徐升偷偷拿掉的明明是送给汤执的礼物,觉得徐升有时做事很笨,而且根本不知道怎么谈恋爱。

徐升总是显而易见地移开汤执的眼神眼神,拒绝和他视线相触,仿佛对视太久,汤执会取笑他 Xi-e 露的真心。

但汤执想他是最不可能会取笑徐升的人了。

汤执想他愿意做徐升的企鹅,生活在南极的浮冰上或者徐升八岁时建造的空间站里。

因为出舱作业如果只有一个人真的很孤独。

徐升是非常固执任 Xi_ng 、挑剔难缠的一位空间站长,脾气有点坏,又很容易觉得孤单(虽然绝对不可能承认)。

汤执想要胜任徐升指派给他的职位,因为汤执实在是很喜欢徐升,想要做逗徐升高兴的,让徐升在睡觉时牢牢抱住的人。

“徐升,”汤执看着徐升的眼睛,问他,“你明天是不是有空啊。”

徐升对他说“是”。

汤执就说:“我们明天去约会好吗?”

徐升怔了一下,问汤执:“去哪里?”

“我还没想好,”汤执老实说,“明天再说吧。”

汤执看徐升的表情好像微有些复杂,马上反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没规划。”

“没有,”徐升回答得很快。

他低头凑近了,亲了汤执的嘴唇,好像本来只是打算迅速地亲一下,不知为什么,最后接了很久的吻,才对汤执说:“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第67章

徐升不能想起自己上次做梦是什么时候的事。

并且他认为自己这晚做的梦,或许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梦。

在他怀里的汤执如同背景画片,贯穿他的整场睡眠。

从做爱结束、出了薄汗的午夜,到被稍觉耳熟的闹钟铃声惊醒的清晨。

静止的人物画片如同冬日雪地上空的太阳,苍白、羸弱,难以融化积雪,没有太多温暖,但他让徐升二十九年的人生忽然变得明亮。

铃声扰乱了画布,徐升睁开眼睛,是靠汤执一面的床头柜上的手机在响,屏幕亮着,把房间也照亮了一小块。

汤执仿若未闻,一动不动,徐升撑起上半身,伸手越过汤执的肩膀,拿到手机,把闹钟关了。

屏幕显示时间是上午七点半。

以徐升对汤执的了解,闹钟不会只有一个,但徐升不大想吵醒汤执,因为汤执才睡了不到四小时。

正在犹豫时,汤执突然动了一下,而后抬手,很轻地抱住了徐升的腰,把脸埋进徐升怀里,用微哑的声音说了一个数字。

徐升愣了愣,汤执又说:“手机密码。”

“还有五个闹钟,”汤执的声音愈发微弱,仿佛在说话间,他已经又要睡着,“可不可以都帮我关掉。”将柔软的黑发和嘴唇都贴在徐升的 X_io_ng 口。

闹钟又响了,怀里的汤执也动了动,徐升反应过来,迅速按了停止,输入汤执提供的密码,然后把一排闹钟都关了。

徐升刚要锁屏,突然进来了一条短信,他下意识地点了一下,是席曼香发来的。

席曼香告诉汤执,如果晚饭回家吃,提前三个小时告诉她。

在席曼香这条短信上方,徐升看见了昨晚自己洗澡的时候,汤执给席曼香发的消息。

汤执说自己今天很可能也要在前公司待一天,“问题很棘手”,还发了几个哭脸,说得比徐升编的还真实。

徐升觉得有些好笑,抬手碰了碰汤执的头发和温热的面颊,问他:“睡着了吗?”

汤执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虚弱而理直气壮地说:“睡着了。”

当然,现在的徐升已经懂得,汤执的撒娇不等于依赖,亲吻不等于爱。

还有很多徐升以前觉得汤执一定会喜欢的东西,汤执也可能根本不喜欢。

但是汤执的甜蜜语气,还有离不开徐升的模样都是真实的,让徐升觉得有时候他对汤执的误会,也不全是自己的错。

徐升看汤执是无法立刻回答席曼香的短信了,想把短信标作未读,以免汤执漏回,退到主界面,发现原来汤执的短信箱里只存着跟两个人的短信记录。

妈妈和徐总。

徐升是想把手机放回去的,但不由得点开了属于徐总的那个聊天框。

和徐总的每一条短信往来,汤执都没有删。

从下往上看,汤执发了没带表情的短信,带表情的短信,也有和徐总说工作的,问徐总想吃什么的。

徐总都没怎么回。时徐升确实没有存汤执的号码,徐升手机上的短信记录也没汤执这么全。

徐升一开始会把汤执发来的短信删掉,直到忘了哪一次起,徐升不再删短信。

他变得会想要收到来自汤执的信息和电话,但开始常常等不到。

徐升把汤执的屏幕锁上放好了。

房里暗得像还是夜晚,只有窗帘的缝隙间,能看到窗外湖上灰色的薄雾。

徐升又抱着汤执,想了一会儿,低头吻了吻汤执的头顶,趁汤执睡觉,没办法否认,有点自欺欺人地说:“汤执,你喜欢我吧。”

“你是不是喜欢我。”

短信都不删,主动要求约会。

汤执动了一下,徐升噤声了。

第68章

窗帘合着,房里还是黑的。

汤执昏沉地躺在被褥间。徐升已经不在他身边了。轻而快的键盘敲击声从不知哪里传出来。

汤执没睁开眼,又躺了一小会儿,听见徐升说话的声音。

徐升压低了声音,说“好”和“可以”。

汤执缓慢地坐了起来,看见徐升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可能是余光察觉到汤执醒了,徐升敲键盘的动作停了,他看向汤执的方向,随即合上电脑,放在一旁,告诉电话那头的人“等会儿说”,而后摘下耳机,站起来,朝汤执走来。

徐升似乎已经穿戴整齐,而汤执身上的睡袍因为过于宽大,两肩都滑落了,堆在手臂上。

汤执有气无力地拢好了。

“醒了?”徐升走到床边,问汤执。

汤执看不清徐升的脸孔,眼神也没什么焦距,“嗯”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但不想错过和徐升的约会,因为汤执从来没约过会。

“今天去哪呢,”汤执问徐升,“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他昨晚入睡前想了一下,觉得徐升或许会愿意去市立天文中心,但也或许不喜欢。

因为徐升几乎没有任何工作之外的生活,唯一喜欢的东西可能只有更衣室里的模型。

汤执还没问出口,徐升突然告诉他:“我让江言订了餐厅。”

“海底的那间。”徐升又说。

有些回了一两个字,有些可能是直接回了电话,显得汤执像在自言自语。

再到最早先时,汤执第一次给徐升发行程提醒,还写了“徐总,这是我的号码,麻烦您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