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你们怎么不去结婚呢》第四卷为你补上最浪漫的告白 2一鼓作气

于欣沉吟片刻,瞥了眼一边戴着耳机看书的范伟,见其没有反应才缓缓开口:“对安雅诗呢,我只想远远地看着她,就心满意足了。但是对周雨韵,我更想待在她身边。”

严子豪摩挲了一番下巴,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我也没谈过恋爱,不敢发表什么高谈阔论。只是我觉得吧,其实有那么一种区别于喜欢的感觉,叫做倾慕,或者叫崇拜。你对安雅诗就是这种感情,当然是有喜欢的成分在里面,但你很清楚你们不适合,你们不会在一起。这就好像是粉丝对于偶像的态度。”

于欣点了点头,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那周雨韵呢?”

严子豪顿了顿,这家伙连自己的感情都没搞明白就能有女孩子喜欢,哎,好羡慕,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还用问吗?你们看对方的眼神都不一样,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也就你们自己没有发现了吧?”

“呃……”有这么明显吗?那周雨韵看出来了吗?如果她看出来了,一直不和自己说,上为了看她笑话?还是在等他表白?

算了,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不论怎样,他一定会给周雨韵来一场浪漫的告白的!现在也明确了他对安雅诗的感情不是喜欢,那就再没有顾虑了。

就在此时,于欣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他妈,他妈居然会打电话过来,真是难得。

“我接个电话。”和严子豪说了一声,于欣就上了阳台。

“欣欣啊,十一要不要回家啊?”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温婉的声音。

“我们社团有活动,就不回去了。”之前动漫社开会说了十一的安排,要去漫展来着,持续3天,然后去爬山,和周雨韵一起去。回家也没什么好回的,家里又没人,爸妈不知道在哪浪呢。

“7天都不回来吗?”

“嗯!”

“好吧,我和你爸还想着这次回去给你介绍个对象呢,你要不回来就算了。”

“咳……咳……”于欣一口气没顺过来,轻咳了起来,“不用不用,我这才大一,没什么好急的。”

“怎么不急?你知道我和你爸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吗?”

“什么时候?”于欣还真不知道,从没听他们提起过,于欣也懒的问,但现在却有了些兴趣。

“初二吧,初二就确定了关系。”

“我靠(一种动作),你们这是早恋啊!爷爷奶奶不知道吗?”

“早恋怎么了?所谓的早恋只是大人的嫉妒心在作怪,说什么影响学习?上进的人只会互相激励,不思进取的人恋不恋,他都不行。我们家从来不反对早恋,要不早点找到意中人,等你以后再想找,说不定人家都被哪边的野猪给拱了,留给你的就只有些残羹剩菜了。”

虽然对他妈的虎狼之词感到惊讶,但是于欣觉得他妈说的这些话粗理不粗,是有一定道理的。

于欣还在回味他妈的话,他妈就继续说道:“你这都大学了,起步已经晚了,再不抓紧点连汤都要喝不上了!要我说,你小学时候那个小女朋友就挺好的,就是你小子不争气,到嘴的鸭子都让人家飞走了。”

提到周雨韵的不辞而别,姜淑莹就是真的气,本来两个人发展到现在基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到年纪直接领证就完事了,轻轻松松。后来倒好,不仅人丢了,魂也跟着丢了,自那之后再没有带回过妹子。

“对了,说起周雨韵,我在大学又碰到她了。”于欣想到视频里周雨韵的表情,言语中就蕴藏着难掩的欢喜。

“周雨韵?就是你以前那个小女友?卧草(一种植物)!”姜淑莹忽然加大的音量震得于欣的耳朵生疼。

于欣皱眉闭眼,把耳朵移开了手机。谨慎地缓缓贴近,确认了没有后续才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

那边隐隐能听到一个慵懒的男声:“轻点,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大半夜?原来他们还在国外啊,还以为他们回来了呢,那还喊他回去?

“妈,你们在哪呢?”

没有得到姜淑莹的答复,而是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遥远和空灵:“雄雄,欣欣终于开窍了!”

“开窍?什么开窍?”

“他在大学遇上了周雨韵了!”

“周雨韵?哪个周雨韵?”

“就是那个跑了的童养媳啊!”

“然后呢?”

“然后呢?”对哦,然后呢?因为太兴奋,都忘记问了,姜淑莹重新拿起手机,“然后呢?”

“然后?然后最近一个多月,我一直和她玩在一起,就和小时候一样。我发现我喜欢她,她可能大概也许应该也喜欢我吧。”于欣不太好意思说出这话,听起来有点自恋,在正式得到周雨韵答复之前,都只是猜测而已。

“可能大概也许应该?就是说你们还没有开始交往吗?”姜淑莹在电话那头皱起了眉,“那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之前可能不知道,但是最近应该知道了吧?”关于这一点,于欣也不能确定。

“到底什么意思啊?能不能别这么支支吾吾的?还是不是个男人?给我说清楚点!”

于欣叹了口气,把唱歌那段和姜淑莹说了。

“这不挺好嘛!一鼓作气,继续进攻,不要停下来啊!”姜淑莹感觉有戏,非常有戏,这基本就是稳了啊,“要我说,你们时隔这么多年重逢就是缘分,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天意不可违。更何况你们彼此都有感情,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了。你赶紧找个机会表个白,我和你爸就能等着抱孙子了。”

“哪有那么快啊!就算交往了,生小孩怎么也得等到大学毕业吧。”

“诶,我就说你个年轻人怎么这么迂腐啊?谁说大学就不能生小孩了啊?”姜淑莹恨铁不成钢啊,她和于铁雄这么开明的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冥顽不灵的儿子呢?

“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于欣想象了一下关于生孩子的场景,两颊涨得通红,“妈,你和我爸是怎么确立关系的啊?”

“怎么?想取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