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这个女鬼的画风很不正常》第一卷樱花树下的约定 第1章带来好运的信

“你,相信世上有鬼么?”

“不信,但我不得不信。”

在20XX年,4月,就上周三的时候,华道市,樱花街女中,发生了一件怪事,学校里有一整栋宿舍楼里的女学生,包括舍管,都一直沉睡不醒。她们的父母不论怎么呼喊,自己孩子也一直在睡,听不见任何声音。医生束手无策,警察也什么线索都查不到,监控没有任何问题。大家一筹莫展。

然而,又好像上帝的闹铃敲响,沉睡的所有人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一同苏醒。

就像大街上出现灵异现象,解释成街上看到的人都是出现了幻觉一样,是没有人会信的。有人就猜测学校是被下蛊了,毕竟这里是华道市,是上世纪被称为“花与鬼”的都市。

总之这件事引发了轩然大波,一时间众说纷纭,学校也暂时停课了一周。

“叮咚!叮咚!”

谁?

混沌的脑子像挨了几记重拳,让整个人晕晕沉沉的,只依稀记得自己早上不是刚关了闹钟么。

铃声依然在喧闹,把青年的耳朵吵得生疼。一丝阳光从窗帘缝里穿过,隔开了里面的黑暗,一边是缓缓爬起的男性身影,另一边是堆满啤酒瓶和一桶还没扔掉的泡面汤。房间狭小,很难想象会有人住在这里。

“小风!有你的加急信,快出来拿一下!”

青年打了个哈欠,鼻子瞬间被酒气填塞,少年断片的记忆总算想起来。

“真吵,看来该换个门铃了……”青年的语气略带不满,噼里啪啦地把啤酒瓶往床下边一藏,拿起泡面桶向门口走去。

“小风,有你的信……我知道你在家里边……”

你可真是个机灵鬼!八成是被包租婆哄来骗我开门的吧?抱着这样的心态,青年小心地从猫眼里往外看。街上的阳光还是刺眼,门外站着一个邮递员打扮的男人,这人他认识,是他的邻居,工作也真的是邮递员。

唉……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骗别人开门是你们邮递员该做的么?

“奇怪,是不在么?这封加急的,送不到我很麻烦啊。”门外,邮递员大哥苦恼着拿出一封精装的信,隐约看见信封是红色,带着金色的烫漆。

青年的眸子动了动,记忆里突然有了些混乱……一个意识强行钻了进来,脑海里出现了一幕幕混乱的画面。灰色,破败,却又无比熟悉。

他突然记得,好像自己确实在等一个人的信……是谁呢?

“没办法啊……”门外继续传来男人的声音,一丝狡黠在他眸子闪过,他左右各看了一眼,蹲下身子,把信从门缝下边递了进来。

“好!下一封是……”等着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青年才缓缓地拿起地上的信,颤抖着翻到信的背面。

没有发件人。

果然……青年笑笑,有着无奈,有着释怀,还有深深的自嘲。他拉开窗帘,任由讨厌的阳光进来,把这只有十几平的垃圾房收拾得焕然一新,在镜子前利索地打理自己,重新有了这个年纪他该有的自信和朝气。

大概又是恶作剧吧,怎么可能会有人还记得自己,给自己写信?不过也只有自己,被遗忘这么久,被人恶作剧也觉得开心。

他推开门,新鲜的空气入鼻,他拿起背包,大踏步地走上大街。重新审视了眼前的世界,这里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讨厌,和每一条繁荣的街一样,有富裕,有贫穷,少年、老人,医生、白领……

元气满满!还感觉隐隐约约觉得有好运的样子。

“你就是,风亦景先生么?”

好事真的来了?青年眨眨眼,好像刚才不是幻听。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年过百半的老头,一身宝刀未老的装扮,摘下墨镜仔细地打量眼前的青年,疑惑到:“您难道不是么?风亦景是你道上的名字,你的真名叫做……”

“是是,没错,我就是风亦景,真名景邵风!”青年喜出望外,激动地握着老者的手,居然真的有好运来了!

“先生的名字取得真好。”老人尴尬地笑笑,不露痕迹地将手收回,绅士地整理一下领结,正色道:“我想应该自我介绍一下,老朽是樱花女中的校长,姓魏。”

“是魏校长,久仰大名啊……”景卲风突然一愣,好像意识到什么,“这么说你不是我新的老板?”

“怎么不算,只要您答应了委托,我也算是你的老板了。”

“可是……”景卲风有些犹豫,事实上他以为这位老者是某位收到自己求职信的大老板,自己在信中用的就是“风亦景”这个名字,但没想到是来找他做那件事的。

他是真的不想做啊!

“怎么,是老朽诚意不够么?”魏校长挑眉。

“不是,其实我……不打算做这个了……”风邵静叹了口气,这样说道。

老者的神情微微一动,眼神复杂。

华道市,是他宿命的开始,亦是终结。

华道市在上个世纪的时候,还不是现在这个名字,那时候叫做花道市,是个远近闻名的花与鬼之城。

城内设有十二花街,街上设有花海,每条花街会在每年的十二月十二日,以投票的方式选出花街内最漂亮的十八岁少女,奉上对应花街名字的“花音女神”的称号——这是它“花”的由来。

至于“鬼”,这里也曾是魑魅魍魉的聚集地,每每深夜里,居住在这里的居民,都能听到有奇怪的声音,看到奇怪的影子,他们诡异莫测,在古宅和神庙内,对着樱花把酒高歌。

花道市的市长因为这事愁得头破血流,请了许多驱鬼家和科学家都没有用,反而被吓得再也不敢来这里。

这件事直接影响了花道市的旅游业和其他经济,居民幸福指数直线下跌!

就在手足无措的市长打算引咎辞职的时候,神秘的慕容家族搬迁至此,这种情况才慢慢得到改善。市长也因为迷信,把“花道市”改名为“华道市”,图个好兆头……

风邵静也是从小痴迷于神怪之说,来到华道市学习,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见习驱鬼师。

这本来是个良好的开头,但自从出道那天,几乎没有人来给他下过一次委托。

原因很简单,他太年轻了,青涩的外貌表在台上一点可信度都没有!现在的人们都喜欢老道士。

后来难得有一次委托上门,自己却搞砸了,从那以后自己更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魏校长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不适合干这一行。”青年耸肩,后退一步,将门掩上一半。

“你可以去找慕容家族,他们很专业的。”最后,风邵静善意提醒道。

“唉……”魏校长苍老无奈的叹息声让青年停下脚步,等待着他是否还要说什么。

“我不是没有请过慕容家族的人,可他们穿的衣服,拿着怪器,把学园的女孩子都吓哭了,更别提有个蠢蛋误闯进女浴室……”愤愤然老先生欲言又止,同时悄悄抬眼看景卲风的反应。

什么?!这些老头居然做出这样丧心病狂、违背天良的事!他们怎么可以打着驱鬼的旗号欺负女学生!女学生到底什么时候能站起来?气抖冷!气抖冷!

“我查了一眼华道市。只有你是他们中最年轻的,用现代人的话来说,有颜值,是小鲜肉。我想着,年轻人和年轻人好交流一些……既然先生无意,老朽就告别了……”说着,魏校长大开车门,面对着后车座位上放着整整齐齐的大堆钞票,唧唧复唧唧,颇有有钱没地儿撒的悲哀。

景卲风的喉咙微微一动,眼睛盯着那堆钞票眼神发光。

“那个,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为了贵校伟大的教育事业,更也为了新一代女性的安危,我愿意去的……”

虽然现在自己臭脸皮的样子十分狼狈,但将来数钱的样子一定潇洒!

“那太好了,我们快走吧!”

“等下,等下,我准备一下东西。”

约莫十分钟后,扁平的背包被塞得满满的,临走之前余光中看到了桌子上的那封信,迟疑了两秒,决定把它带上。

“我们到了。”车开到了一个景卲风完全陌生的地方,左拐进了一个死胡同,在高大的石墙前停下,这里完全不像有一个学校在这。

“魏校长……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

魏校长微微一笑:“这是校长专用通道。”说罢,便豪气地拍了拍掌。

石墙得一小口,仿佛若有光,只能把车抛下,从口入,一开始路口十分狭窄,只能通过一个人,大概又走了几十步,眼前豁然开朗。操场平旷,宿舍俨然。还有巍峨的教学楼、神秘的科技楼、美味的餐厅楼,校园小道交错相通,慵懒地小猫在树下打盹儿……

景卲风回头看着那个出口两秒,怎么看都觉得那是个狗洞。

魏校长继续在前带路,脚步轻快,他说:“明天就是学生返校的日子,所以我希望……”

“我今晚一定完成任务!”景卲风拍胸脯保证,却引来魏校长投来鄙夷的目光:“你别吹牛了,放假期间慕容家族都调查了五天了,还一无所获,你真有本事能一晚上搞定,你还会现在这落魄样?”

额……虽然很不认同,但又无法反驳……

“既然你都对我没希望,为什么还要请我来?”

“我一开始说了原因呀,看中你年轻。学生们学业没法耽搁,再让他们来学校还是会人心惶惶,请你来就不一样了,女孩子们喜欢帅气的小哥哥,虽然你不行,但是站在这当个门神应该没问题。”

搁这儿原来是请我来当保安!景卲风恍然大悟,这真相不禁有点让他有些心凉。

“你就在这不要走动,我有点急事,一会回来。”看着魏校长匆匆离去的身影,景卲风心想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吧。周围不是舍楼就是樱花树,不过樱花树也太多了,多到让人眼睛都有点不舒服了。

突然刮来一阵诡异的风,吹散了樱花特有的香气,景卲风抬起头,由树枝和树叶组成的天空,正不安地躁动着。

“嘀——”伴随着刺耳的警报,余光中一抹白衣闪过,景卲风目光紧追。

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站在阴影中,她脸色微白,身着素裙,长发垂在身后及胸前,同时一缕秀发也贴在清秀的鼻尖。

不会吧,刚来就撞上了?景卲风咽了咽口水。

仿佛注意到他的目光,“少女”头一歪,清澈的目光中景卲风看到了害怕而颤抖的自己。

“嘛……你能看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