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重生于异界双星》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药剂店老板

这时走来的小女孩看到客人的时候愣住了,憋红着脸转头就跑了,克菲尔也仔细看了看,真的是倒霉,没想到居然是漠空岩,她怎么来这里了,我不是让她换衣服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仅是她,还有把她推出来的那个女孩也有点蒙,她知道这样有些羞耻但也不至于看到一下就跑开吧。

但她还在思考的时候克菲尔也先行一步追漠空岩了,米亚也乖乖的等她回来。

漠空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只是觉得好……好尴尬,谁让她不留点钱了,害得我没买衣服那老板也挺好的让他女儿陪我找工作,怎么会这样呢?

时间回到3个小时前

“没钱?那你来这里来这干什么。”这老板显得有些气馁的样子,原本还以为是个顾客,没想到是来凑热闹的。

“有人把我带来的……”漠空岩有点抱怨的小声说着。

“什么?你说的大点声。”

“有人带我来的。”稍微比之前大一点。

“哦,她人呢?”老板露出了一点希望,如果人还在那还是可以捞一笔的。

“跑掉了……”漠空岩又回到愧疚模式了。

“……”老板叹了口气说“算了,你是刚来这个城市吧,有住的地方吗。”

“有。”

“好,我送你回家,今天也打烊了。”老板有些无奈的说道。

“但我没钥匙啊。”漠空岩质疑的问到,漠空岩以为还有别的方法进去,但这个老板缺说。

“你是来捣乱的吗?没钥匙怎么进去,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吗。”老板有些愤怒的说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啊……”漠空岩低声嘀咕着。

“好吧好吧,正好我女儿也回家了,让她带你去找工作吧。”

“真的吗?谢谢你。”漠空岩十分感激的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老板女儿轻快的说道。

“我叫漠空岩。”

“漠—空—岩,嗯记下了,好我叫希西,叫我小希就好。”

“希西,那我现在应该干什么啊。”

“嗯——你会做什么。”

“我失忆了,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嗯?失忆了,那不好办啊,那一个一个试试看?”

“……嗯。”

希西拉起漠空岩朝一家商店里走去。

“在么在么?”希西看敲门没有反应就对里面喊了一下,没想到一个商店老板工作期间还在睡觉,还能开着真是个奇迹,漠空岩吐槽道。

“嗯—啊哈—谁啊—”

“我,小希。”

“哦小希啊,来了来了。”听到床弹起滋滋的声音知道这个懒惰的老板终于起来了,漠空岩也对这个并没有什么好感,也不知道这个店靠什么运营下去的。

想这些的时候门打开了,一个长相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打开了门,脸上的胡须留的和头发差不多了,但并没有很丑的气味或一些奇怪的味道,但也不是没有什么味道,只是形容不上来,很特殊。

“来,漠空岩,这是这个镇子上唯一一家药剂商店,别看他很糟蹋,但以前还是都城的炼药部队的一员呢。”

嗯?这么厉害。“那为什么回到这里来了呢。”漠空岩质疑到。

“呃,很简单,退役了。”这个邋遢的大叔回答了她的问题。

“哦。”漠空岩也没有多说什么。

希西看着他俩感觉空气的凝固了起来,很尴尬,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面就这样了。

“哦对了,小希这个是……”

“哦,是是漠空岩,来到这里没钱,被我老爸看见了就让我来帮帮她。”

“哦,漠空岩……怎么称呼你好呢。”

“就叫……嗯……随便你好了。”

“好,随便,你会炼药吗?”

“谁叫谁便啊!哪有人叫人谁便的。”

“不是你让我叫谁便的吗。”

“我,我那是让你叫我名字或者简称,谁让你叫谁便了。”

“那名字或简称你好……”

“好什么好,叫我名字漠空岩,或者叫我简称……你自己简一个就行啦!”漠空岩有些气糊涂了,她不想自己起简称,她自己其实有试过,但始终不知道什么好,所以让别人起一个这个就不会难么尴尬了 。

“那该叫你名字漠空岩还是该叫你简称……你自己简一个家行啦?”

小希从没见过两个人能一见面就开始吵来吵去,但这也是看见漠空岩第一次和别人说出这么多字的人,就连自己和她聊了这么长时间也最多一次说出这么多字来。

最后是谁胜利了呢!

漠空岩手扶着脑袋脸憋的有些通红,显然气的不轻,而那个店老板也因为这个打起精神来了。

“唉,算了算了,苏ink怎么叫吧……”漠空岩无语的看着这个店老板,在她心中好感度直线下降。

“好,那我随便叫了,漠空岩你会制药吗?”

“你你你……故意找茬……呼——不会,我说了我失忆了,就算以前知道但我失忆忘记了啊。”

“那卖药呢……算了,你也够不到。”说着又仔细看了看她的身高,也就才门的一半。

“呃……”漠空岩也没好意思说什么,毕竟看见的那些人都比她高,其中也不乏玩益智玩具的。

“冒昧的问一句,你几岁啊。”这个老板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笑容浮现出来,但漠空岩早已看在眼里,只是没有揭穿罢了。

“嗯……”几岁…我几岁来着,忘了,那我这身高应该几岁……

“忘记了?”老板追问道。

“应该…是的。”漠空岩无奈的托起的双手向外张开,表示真的忘了。

“那怎么办呢,潜入者处理吧,说实话我也讨厌这个方式。”

“潜入者是什么?”

“呃,一时半会讲不完,很复杂的。”

“哦。”漠空岩始终觉得好像把谁给抛在一边不管了,谁来着,嗯……希西……

原来在旁边坐着都快要睡着了,漠空岩此时才发觉腿有点酸也就坐在一旁了。

“……嗯?嗯!回来了啊。”顺手把嘴边的口水擦了擦,眨几下眼睛打起精神来。

就这样一小时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