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没有感情的黑白骑士和她们》第一卷 三十六开始

“客人,请问你们是要开一间房还是两间呢?我们这里房子空闲还是很多的,但是都有点挤,两个人住的话,房间里的床可能睡不下两个人。”

莎雅背对着幻月,朝着夜晨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眼神闪烁,端庄之中散发着魅惑的气息。

而夜晨看到这个女仆的眼睛里好像进了灰尘,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但是吸引夜晨的是她身上黑色的气息加重了,不断的在她周围盘旋着。

“一间。”

幻月抖了抖好看的眉头,很是不爽的看向背对着自己的那个女仆,你以为你转过去我就看不见你在干什么了吗?小狐狸精!

“两间。”

夜晨淡漠的话语打断了幻月的碎碎念,今天晚上自己并不睡觉,因为他得去一件事情,他不想让这个麻烦的女人打扰自己。

“嗯!?”

幻月睁大了左眼看向了反驳自己的夜晨,稍稍挑起眉头,向夜晨表明了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开心。

“就两间。”

夜晨没有看幻月,只是对着还在不停眨眼的女仆又说了一遍要求。站在面前女仆确认了以后,整理收回了桌子上的餐具,手指的蹭了一下夜晨的衣服。夜晨没有在意,他以为她只是不小心。

莎雅收拾好杯具之后转身又走进了内门之中,洗完杯子的莎雅,盯着水发呆了好长一段时间。

突然她把手伸了进去,面色疯狂的使劲**清洗起来。随后她又面带惊恐的环顾着自己的身体,并且时不时的用手死命拉扯着自己的衣服。最后她捂住脸瘫坐在地上,低声的抽泣着。

几分钟之后,莎雅从地上站起,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恢复了平静。开始准备着今晚要用的**,把**分别倒进了茶和果酒里面后。莎雅身上的女仆装掉落在了地上,而她换上了讼斯他们准备的露骨的衣服。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莎雅没有从内门里面出来,从内门里面出来的反倒是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他弓着腰搓着手走到夜晨所在的桌子旁边,看向幻月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贪婪,

“客人,两间房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吧。”

讼斯陪着笑领着夜晨和幻月走上了楼梯,到最西边的一间房间后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客人。而这位小姐的房间在最东边。”

讼斯对着夜晨说道,而夜晨身边的幻月刚想发问,他就连忙解释道:

“实在是对不起,客人,虽然我们的房间很多,但是收拾好的只有这两间了。其他的有的还住着人,有的还在清扫。真的是没办法啊。”

“哦,可以。”

幻月本来想当场拆穿这个面相猥琐的中年男人拙劣无比的慌言,听到夜晨依旧淡漠的回答了这个男人后,心中的恼怒也只好压了下来,她现在跟着夜晨本来就是一厢情愿,还是自己赖着夜晨,夜晨才默认了自己可以跟着他,如果自己老是顶嘴,夜晨不让自己跟着就得不偿失了,就先忍一下好了,但是如果这些人真想做些什么的话,自己不介意以罪业女神的来审判他们。

在看到夜晨同意了以后,讼斯虽然很高兴,但是还是依旧不动声色的把夜晨带进了房间之中,对他说如果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传唤自己。

从夜晨的房间中退出,讼斯默默的领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让自己朝思慕想的大美人,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让自己保持理智,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但是他低着头偷偷观察着幻月那双光滑水嫩的长腿,柔软的肌肤看起来吹弹可破,差点没有压住内心的邪火的讼斯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血。

冷静,冷静,今晚她就是我的了,冷静!

幻月当然注意到了领着自己的那个猥琐的中年男人贪婪的眼神,她现在在想用什么样的方法刺瞎他的眼睛,这次还是温柔一点吧,先刺瞎他一只眼睛,再敢有下次,就两只一起戳瞎。

想到这里的幻月,终于有了一些开心,然后伸出手,一个微弱的火苗便从指尖冒出,然后飞向了前方,在讼斯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火苗便飞进了他的左眼之中,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异样。

忍了一路终于把幻月送到了房间的讼斯,立刻跑下楼想自己解决一下,但是左眼钻心的疼痛让他克制不住的大喊起来。并且不停的在地上打滚,在十几分钟的折磨之后,他睁开了还有着麻痛感的左眼,发现了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他的左眼看不到了。他跑进屋子拼命的翻找着,找到了镜子,他赶忙举起镜子一看。

镜子从手中脱落,随着“吧嗒”的一声,讼斯用手指**了自己空洞的左眼之中快速的摸索着,最终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消失了的左眼。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眼睛呢!我的眼睛怎么没有了!”

讼斯低着头低声的重复着一遍又一遍,身子病态的颤抖起来。

“难道是那些人回来报复我了吗?不可能 !不可能!你们已经死了!你们是我亲手埋进那棵大树下面的,你们已经死了!”

幻月在房间之中看着魔法镜像中自言自语的讼斯,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自作自受的东西,这个惩罚已经很轻了,你以后每天都会有灼烧眼睛的痛苦,并且时间会不断延长,你就在痛苦中忏悔吧。

感到一些痛快的幻月,不再看镜像中的讼斯,手指一滑,镜像中的画面就转到了夜晨那里,夜晨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突然他转头看向了用镜像观察自己的幻月,幻月明显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发现,只见夜晨用手指轻轻一点, 镜像便是一片雪花,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哼,不让看就不让看,我还不想看呢,幻月倒在了床上,很是不满的诅咒着夜晨。

而夜晨这边,就在夜晨破解了幻月的镜像法术后,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身着暴露轻薄睡衣的莎雅站在门前,用魅惑的眼神看着夜晨,手指顶着嘴唇,小巧红润的嘴唇,手指在上面轻轻划过,让它看起来很是诱人。随后莎雅用反手关住门,左手轻轻勾起了睡衣一边的肩带,柔滑的嫩肩便暴露在了夜晨眼前,随后勾住肩带的手慢慢往下移动,暴露的肌肤也越来越多,但是莎雅还在不停的往下,往下......

哦,没有再往下了,因为她已经被瞬间移动到她身后的夜晨给打晕了。

“热?”

“就脱了。”

这是莎雅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两句话。

夜晨不再理会倒在地上的女人,绕过她出了门,拔出腰间的黑剑,走进了依稀闪着油灯火光的茫茫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