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没有感情的黑白骑士和她们》第一卷 三十五树

“气漂亮。”

夜晨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奇特的气息混合,虽然平时的看到的颜色也就是三种,但是出现在人的气身上的是第一次看到,夜晨觉得有些意思。

“是吗,谢谢客人的夸奖了。”

莎雅并不明白夜晨前面说的气是什么意思,所以她认为夜晨只是口误。

这些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莎雅脸上转瞬即逝的一抹阴翳还是被幻月捕捉到了,幻月这时候显得很是平静,她知道夜晨所说的气是什么东西,因为她也能看到,但这是因为她是罪业女神,有看穿他人罪恶的能力,她不知道夜晨是怎么拥有这个能力的,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因为她觉得夜晨的反应很是奇怪。

之前夜晨杀死亚瑟华伦的时候,幻月就觉得很不对劲,因为她认识的夜晨,是一个内心善良无比很乐观的一个男孩,他是不可能杀人的,虽然幻月也认为亚瑟华伦该死,但是她没有想到夜晨会动手杀掉他,而且没有一丝的犹豫。亚瑟华伦的头颅落下,夜晨的眼神没有任何微小的波动,至始至终都是一脸淡漠。还有他恐怖的实力,他真的是夜晨吗?

幻月也曾怀疑夜晨是被其他世界的穿越者夺取了身体,但是她确认过了夜晨身体里的灵魂,就是夜晨本人,是不会错的。

回到神界以后,自己在那个时候透过神谕镜看到夜晨时,夜晨所在的地方一片漆黑,但是夜视的能力并不能让她看清里面的景象,只能勉强看清楚夜晨的人,夜晨那时候已经是少年的样子了,但是幻月并不意外,因为神界的时间和别的世界是不一样的,虽然在自己看来只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在别的世界可能是几年了,看到夜晨时心里还是带着很不开心的意味的,哼,没有按照约定来送自己,嘟着小嘴看向夜晨时,夜晨下一秒的动作却让幻月呼吸一窒,夜晨拿起手中的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毫不犹豫的抹了下去。

内心一颤,幻月捂住了嘴,眼泪已经快要从眸子中涌出,但是过了几秒之后,镜头一转,夜晨又出现在她的眼前,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

但是他又重新架起剑,朝自己的脖子割了下去,幻月能够使用神谕镜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因为神谕镜是她乘洞察女神姐姐出去的时候偷偷溜进她的屋子用的,被发现了可就不好了,私自观察凡人的世界是不被允许的。而就在这五分钟里,幻月所看到的只有一次又一次在自杀的夜晨。

她很不明白夜晨为什么会这么做,直觉告诉她,夜晨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所以她把自己偷看了神谕镜的事情和洞察女神姐姐说了,虽然姐姐很生气,但是却没有告诉父亲,只是告诉她下次一定不能再看了,神谕镜别的神使用起来是会有副作用的。自己又让姐姐看了夜晨所在的地方,姐姐看了以后眉头紧锁,显得有点难以相信。

这不是人类能够到的地方,那是所有世界魔物的归处,又叫归墟,所有魔物死后都会去那个地方,如果在原来的世界魔物受到复活召唤,魔物就会从归墟中出去,回到之前的世界,但是如果在归墟中又被杀死的话,那么魔物将永远不会被复活,是真正意义上的消亡。

而这个人类在里面却死不了,应该也正是因为他是人类。所以不受归墟里面法则的约束。

但是里面的魔物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这个人类。

看着自己还很小的妹妹睁着大眼睛,含着泪珠,向自己乞求救救这个少年,为了安抚妹妹的情绪,只好撒了一个慌说那个少年并不属于那里,很快就会从里面出去的,但是事实上,自己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毕竟守住归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堕落大天使。

这些幻月当然不知道,她相信了姐姐的话,那时候她明白了夜晨自杀时的眼神,是坚持。

真是个傻瓜,都受到这么残酷的对待了,还坚持自己内心的善良,为了自己不迷失,不堕落,用自杀来让自己忘掉痛苦,真是个十足的大傻瓜!好啦,就算你赢了啦!反正当你的老婆和让你成为我的仆人差不多。

为了早点能够降临见到夜晨,幻月不停的努力变强,一直到自己成年,自己已经成为了整个神界的新一代神族中最强大的主神,在获得降临的准许之后,幻月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她没有想到的是,如果夜晨很快就能从里面出来的话,她是看不到夜晨的,人类不可能活一千年这么久。幻月还是没有想到这个微小的细节,至于刚开始夜晨没有认出自己,幻月以为是自己长大了,不再是以前小女孩的模样了,夜晨才没有认出来。

她只是觉得夜晨变了,并不是变坏了,只是变得有些冷漠,但是又不像是冷漠,更准确的说,好像是没有任何情绪了.......

夜晨现在给幻月的感觉是一个木偶,没有任何目的,受着牵线的指引而活着。

夜晨没有在意幻月的眼光,脑袋转向窗外,小路上依然很热闹,道路尽头处有一棵长得很高大粗壮的,郁郁葱葱大树,挺拔的树枝和富有光泽的叶子彰显着它蓬勃的生命力,大树下面还蕴育有着很多小生命,蚯蚓和蚂蚁穿梭在大树旁边的泥土之中,为村子提供了别样的生气。

夜晨上下扫视了一眼这棵大树,便移开了视线,摸了摸腰间的黑剑。好似在诉说,

今天又要用到你了。

“都准备好了吗?”

堡毕对从外面回来的讼斯低声问道,

“准备好了,那些人都已经准备好麻袋和坑位了,就等晚上动手了。”

讼斯从旅馆出来以后按照堡毕之前的要求,通知了村子里其他几个男人。让他们挖好坑,准备好麻袋绳子和刀,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堡毕这里报告。

“那就好,今天晚上那个女仆迷晕骑士之后,我们就动手。”

堡毕深深的抽了一口烟,鼻尖来回耸立,大口的呼气,看起来很是吃力。

“大哥你不会抽,就给我吧。”

讼斯带着猥琐的笑容凑到堡毕旁边。

“混蛋东西,我抽的是烟吗!”

堡毕突然暴怒起来,把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蹲下去两只手抱住了头,背影在余晖的照耀下显得很是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