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麻匣《意外降雨》第194节

给他哥买吃的。

不到二十分钟,杨泽义回来了,带着一个白煮蛋,一碗白粥,一份土豆小菜和一袋苹果。

“还有什么我能做的?”杨泽义像许久才有机会撒欢的小狗一样,眼睛亮亮的问。

“没了。”林既说。

“哦……”杨泽义整个人耷拉下来,失望的回到自己的岗位。

林既先尝了尝粥和菜,确定都是清淡的口味,才拿过来给相十方吃。

相十方的肋骨伤得严重,要卧床一个月才能活动,所以要吃东西,就只能林既喂他。

“本来还想要份鱼汤,但我担心外面的鱼汤不健康,明天我做好了带来吧。”林既说。

“好。”相十方乖顺道。

林既小心喂了一口给相十方,等他吞咽下去后问:“吃下午没什么不舒服吧?”

相十方点头,说:“真好吃。”

“白粥有什么味?”林既笑了。

“林既喂的。”

林既一愣,嘴角弧度扩大,脸也有点发烫。

相十方吃完了粥,又吃鸡蛋,最后还吃了半个苹果,还十分意犹未尽的样子,怕是林既给他喂个轮胎,他都能心满意足吃下去。

林既看了看表,说:“再过半个小时我就要回去了。”

相十方眉头蹙起,不舍地看着他。

“明天我还会再来的。”林既 M-o 了 M-o 他的头发,“给你带鱼汤。”

相十方又握住了林既的手,他又埋怨起自己的现状,害他不能一直和林既呆在一起。

林既静静地坐着,之前的几天相十方不方便说话,所以就算他一言不发也不会显得尴尬,可现在相十方可以交流了,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前面很长一段时间,他排斥着相十方。

“林既。”相十方小声叫道。

“嗯?”

“那天晚上,你真的和谢照风……”相十方的尾音有细微的颤。

林既沉默了片刻,才说:“我有过,和另一个人开始的想法。”

相十方的手慢慢攥紧。

“我现在可以承认,十方,你对我的影响很大,大到我想到关于‘爱’时,首先想到的是你;大到不论时隔多久,我以为自己对你的感情早已淡漠,可只要你一出现,就全都功亏一篑。说实话,只要你不那么执着,我可以把这份感情永远埋藏。”林既的嗓音低了下来,“我很擅长藏东西。”

“你没想到吧?”相十方说,“我竟然会那么爱你。”

林既的心失控的狂跳着,他明白这种悸动,专属于相十方,或许这辈子他再也无法对另一个人产生爱情。

‘其实我也知道,如果当初我坦诚一点,以你的心软,我们根本不必经历这些。”相十方望着林既,“可我有很大的毛病,必须要经历过才能意识到,才会去改正。我在改,林既,谢谢你给我机会。”

林既眼中泛起水光,他笑着摇了摇相十方的手,“嗯,改过来了就还是好孩子。”

“你把我当加加哄。”相十方说。

“你啊,有时候比加加更像小孩。”

相十方无不别扭地问:“那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加加?”

林既看他的眼神,就是在说“看吧,说什么来什么”。

“加加是我儿子。”林既无奈道,“你们哪儿有可比之处?”

相十方的小情绪上来了,抿着嘴唇不说话。

“你那么幼稚,加加都笑话你。”林既说。

相十方把脸偏到另一边,虽说如此,他的手还是没松开。

林既摇了摇头,顺手把刚才剩下的苹果吃了。

相十方听到喀嚓喀嚓吃苹果的声音,忍不住又转过来,说:“你都不愿意哄我了。”

“你还要我怎么哄?”

相十方抬了抬下巴,嘴巴努了努。

林既一愣,一下明白了。

相十方有些急躁,说:“快过来,还没给你消毒。”

林既忍着笑,放下苹果,一手撑着相十方的枕头,慢慢俯下身。

相十方的嘴唇有些干燥,林既的嘴唇还很水润。

四唇重合,像碰到了他们体内的一个开关,那种对彼此的思念、爱恋、怜惜、 Y_u 望都挣脱了束缚,激烈的冲撞融合着。

相十方抬起手,搂住了林既的脖子,舌尖挑开了林既的牙齿,扫荡林既带着苹果汁味的口腔,在每一寸**上留下他的味道。

林既只想浅尝辄止,但相十方想吻到地老天荒,林既但凡想抽离,他的手臂就搂得更紧。

明明林既在上,但主导依然是相十方。

但为了相十方的身体着想,林既强硬分开。

“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肺才刚做过手术?”林既不赞同地瞪他。

相十方咂了咂嘴,“真甜。”

林既:“……”真流氓!

相十方住院期间,来看望的人并不多,这场事故虽然严重,但所幸当时刚换绿灯,另一辆事故车速度不快,对方司机只受了轻伤,而相十方的处理方式很好,从态度到赔偿金额都很让人满意,所以事情并没闹大,公司里也只有几个高层和汪意知道相十方躺在医院,其余人只以为相总又出差了。

林既悄悄留意过来探望相十方的人中有没有林瑜,如果他这点心思被相十方知道,一定能甜个几天,但这会让林既很没面子,他决定不告诉相十方。

这天是休息日,林既被要求早上就要到医院,在来的路上堵车了,相十方几乎隔五分钟一个电话,字里行间都是幽怨:

“还有多久?”

“陪我的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

“要补回来。”

“到了吗?”

“到了吗?”

给林既满满的压力,到了医院,相十方又开始闹小孩子脾气,不让林既离开自己的视线,可又要林既满足自己各种要求,仗着自己是病人,肆意任 Xi_ng 。

林既当然是惯着,他发现自己很享受被相十方依赖的感觉,好像之前一年被抑制的本能全盘复苏。

中午的时候乔诺也过来了,相十方难得在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于是她趁林既去和医生交流的时候,对相十方伸出罪恶之手,用小皮筋帮他绑了个苹果头,并且边拍照边无情嘲笑。

林既回来后,乔诺抹着笑泪给他看自己做的表情包,而相十方看到林既也露出笑意后,就生气地用被子把自己埋起来。

林既马上去哄他,帮他拆掉皮筋。

相十方气哼哼道:“你也笑我。”

“因为你可爱才笑的。”林既说,“有小辫子也很漂亮。”

这话林既没昧良心,相十方瘦削了些,反而凸显了五官的精致,头上一根小辫子,面容白皙又带着几分羞赧,像个生动而精美的人偶,惹人怜爱。

乔诺在旁边啧啧啧,“真是没眼看,相十方,你瞅瞅你这没出息的样儿。”

在林既面前,相十方就是个弱小的小动物,他不去怼乔诺,而是委屈巴巴的看着林既。

林既被看得心软,便温和的对乔诺说:“好了,他都被你欺负得很可怜了,别再说他。”

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