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麻匣《意外降雨》第195节

既看不到的地方,相十方得意又挑衅地看着乔诺。

乔诺也悄悄对他比了个中指。

正当乔诺要走时,又来了个探望的人,这还是张生面孔。

来人大约三十出头,身高挺拔,肩宽腿长,面容俊朗,周身透着成熟的气派,气场十分强大。

他的目光首先落在相十方身上,眉梢微挑,嗓音低沉:“哟,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惨样?”

乔诺惊讶叫出来:“哥?”

乔允走过来,“不老实在公司里呆着,一天到晚乱跑。”

“我中午下班了好吗?”乔诺对他做了个鬼脸。

“这位是?”林既问。

“他是乔诺的哥哥,乔允。”相十方说。

“初次见面,你好,我叫林既。”林既礼貌道。

“你好。”乔允点了点头,打量了一圈,“我不常在家,但也听说了你们一些事,现在的年轻人,谈起恋爱来真够拼命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相十方问。

“早上刚到,估计会在家呆一个月。”乔允说,“照风呢?你们铁三角不总是一起?”

“铁什么三角,我才不要跟两个臭男人组三角。”乔诺嫌弃道。

乔允注意到提起谢照风相十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便问:“闹掰了?照风挺好一孩子,你们别欺负他。”

“那是因为就他愿意帮你办事。”乔诺说。

乔允笑了笑,“等会儿我让人送点补品过来,十方你补补气血,看这脸白的。我就来看眼,不打扰了,找被你们排斥的小可怜聊几句。回见。”

乔诺被他的形容呕到了。

乔允送来的补品,自然又被交到林既手上料理,今晚他打算给相十方炖锅十全大补汤,喝一碗能流鼻血的那种,至少让相十方躺床上这段时间能胖回来。

姑奶奶抱着林既的脚腕,撒娇一样蹭着。

林既低头对它说:“乖啊,去找加加玩儿,我这顾不上。”

姑奶奶不走,毛绒绒的脑袋使劲蹭着林既的脚,让林既心软了,他弯下腰把姑奶奶抱起来,像抱小孩似的让它躺在臂弯里,“这些天忙,没顾上你,亲你几口。”

姑奶奶仰着脑袋喵喵叫,然后抱着林既的脑袋给他 T-ian 毛。

“等会儿给你冻干吃,先让我把这汤弄好啊乖宝。”林既吸了几口,又把姑奶奶放地上。

姑奶奶蹲踞在他腿边,像个不离不弃的守护者。

第127章

躺在病床上半个月,相十方才可以适当坐起来,他是一个公司的领导,几天不上班事情堆成山,所以林既不在的时间,他会处理事务,而林既在的时候,所有事情都要靠边站。

到了第二十天,相十方总算能下床活动,他会把这项活动留到林既来了之后,因为一个二十天没走过路的人,腿还不能适应,必须得让人搀扶,慢慢行走恢复,这就意味着,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依偎着林既。

这大概是他们分手过的后遗症,相十方见缝插针的想和林既粘在一块儿。

“咱们慢慢来,觉得哪里疼你就说。”林既小心翼翼扶着相十方下床,每一个动作都放慢了几倍。

相十方揽着林既的腰肢,几乎把全部体重都撑在林既身上,脚确实站不住,完全不受控的想往下坐,这是他头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残疾了。

“我要是走不了了怎么办?”相十方小声问。

“哪会呢?你的腿又没怎么受伤。”林既笑道,“别多想,来,迈开腿。”

“如果真的会呢?”相十方执着地问,“你会嫌弃我吗?”

林既明白了,这人又在撒娇了。

“不会。”林既 M-o 了 M-o 相十方的脑袋,“但别去假设这种晦气事。”

“哦。”相十方满足地应道。

大概走了五分钟,相十方就找回感觉了,但他依然没松手,故意去倚靠林既,林既不堪负重打了个踉跄,首先想着护住相十方。

相十方感受到林既扶着他的胳膊猛地收紧,这种被珍视的感觉让他享受极了,他情不自禁扳过林既的下巴亲了上去。

但林既敷衍两下就躲开了,责怪道:“现在是做这个的时候吗?要是不小心把你摔了怎么办?”

相十方低头老实认错,又可怜兮兮地说:“林既我有点疼了。”

林既立刻担忧询问,把他扶回了床上。

总而言之,相十方住院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永远都不出院,不过这话他不自觉说给林既听了,又被林既批评教育了一顿。

谢照风来看望过相十方一次,两人之间还是有争锋相对的气氛,不过到底十几年的情谊在,虽都不说,但彼此都默契选择了言和。

谢照风准备走的时候,乔允正巧来了,他们俩只是简单对话了两句,谢照风就离开了,乔允看着他的背影有几分玩味儿。相十方注意到了,他嗅到了一丝端倪。

谢照风小时候挺爱找乔允玩的,也正因为如此他和乔诺才那么熟稔,长大之后他们依然兄弟一般,不过今天两人之间似乎生疏了许多。

但相十方没往心里去,毕竟那都不关他的事。

他每天做得做多的,除了处理公司事务外,就还有期待林既的到来。

在林既面前,他总那么粘人又幼稚,林既会不会嫌烦?明天要克制一点。

可一见到林既,克制是什么?他不知道。林既是他得来不易的爱人,他要毫无保留的去爱和享受被爱。

自从阿秋成为加加的家庭教师,林既就减轻了许多负担,至少再也不用担心晚上不能准时到家给加加做饭。

这晚林既从医院里出来回到家,阿秋正准备收拾要走。

“加加刚睡着,今晚我做了羊肉汤,林哥你热起来喝一碗吧,去湿寒的。”阿秋说。

林既点了点头,“回去路上小心。”

阿秋走后,林既换好拖鞋,发现姑奶奶蜷在他穿过的鞋子旁,林既乐了,把姑奶奶抱起来,“在那睡干嘛?不怕有味儿啊?”

姑奶奶弱弱地叫了一声。

林既揉了揉它的肚子,“哟,今天肚子怎么不是鼓的了?”他抱着姑奶奶走到了喂食器前,惊讶的看到里面居然还剩大半猫粮,

“屯的夜宵?这不像你啊。”林既放下姑奶奶,“快吃吧,不然隔夜了明天你又挑嘴不吃,还浪费。”

姑奶奶埋进食盒里吃了起来,林既也走进了厨房,所以他没看到,姑奶奶只嚼了几口,又吐出来了,蔫巴巴的走到地毯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林既例行给姑奶奶的喂食器里添粮,却意外发现昨天食盒里的猫粮几乎没有变化。要知道姑奶奶是只胃口极好的猫,每天都能把猫粮吃光不说,还总撒娇要吃零食,它突然食 Y_u 不振,这绝不是个好信号。

林既当即检查了下姑奶奶,原本大清早是它精力最充沛的时候,可现在却很是懒散,连林既提起它的尾巴,它都没反抗。

生病了。

林既把姑奶奶放进了太空包,把姑奶奶送到附近的宠物医院去,送加加去了幼儿园后,他又很快回到宠物医院,问医生情况。

医生给出的结果是胰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