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麻匣《意外降雨》第197节

他转回头也望着姑奶奶,泪眼中藏着千言万语。

“姑奶奶,答应我们,坚持下去,别死,你还可以陪他好久好久。”相十方说。

姑奶奶不是人类,它只是一只小猫咪,它认识自己的铲屎官。

哦,你现在可真丑,脸上湿答答的,如果换做我喝水喝成这样,你肯定要骂我,我虽然不懂铲屎的语言,但我听得出你的语气,我很聪明的。我也想骂骂你了,可现在我没有力气,那你凑过来,我帮你 T-ian 干净。

好吧,铲屎的好笨,只要我不叫,他就不知道我想干嘛。

好累啊,我想睡觉了,可你们一直说话,吵得我睡不着。

我要闭眼睛了,你知道的,我没睡够觉脾气可是很差的!

但是铲屎的你不要再发出呜呜的声音了好不好?眼睛也不要流水了,我很聪明,我知道你在悲伤,可为什么要悲伤?我只是想睡一觉而已。

这一觉睡下去,我应该不会醒来了。

早知道我就找个你看不到的地方睡了。

好啦好啦,那我不睡了行了吗?真是个烦人的铲屎官。

……

“喵。”姑奶奶细细地应了一声。

林既睡醒来,现感觉腰酸得厉害,不过睡得挺踏实。他打了个呵欠,在枕靠得地方蹭了蹭眼睛。

“醒了?”

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林既抬头,对上了相十方的眼睛。

他才意识到,自己把相十方当作靠枕了。

相十方低头在林既的额头上亲了亲,“要躺床上睡吗?”

“不用了。”林既环顾了一周,他们这是坐在宠物医院的长椅上,窗外还是漆黑,不知几时。

“几点了?”林既问。

“凌晨四点半。”相十方答道。

林既惊愕地睁大了眼,他只记得自己被相十方扶起来,然后他被相十方揽着……他竟然不知不觉靠着相十方睡了好几个小时?

“你没事吧?”林既担忧地问,相十方挂了电话后就匆忙赶来,身上的病号服都没换,林既不敢想象这样虚弱的人支撑了自己一个晚上。

相十方看了看被林既靠过的半边身子,正要说话,医生先走过来说:“林先生,来看看姑奶奶吧,它能吃进东西了。”

林既喜出望外,雀跃地想跳起来,他跟医生一起过去,姑奶奶还吊着针,被护士小姐抱在怀里喂营养膏。

“昨晚是它最坏的情况了,但它挺了过来。”医生笑着说,“真了不起。”

“姑奶奶……”林既又笑又想哭。

姑奶奶撒娇一般“喵”了一声。

确认姑奶奶好转后,林既才发现相十方没有跟上来,他回到长椅前一看,相十方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坐着。

“麻了。”相十方抬眼无辜道。

“抱歉啊,把你忽略了。”林既替相十方捏胳膊,“你不是还要三天才能出院吗?这么跑出来没问题?”

“我哪儿想得了那么多。”相十方身子一歪,靠在林既身上,“我只知道,一定不能让你一个人呆着。”

“谢谢你。”林既感动道,“幸好有你在,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

相十方不说话,只是仰头看着林既。

林既笑了,低头吻上他的唇。

然而,在爱人和爱宠都健康出院后,林既又光荣抱病了,由于多日焦虑操劳而导致的发烧。

身份互换,照顾人的人成了相十方,他也以此名义,正式搬进了林既家里,林既生病期间他几乎寸步不离。

加加过来敲门,笃笃。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开,是他的新家人相叔叔,他穿着睡衣(和爸爸同款的),头发略乱,漂亮的五官都挂着几分不开心。

加加委委屈屈道:“我爸爸呢?”

“在睡着。”

“我……我想看看我爸爸。”

“他好不容易才睡着的,等他醒了你再来。”

说完,相十方就关上了门。

加加瞪大了眼睛,刚刚说睡着了再来,现在又是醒了再来,他到底什么时候来啊?

加加生气得手舞足蹈,被阿秋牵走了。

“秋哥,相叔叔太过分了!”加加气鼓鼓道,“他总是不让我看爸爸。姑奶奶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能?”

阿秋干笑着,这位相先生甚至因为他把加加哄去看动画片,而给了他一千块的奖励……

房间里。

“你又不让加加进来。”林既躺在床上,一脸无奈。

“你声音都那么没力气,哪儿禁得住他过来闹。”相十方说着,又钻进被子里,把高温的林既搂过来。

“你一整天都在这里,不上班了?”林既问。

“公司没我几天倒不了。”相十方的手在林既后背轻拍着,“睡吧睡吧。”

“我刚睡醒。”林既失笑。

“那你就跟我说话。”“说什么?”

“随便。”

“唔……那个助理呢?”

“哪个?”

“你、你明知道我说的是谁。”

“哦——他啊,呵呵……”

“笑什么笑,唔……说了不许亲嘴巴,传染了怎么办?相十方,你别想糊弄我。”

“我都告诉你……”

被子里的低语细碎呢喃,暖阳撒了一室,空气都是暖甜的味道。

爱情的波澜壮阔,到了最后,又回归琐碎而温暖的平和。

九月一日,冕市高中举办开学典礼,这次典礼,学校邀请到实验楼和图书馆的捐赠者兼“羽翼既成”奖学金的资助人林既莅临演讲。

台下几千名学生,脸上带个各种各样的神情,都一齐看着台上西装革履,年轻又和善的男人。

林既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他知道从下往上望是什么样的风景,却第一次站在这上面往下看。

当年怯懦又胆小的林既,长大了。

“……在这所有的建设工程里,我只不过是其中一员,更多做出贡献的人,或许大家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个人今天我不得不提,真正切实投入了资产,为大家建起一栋栋新楼的幕后英雄,是……”林既正说着,忽然一个人跑到他身边,在他耳旁说了句话,林既的脸色微变,但一抬眼就收拾好情绪,他继续说:“是相十方先生,他和我一样,也是你们的学长,不同的是,他是当年的校草,如果他在这个台上,可能就不是一次正式的演讲,而是明星见面会了。”

学生们都哈哈笑了起来。

开学典礼结束后,学生们都回到了教室里。

林既打了相十方的电话,“你去哪里了?重要场合你居然出了岔子?”

“到第一教学楼来,我给你准备了份礼物。”相十方说完,就挂了。

第一教学楼是当年他们上学时在的教学楼,现在已完全变老师的办公楼了。

相十方没告诉林既他在哪个楼层,林既只好一层一层的找,心里想着,找到相十方一定要先教训教训他。

到三楼的时候,悠扬婉转的小提琴声自上而流泻向下,曲调深情,包含的爱意令人心中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