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奶棠《给你一个亿,回到我身边》第106节

初见一面,商量夏雄旭资产划分事宜。夏黎初肚子已经十分明显,定然不可能再去见邓婵。

“你替我去吧,我只要爸爸生前最爱的那几幅画,其余的都给她。”夏黎初躺在徐卓晏身上小声说。

“好,”徐卓晏点点头,“这事儿交给我你放心就好。”

夏黎初弯弯眼睛,点点头。

次日,邓婵一见是徐卓晏过来,眼里闪过几分失落,但她很快把状态调整了过来。

双方都带了律师,律师依据两人所说,将协议内容罗列出来,因为夏黎初要的很少,这次对话很快就结束了。

邓婵神情恍惚,“他真的只要这些?”

徐卓晏勾勾嘴角,坦然说:“黎初又不缺钱。”

邓婵沉默良久,一种复杂的情绪冲破束缚展现了出来,那是一种近乎戚惶的表情,可她对夏黎初又确实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临别时,邓婵喊住了徐卓晏,眸中流转千万种神情,最终只说了一句话:“你帮我告诉黎初,我对不起他。”

徐卓晏深沉地望着她,点点头,“好。”

这句话就不用邓婵亲自说了,夏黎初听了或许会烦心,而这句话对两人也没什么意义。邓婵没想要得到夏黎初的原谅,而夏黎初也早就不在乎那些东西。

夏黎初的反应与徐卓晏想的一样,他听完后没有任何感触,反而有些惊讶,“她居然还会说这种话,真没看出来。”

夏黎初才二十多岁,就已经被许多人辜负过,他听了许多对不起,唯有徐卓晏能给他最深的触动,因为他只在乎徐卓晏。

接下来的日子就彻底轻松了,夏黎初甚至在家里开始做起瑜伽来,美其名曰生的时候轻松。

明淮在夏日生下一个小男孩儿,夏黎初去医院看他,对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但对这孩子却是真心喜爱,提起孩子时,眼睛里都泛着不同的光芒。

明淮的孩子出生不过几天就长得白白嫩嫩了,那小鼻子小眼睛看着就觉得日后定然是个俊俏漂亮的孩子。

夏黎初爱不释手,于是明淮与夏黎初又开始讨论起如何育儿。

芋圆也受了可爱小朋友的刺激,回去的路上就缠着夏黎初要弟弟妹妹。

“好好好,再过些时间就给你。”夏黎初把玩着孩子细软的头发,笑得温柔。

芋圆趴在他怀中,仰头懵懂又兴奋地看着他,说:“那会和明淮叔叔家的小宝宝一样可爱吗?”

别的不敢保证,关于孩子长相这一块夏黎初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夏黎初爽快地回答道:“当然会。”

徐卓晏也过来凑热闹,笑嘻嘻地问:“那是长得像你还是像我?”

夏黎初仔细想了想,说:“如果是女孩儿,像我好些,如果是男孩儿,那就像你好些。”他顿了顿,加了一句,“我觉得你的长相比较有男人味儿。”

夏黎初一说完就脸红了,有些害羞的模样。

这是夏黎初真心如此觉得的,他容貌精致,好看是好看,但真没什么男人味。

徐卓晏展望一会儿未来,只觉得无限期待起来。

两人一路走来真算不上顺风顺水,可正是因为两人历经坎坷还能在一起,所以这份感情才显得弥足珍贵。

日子一天天过,夏黎初每日的任务就是好好照顾自己。

他在家啊待那么多天倒是没觉得有多耐不住,然而徐卓晏总是容易想多,总觉得夏黎初被拘在这儿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费尽心思想要给夏黎初找点儿乐子。

徐家在国外有许多处私人庄园,然而都被夏黎初拒绝了。夏黎初是个谨慎的人,他肚子那么大,藏是不可能藏住了,待在家里是最安全的,在外面总能有未知事件发生,被拍到了,他有几百张嘴也说不清。

几次之后,徐卓晏不在勉强,毕竟他的初衷是让夏黎初过得更加快乐自在些。

一个寻常的下午,夏黎初午睡刚起就接到了徐卓晏的电话。

他还有些困倦,说起话来也是迷迷糊糊的。爱人软乎乎的声音骚弄着徐卓晏那颗心,让他难以平静。

“约会?”夏黎初听到这个词汇才清醒一些,他揉揉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直问:“去哪儿约会啊?我肚子都那么大了。”

又不是冬天,他哪里来的衣服藏被子。

徐卓晏故作神秘地说:“等晚上就知道了,我下班来接你。”

本着对徐卓晏的信任依赖,夏黎初的问题到此为止。

既然自己要去约会,那不可能把芋圆就这样扔在家里。夏黎初思前想后给老太太去了一通电话,问她在不在海市,他想把芋圆放在她那儿呆两天。

老太太哪能拒绝?哪怕不在海市也得马上飞回来。

老太太自认为徐家很不对起夏黎初,所以对芋圆这个孩子向来都是喜欢却不强求的态度,他们鲜少主动提出接孩子去小住的要求。

夏黎初把芋圆亲自交到老太太和老爷子手中。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总是不收敛的,老爷子就要深沉许多,分明喜欢芋圆喜欢得很也努力克制着表情。

老太太知晓他要做什么之.后,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两条缝,笑道:“感情真好啊,好好玩。”

当夜幕降临,徐卓晏把人从家里拐走。

徐卓晏亲自当司机,但后头跟着多少保镖就只有他知道了。

海市的发展日新月异,饶夏黎初是个土生土长的海市人也分不清大大小小的道路,他被徐卓晏绕得很晕乎。

“这路有点眼熟啊,你要带我去哪?”夏黎初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问道。

徐卓晏笑而不语。

不知行驶了多久,徐卓晏终于把车停在了一个书吧前。

书吧位于一条寂静的街道上,这条街附近是海市最好的中学,或许因为是暑假,所以这儿格外安静,旁边的奶茶店甜品店皆是大门紧闭。

夏黎初呆愣愣地看着窗外的景色,无数回忆纷至沓来,是青春的懵懂与青涩,还是甜蜜的、让人心痒的,稍稍一想起就能红透一张脸。

夏黎初转过头,有些别扭地问:“你干什么啊?”

徐卓晏将眼镜、鸭舌帽与宽大外套递给他,挑挑眉,说:“故地重游啊,夏同学。”

这是徐卓晏与夏黎初初遇的地方。

夏黎初平日就不喜欢待在夏家,更惶论暑假要与夏家那些人朝夕相对,他不缺钱,只需要一份充实且忙碌的兼职。

这时。夏黎初才猛然想起这条街这时不该是这样的,他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徐卓晏,“不是吧!你把这条街清场了?”

徐卓晏眼睛一亮,像只求表扬的大狗,“嗯,我准备了很久,做得很隐蔽,绝对不会有人发现你肚子里的小朋友。”

一瞬间,夏黎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看着面前面容俊朗的人,眼眶莫名有些发酸,他立即转过头掩饰自己的失态,嘴角轻轻上扬,小声说:“傻子。”泡泡推荐

徐卓晏只是温柔地环住他,凑到他耳边说:“只是你一个人的傻子,我在别人那儿可精明了。”

被徐卓晏这样一闹,夏黎初眼眶的酸涩感立即消失不见,只留有淡淡的笑意。

时隔数年,书吧的内部构造几乎没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