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奶棠《给你一个亿,回到我身边》第107节

这让夏黎初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任何一个角落都泛着一种熟悉的感觉。

徐卓晏把夏黎初引至吧台前,自己则走进工作区,颇为娴熟地拿起一套调制奶茶的模具,徐卓晏甚至还围上了一条围裙。

帅气的店长就这样出现。

徐卓晏年近三十却仍在某些时候拥有强烈的少年感,夏黎初恍惚一瞬,少年徐卓晏的面容与如今的成熟男人渐渐重合。

他不由得笑了笑,徐卓晏还真是没有变过。那人永远像个太阳,是夏黎初的太阳。

“请问这位同学要点什么?”徐卓晏问道。

“芋圆豆花。”夏黎初忍着笑意努力配合徐卓晏的表演。

徐卓晏眼里亦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还有呢?”

夏黎初支着下巴好好想了想,唔了一声,说:“黑糖小芋圆。”

徐卓晏眼中笑意渐深,“还有吗?”

夏黎初点点头,“还有葡萄芋圆冻冻,芒果小芋圆,芋圆奶茶……”

徐卓晏猛然拉近与夏黎初的距离,挑眉道:“这么多芋圆啊……不够怎么办?”

夏黎初手指轻点着徐卓晏,两人呼吸细细缠绕。

“我知道店长先生家里有一只超大号芋圆,把他借给我养几天就好。”夏黎初期待着徐卓晏的反应,他在心里倒数着五个数。

数到最后一个时,眼前的人眼里露出一种惊诧的情绪,转而又是万分懊恼。

夏黎初看他如此反应只觉得要笑疯。

“初初……你还真是……”徐卓晏无奈极了,于是只能说自己,“我真是傻子,芋圆这个名字那么明显。我居然从来没有怀疑。”

那个暑假,徐卓晏每日都来找那个名叫夏黎初服务员做生意,每天都点芋圆,好像一年到头喝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会腻味。

第81章

夏黎初点了一堆饮品,徐卓晏一一给他做了出来,夏黎初最后只吃了一份芋圆豆花,剩下的都分给了保镖。

书吧内安静而静谧,温和的灯光映在两人脸上,他们对视几秒,不约而同地笑出声。

夏黎初撑着下巴,笑眯眯地问:“你是不是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啊?”

徐卓晏挑挑眉,说:“或许,不过这么说总显得我很不正经,你那时候才多大啊。”

徐卓晏在一个夏日与夏黎初遇见,这里只是徐卓晏无意闯入的一个地方。那时夏黎初还是瘦瘦小小一个,年少的男孩儿眸子清亮又倔强,每日都穿着水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又听老板说他才念高中。

几个误会掺杂在一起成功让徐卓晏认为夏黎初是个勤工俭学、家庭困难的孩子。

徐卓晏起初只把夏黎初当弟弟,他向来欣赏勤奋上进的人,不了解就算了,了解之后徐卓晏便想方设法帮助夏黎初,以至于夏黎初在书吧当个小小的服务员月薪能拿六千。

后来徐卓晏才知道夏黎初家境极好,什么水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完全是因为夏黎初皮肤敏感,只能穿特殊材料极其柔软的衣服,阿姨给他故意洗旧了穿的。

夏黎初趴在了吧台上,抬眸看着他的徐先生,“我小,可是你年龄也不大啊,我觉得你特别有心机,你诱惑我,搞得我一念大学就想跟你谈恋爱。”

徐卓晏觉得他这分明就是颠倒黑白,“初初,明明就是你,是谁故意找人气我,还乱吃飞醋。”

夏黎初振振有词,“我年龄小啊,又是个书呆子,好不容易遇见个那么喜欢的人,肯定心里很慌乱啊,胡闹是我不对,但你也没有教好我,你有责任。”

徐卓晏只觉得夏黎初可爱极了,哑然失笑,说:“行行行,都是我的错。”

夏黎初推推他的手臂,眼睛泛光,“我想吃奥尔良鸡翅,还想吃凉面,要多辣多醋多花生多香菜多葱,还想吃份水饺,你会做吗?”

今日把人带到这儿来,自然是有万全准备。徐卓晏样样都会,店内什么食材都有,他让他的小客人先等等,眉眼带笑地去处理食材了。

徐店长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做出来的成品颇为完美。徐卓晏准备了两人的量,他坐到夏黎初身边,问:“好吃吗?”

夏黎初吃了一大口凉面,酸辣的味道在口腔中爆发,他忙不迭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好吃,超好吃!”

接着又塞了几大口,是真的太好吃了。

两人一直待到九点半才离开,夏黎初还有些不舍。

上车后,徐卓晏把人搂入怀中,说:“以后我们可以再来。”

夏黎初收回视线,握着徐卓晏的手,认真地说:“好,等我卸货。”

徐卓晏被他逗笑,小家伙听到了爸爸在说话也胡闹了会儿,在肚子里轻微地打了个转,像一尾小鱼。

孩子已经七个月,这对夏黎初是个不小的负担,沈若说夏黎初应该还有一个半月就会生产,这时候最好不要随意走动。

夏黎初没想走哪儿去,于文曼像是把工作全丢了似的,拉了个行李箱住进了别墅,说是她来看着心安些。于文曼是个有分寸的人,并不会让夏黎初夫夫二人有压力,所以也就随她去了。

比起于文曼的热情,徐父的存在感就要低许多。

徐父与于文曼二人都是在外面胡来的人,但都有底线,没给徐卓晏多个弟弟妹妹,徐卓晏是他们的唯一的孩子,到底还是关心。

出于 Xi_ng 格使然,徐父没来见过他们,但将手中的股份移交了一部分给夏黎初。

夏黎初还有些为难,徐卓晏直接让他签字,冷笑道:“这是他欠你的。”

夏黎初抿抿唇,徐卓晏不提这一茬,他都快忘记了当年夏父也是同谋,还真是什么时候都存在感很低啊。

徐卓晏还是小孩子心 Xi_ng ,宝贝似的抱着芋圆,又 M-o 着夏黎初的圆滚滚的肚子,“还有这些,一个都不给他抱,不道歉就别想听孩子喊他。”

徐卓晏本来就跟父母不亲近,因为当年的事儿,他到现在都对他们心存怨念。

夏黎初听完后笑出了声,“你真是……我真是要笑疯,你怎么跟小孩儿似的。”

徐卓晏听这话还委屈上了,说:“我就是记仇。”

芋圆拍拍小手,眼睛亮晶晶地说:“小爸爸撒娇!你又撒娇!”

徐卓晏把他嘴捂住,用眼瞪他,这孩子怎么尽拆他台?

徐父做的事儿让夏黎初心中有点别的想法。他已经见了徐卓晏大部分的亲人,徐卓晏也见了他这边大部分亲人,不过情况差挺远。

唯一算得上正常的只有邓婵,这算见过母亲了,那还有父亲。

次日清晨,夏黎初睁眼第一句话就是,“我带你去见我爸爸,好不好?”

徐卓晏眼睛一亮,“好,你说,我好安排。”

陵园虽然平日里人员稀少,但还是日日都会有人。

夏黎初眨眨眼睛,说:“不用安排,我有别的法子。”

次次都要安排那也太过麻烦。

当夏黎初把自己所谓的法子展现在徐卓晏面前时,徐卓晏一个没绷住笑出了声,他抬腿站定在夏黎初面前,捏捏他那齐肩的假发,笑得不能自己。

带上假发的夏黎初还真是有几分雌雄莫辨的感觉。

夏黎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