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surjection《完美白莲花》第29节

不过还是习惯 Xi_ng 地多嘴:“他犯什么事惹到咱们燃燃了?就算是老同学,咱们燃燃也一点面子都不给,肯定是把咱们燃燃给气坏了!”

在雀岛的事虽然闹得很大,但知道的人很少,陈家处理擎宇大公主的势力,至于Dimitri这边还有一些零碎的人物则是季家处理的。Dimitri利用他的社交软件以及一些足以通风报信的渠道找到了季燃,目的是让大公主的人可以在雀岛悄无声息地除掉陈润秋,这事季燃当然不会轻易饶过他。

但季燃也懒得细说,冷冷地对着还在絮絮叨叨的朋友说:“因为他吵到我了。”

“......”

季燃的朋友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撇撇嘴巴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又转换话题拉着季燃到他喜欢的女孩儿附近,拜托他等会儿要帮自己搭讪。

季燃长得可爱,视觉上看着年纪又小,非常讨女孩子的喜爱,有他在,跟女孩子搭讪成功的几率就高了不少。虽说季燃对自己这个戏多得不得了的朋友嫌弃得不行,但该帮的忙还是会帮,毕竟他这一个假期都围着陈润秋转,确实也是很久没跟朋友们见面了。

派对上还有不少本来有事没打算来,但听说季燃终于舍得出来了才特地挪出时间来赴宴的旧友。纵然他想低调,但圈子里如今谁都听说了不少季燃和陈润秋的“风流韵事”。谁不想来揶揄季燃一句重色轻友呢?

年轻的音乐、熟悉的喧闹,季燃用手臂支在朋友的肩上,笑着喝下一杯又一杯的罚酒,还要“刻薄”地讽刺他们是嫉妒自己,众人的声音忽高忽低。

差不多闹到了午夜,季燃才给司机打了电话让对方来接自己。

季燃喝得稍微多了一些,他挂了电话离开房间,像是为了透气,走到阳台上吹风,之前那位朋友也跟了出来。

“燃燃......”

季燃转头望他,“你怎么也出来了?”

一改之前不靠谱的调调,那朋友也看着栏杆外坠着光源的树枝,笑着同他说:“之前听妹妹跟我说你跟陈润秋搞在一起了,我还真有点难以置信。”

季燃扬扬下巴,“有什么好难以置信的。”

朋友哈哈笑了两声,摇摇头说:“毕竟我认识你这么多年还第一次听说你喜欢男的,而且,那可是陈润秋啊。”

季燃反应了一会儿,才一把揽住朋友的脖子,轻轻笑起来:“那又怎么了嘛,照你这么说......我还得说,我可是季燃啊!”

朋友看着他,也跟着笑起来,用力地拍了两下季燃的后背,也没再多说什么:“得了,你开心就行。”

其实他原本想说的也无非是和季悦当初所抱有的担心是一回事儿,但现在看起来也没必要再提。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季燃接到了陈润秋的电话,他有点儿愣:“陈先生?你怎么还没睡?”

电话那头的嗓音深沉,“来接你,车快到门外了。”

季燃眨眨眼,又看了身边的朋友一眼,才说:“好。”

朋友送了季燃出门,到了正门的时候手还勾在季燃的肩上,见到了西装革履等在门外的陈润秋,才把手放下来,又礼貌 Xi_ng 得要跟陈润秋握手。

季燃笑着走到陈润秋身边站着,陈润秋则收敛了一闪而过的情绪同他的朋友握手,“幸会。”

寒暄几句,朋友看着陈润秋一边低声问季燃头晕不晕,一边替他开车门,浅浅地笑了笑,转身进了门。

车发动起来,季燃坐直了身子没敢靠在陈润秋身上,他喝了酒,怕晕车,只是在昏暗一片中,伸手去探陈润秋的掌心,然后被陈润秋反握住。

怕陈润秋被自己身上的酒味熏到,季燃开了窗户,先是窄窄的一道缝,到后面变成了几乎半开,季燃新烫的一头小卷毛被风吹得乱糟糟。陈润秋看一眼一直正视前方的季燃,才开口:“季燃。”

季燃喝了酒,反应慢半拍地转头看他,“嗯?”

“喝了酒不能吹风。”陈润秋说。

季燃才讪讪地关了车窗。

风声被关在窗外,静默了几许,季燃又悄悄地用指尖在陈润秋的掌心划无意义的字符,慢慢吞吞地说:“陈先生。”

“嗯。”

“有人来接我感觉真好。”

“以后都会有的。”

“好。”

窗外残余的霓虹灯招牌将光投在陈润秋的肩上,映在季燃的眸中熠熠生辉,车子在安静的街道穿行,橘红色的光线落在车身,留下长长的一抹亮色。

第三十二章

台风在新城留下的痕迹已经慢慢消去,但那几天的天空倒是格外地蓝,蓝得不真实。九月已至,地理位置的缘故,新城的风一年四季都带着海的味道,吹不散新城的漫长夏季,澄澈的蓝色天幕衬着常绿的行道树的遒劲枝节,连叶子尖端处都闪耀着细碎的光芒。

报道完后,出了教学楼,季燃加快了步伐,一路小跑,朝着斜倚在车门上一直在等自己的陈润秋的方向。

深灰色西装前的两枚圆扣被解开,陈润秋长身玉立地靠在车门一侧,光在他的周围轻轻地渲染开,头顶的枝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延伸的绿荫长道和纯粹的蓝色天空便成为了沉静柔软的背景。

“陈先生!”

看到季燃笑着跑过来,陈润秋直起身子,“结束了?”

“嗯!”季燃快活地点头,额前微卷的碎发轻轻颤起来。

稍远处经过的几个女学生有意无意地往他们的方向看来,漂亮的年轻男孩站在成熟俊朗的男人面前笑得眸光闪闪,他们面对面站着,距离不近也不远,令人好奇地想要揣测他们的关系。

不太自然地放慢了脚步,女学生们交换目光犹豫着要不要停下来再看看,忽然看见漂亮男孩上前拽住了对面的手腕,稍稍借力,在拥有洁白外墙的教学楼外,仰头吻住了对面男人的嘴唇。

一触即离,又旁若无人。

倒吸一口气的惊诧以后,女学生们才意识到自己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轻轻扯住身边人的衣角,想要说些什么又忍住。

似乎意识到了身后的目光,季燃愣一下,一扭头,视线便和女学生们来不及遮掩的目光撞在一起。

尴尬一时定格,女学生们眼神慌乱,季燃没有松开陈润秋手腕,也不在意好奇者的围观,只是轻轻地笑起来,金灿灿的光线温柔地跳跃在季燃的眸子里。

女学生们又尴尬又窃喜地也对他们笑笑,急匆匆地离开,背影看起来似乎还带着莫名的雀跃。

回季燃在学校附近的公寓的路上,陈润秋在车上问他:“中午想吃什么?”

季燃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笑了起来,笑了两声才转身拉着陈润秋说,语气轻快得要飞起来:“我给陈先生准备了一个惊喜!”

陈润秋笑着问:“什么惊喜?”

季燃吃吃地笑起来:“我决定今天再亲自给你做一顿饭!”

大概不是错觉,陈润秋的笑意确实停滞了一瞬,季燃眨眨眼睛,盯着陈润秋问:“......不好吗?”

陈润秋摇摇头,笑说:“好。”

季燃穷追不舍:“说实话!”

陈润秋无奈:“嗯......汤还不错。”

季燃气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