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古风短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完)

按理说,朝廷之事不应该牵扯到朝廷命官,但是纵观历朝历代,江湖没有不和朝廷挂钩的。

一个门派的存在,尤其是像苍风派这样的存在,怎么会不惹朝廷忌惮,所以这父子俩就受皇上之命,在暗中设法牵制苍风派,不让他一家独大。

那位紫衣公子就是丞相的大公子--顾敬之。

十年前聂风一家三口被追杀,聂风母亲半路被抓,在被带走的路上想方设法逃走了,她逃到了热闹的街市。

人员混乱的街市更容易逃脱,她就躲在了一辆轿子的底下,跟着这辆轿子来到了丞相府,好巧不巧,这辆轿子就是丞相夫人的。

回到丞相府之后她被发现,被当成刺客抓起来,此事惊动了丞相,无奈之下聂风的母亲只好把真相全盘托出。

那时的丞相也没想到事情会是那个样子的,暗道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随后就把聂风的母亲留在了丞相府,留在丞相夫人的身边,聂风的母亲请求丞相帮忙寻找丈夫和儿子的下落。

顾丞相当时就意识到这件事情在将来有可挥发的地方,于是就应下这个请求,暗中派人去了断肠崖崖底搜索,只发现了一条河流,没看到尸体。

但是顾丞相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吩咐他们沿着河流继续找,就这样摸索打探了一个月,终于在桃源村发现那父子俩的踪迹。

在发现踪迹之后丞相并没有立马派人去和父子俩接触,实在是他们的警惕性太强,不容任何桃源村之外的人接触。

把情况告诉聂风母亲之后,她明白现在一家人的处境,也没有奢望一家人能团聚,只希望能活着就好。

自此以后,丞相就一直派擅长隐匿行踪的人暗中关注着这父子俩的生活,为了防止被发现,一直没有对他们的生活插手。

直到后来儿子成长起来了,把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他处理。

这十年苍风派也逐渐壮大,隐隐有和朝廷分庭抗礼的趋势,没有哪个皇帝会允许有威胁自己地位的存在,于是就命令丞相想办法分解一下苍云派。

顾丞相在接到命令后就知道这十年的人力资源没有白费,是时候用到聂风父子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聂风的父亲去世了,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幸好聂风没有让他失望,要不然分解苍云派还得再费点时间,这下他只需要在背后帮助聂风造势就好了。

至于这次聂风遇刺,实在是有点突如其来,他没想到苍云会这么着急,想尽快置聂风于死地,看来从现在开始,要小心些了。

叶天明家。

聂风受伤在叶天明家休养。

“你那天晚上救我的时候,有没有觉得,那些刺客的剑法甚是熟悉?”聂风靠在亭下石柱上。

背后坐在亭中的是叶天明。

“我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此事我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叶天明放下手中的茶,皙白的手指慢慢的摩擦着茶杯边缘。

“交代?你能给我什么交代,你觉得你那个慈悲心肠的师父,能甘心放过我吗?”聂风反问,说完也不听他的解释,直接走出亭子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叶天明看着聂风的身影,没有出声再说些什么,只是眼底隐隐有些冷寂。

他在家里待了几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看住聂风,不让他再偷跑出去,免得二次受伤,酒也不给他喝了,美曰其名为了伤口好。

一天清晨,叶天明独自一人离开了家,没有告诉聂风。

他要去苍风派找师父,要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同一时刻,顾敬之把苍风派掌门表面慈悲心肠,暗地里阴狠毒辣灭人满门的消息散播出去了,

这消息一经发酵,顿时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

那些在十年前因为与苍风派为敌却被聂风父亲压制的小门小派顿时联合起来,以讨要说法为借口集结在一起,决定前去苍风派。

这边叶天明在回到苍风派后,也没有让人通报,直接就来到了苍云居住的地方。

此时的苍云正在院落里喝茶,看到自己的爱徒前来,欣慰的让他坐下说话,看着眼前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继承人,苍云心里甚是满意。

“师父,弟子有一事想向您求证一下。”叶天明接过师父递过来的茶,缓缓开口。

“哦?徒儿有何疑惑,但说无妨。”苍云以为叶天明是在剑法上有些不明白的地方需要自己解答。

“十年前,聂风一家离开的时候,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并不在门派,是师父说母亲想我了,想让我回家里一趟。”叶天明放下手中滚烫的茶,回忆着当年的情景。

“可是我回家之后母亲反倒显得惊讶,问我怎么想着回来了,那时年少,见到母亲的喜悦冲谈了我心里的疑惑。”

“可是我回来之后发现,我最好的玩伴不在了,您告诉我他们被仇家追杀,没来得及相救,一家三口身亡了,那时的我伤心了好长时间。”

叶天明每说一句,苍云脸上的笑意就少一分。

“可是就在前段时间,那个本该身亡的人却活着回来了,还把当年的另一番真相,说给我听,师父,您说,我该相信谁?”

说到这里,叶天明的眼里只剩平淡。

苍云脸上的笑意早已消失不见,眼中布满阴霾,面对自己培养的徒弟自然不能暴露真实想法。

“徒儿,你不能凭借别人的一面之词就来质问为师,为师平时待你如何你应该知道。”苍云知道说再多只会露馅,只能打亲情牌。

“正是我太知道师父的为人,才会觉得那么的不可思议。”

“前段时间聂风遇刺了,想必那伙人都是苍风派养的高手吧。

难道他们没告诉你,在刺杀的过程中与我交手了吗?”

叶天明语带嘲讽,只不过这嘲讽是冲着自己而来。

听到叶天明的话,苍云知道说再多也无济于事了,因为人可以伪装,但是剑法不能伪装,那几个黑衣人用的都是苍风派不外传的剑法。

从小在苍风派学习剑法的叶天明怎么可能不知道,苍云深深的闭了闭眼。

“徒儿,为师这都是为你好,如果聂风还活着,那么对苍风派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以后你是要继承苍风派的,为师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在为以后的你铺路啊,你要理解师父。”苍云终于承认了自己做过的这些事情。

“为我好?杀了我最好的朋友是为我好?把我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辛辛苦苦去维护你的形象是为我好吗?”

事到如今,叶天明也不再压制自己的情绪了,在知道真相后的日子里,他每天都备受煎熬,一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边是教授自己十几年的师父,这让他在短时间里无法取舍。

直到现在听到师父的话,他才明白这十几年的信任和仰慕都是错的,自己最敬重的师父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值得敬重。

身死十年的好友突然现身,打破了一直以来的信仰,这让他怎么冷静的下来。

“徒儿,现在说再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聂风他必须死!”苍云看到自己的爱徒这个样子,对聂云的杀意又多添了几分。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苍云的话,叶天明心里一阵心慌。

“在你来苍云派之前,我就已经派人前去围杀聂风了,正巧你来了,看来那小子注定是活不长了,他如果识相点,就不应该再出现在江湖里!”苍云此刻已经懒得再去掩饰自己的真实面貌了。

叶天明此时感到一阵心惊,已经顾不上多说什么了,直接起身。

在走出院落之前他转身深深的看了师父一眼,忽然双膝跪地,行了一个叩首大礼。

“你这是干什么!”苍云看到叶天明的动作心下疑惑。

但是叶天明在行完礼之后就不再言语,直接走了出去,来时还有点犹犹豫豫的他,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他只想赶紧赶回家中。

只希望聂风能多撑一会儿。

此时的聂风正在心里咒骂那该死的苍云老狗,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又派人来下死手,真是一点都不想让我活着。

在聂风被刺杀的一开始丞相府被派来关注聂风动静的人就已经知道了,到现在还没动手是因为目前只有一个人,另一个人回去找人去了。

黑影算算时间,救援的人应该马上就会到,看见底下已经在苦苦支撑的聂风,再想起自己主子的吩咐,下一秒他就不再犹豫的跳了下去,加入这场战斗。

聂风看到天降一个黑影还以为又是刺杀的人来了,刚要冲对方出手,没想到这黑影却帮着自己对付起眼前的黑衣人,不由得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多下阁下相救。”此时也没时间多说什么了,只好就简单的表达一下谢意,黑影也没回答,专心的对付着眼前的黑衣人。

被派来刺杀聂风的黑衣人这次是接到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杀死聂风。

本来快要成功了,可是眼下这一变故让他们又多了要对付的人,更加猛烈的攻击袭来,但是大部分的攻击都是冲着聂风去的。

幸好没几分钟丞相府的救援就来了,有了丞相府救援的加入,局势一下被逆转。

黑衣人看到这次行动又要失败,但是想想临来之前的命令,就狠下心继续攻击,发动了杀招就只冲着聂风而去。

聂风看到对方如此锲而不舍,也被激发了凶性。

蓄起功力手握刀柄,整个人气势大开,准备迎接这帮黑衣人的杀招。

其实聂风的这一刀也是一个杀招,只是自从进入江湖以来,从未用过,因为从没人能将他逼到这种地步。

刹那间刀剑相向,两波无痕的内力在空中碰撞开来,周围的人都被逼的后退了好几步。聂风此时也支撑不住单膝跪倒在地,嘴角隐隐有血迹流出。

黑影见聂风这个状态连忙和同伴打了个手势,带着聂风尽快撤离。

而黑衣人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去追赶他们了,刚才的杀招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聂风被带走。

叶天明赶到之后看见的只有一地血迹,虽然没看见尸体,但是聂风也找不到了。

聂风被黑影带走后就昏了过去,再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绣着图案的床帘,床边坐着一个他日思夜想的人---他的母亲!

看见儿子醒了,聂母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眼里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流。聂风一时也反应不过来,看见自己的母亲还以为在做梦,只是当母亲的眼泪掉在他手背上的那一刻,他又觉得一切都是真的。

聂风在丞相府休养了一个月,他也渐渐回味过来母亲还活着这个好消息,听到当年的真相,他在心里由衷的感谢丞相府的众人。

虽然知道有利用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早已不在意。

而这一个月,苍风派和叶天明都不太好过,苍风派掌门道德败坏已经撑不起正道楷模四个字了,苍风派的地位也明显下降。

那些联合起来的门派也决定在三日后对苍风派发起攻击,而叶天明这一个月里一直在寻找聂风的下落但是丞相府把消息封锁的太好了,以至于他都不知道现在聂风到底怎么样了。

苍风派的事情又一直压在他身上,苍云在知道事情败露之后就闭起了关,试图躲避世俗的流言蜚语,却无济于事。

三日后,苍风派内挤满了江湖上各门各派的人,甚至有些散侠也来凑热闹,想看看这曾经的天下第一门派究竟能给个什么样的说法。

有一个身穿黑衣,头戴围帽的人正双手环抱刀鞘站在人群中,随着众人一起看热闹。

此人正是无名刀客打扮的聂风,他知道今天苍风派要发生大事,就趁机混入人群中等着苍云出面。

他可还记得苍云的两次追杀呢,此仇不报非君子!

此时此刻苍云也不可能继续当缩头乌龟了,只能出来应对,但是底下那些门派怎么可能听他在那里一顿冠冕堂皇的理由。

再加上他们本来就和苍风派树敌已久,早就想找机会把苍云拉下来了,所以一言不合就动了手。

苍风派上,两方就这样打了起来,聂风趁此机会飞身来到了苍云面前。

“原来你还没死!”苍云看见眼前的聂风心里一阵怒火,都是这个小子毁了他一手建立来的苍风派,这让他如何能忍得下怒气,当即就执起手中的剑攻向聂风。

聂风早就想和他打一架了,拼个你死我活,于是也不遑多让的举起佩刀。

只是聂风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以他现在的功力是根本打不赢苍云的,交过几次招后他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是心底的仇恨让他放不下手中的刀。

苍云看他还在不死心的想要杀了自己,于是利用技巧挑开聂风手中的刀,而剑直直的刺向聂风的胸膛。

生死就在一瞬间,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闪进剑和聂风的中间,就这样,苍云手中的剑,刺进了这道白色身影体内。

聂风看见叶天明逐渐倒下的身影,目眦欲裂,再也顾不上什么苍云了,把叶天明打横抱起就往丞相府赶去,他知道丞相府有救死扶伤的高手。

而这一边的苍云在看见叶天明之后就已经来不及收手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毁了自己的希望,一时间万念俱灰。

半年后。

“这半年来,江湖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说这以前独占鳌头的苍云派,自从掌门出事后就渐渐在江湖上消失匿迹了,武林盟主出手制衡了趁机挑起事端的心怀不轨之人,这才渐渐恢复平静... ..”

茶楼说书先生依旧在孜孜不倦的说着已经说了不下千百遍的事情,但是听众依旧听的津津有味。

这次二楼靠窗的雅间里坐着三道身影,一黑一白一紫。

“你们接下来计划去哪里?”顾敬之看着眼前的聂风和叶天明问到。

“没想好,不过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也挺好的。”聂风说着说着就和叶天明相视一笑。

“不过家母要拜托顾兄多多照顾了。”临行前也不忘托他帮忙。

“好说好说。”顾敬之无奈一笑。

天启城外。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望两位保重。”顾敬之垂首叮嘱。

“放心,我们隔一段时间会回来的。”

顾敬之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忽然就觉得能放下一切去浪迹天涯游山玩水也是一件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