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提灯映桃花》by淮上:占有欲爆棚暴躁魔物攻 X 隐忍傲娇深情凤凰受

占有欲爆棚暴躁魔物攻 X 隐忍傲娇深情凤凰受

在看这篇文之前我看了一篇剧透,作者大概是特别喜欢凤凰,里面说觉得凤凰真的特别爱周晖,但是觉得周晖并不是爱而是占有欲,觉得周晖配不上凤凰,然后说到了囚禁这样我相对来说不太喜欢的片段,导致我到现在才慢吞吞地看了这本……看完我要亲自为周晖同学平反了。

慢点说周晖吧,我们先说凤凰。凤凰其实我觉得是一个带有悲剧色彩的角色,他出生在地狱之眼中,降临就带着极恶法相。抚养他成长,与他相依为命的释迦,也只是一个虚假又令人作呕的骗局,因为一个大儿子会带来灾祸的预言,释迦为了规避这样的结局决定要强行改变凤凰的人生,为了不让他遇见命中注定之人,从他来须弥山的第一天就下咒让所有亲近他的人都遭遇厄运,然后又用多年时间诱惑他爱上自己,后来又命令他与降三世、雪山神女成婚。

所以他对周晖的出现报了极大的期待,在知道未来会有一个不在因果中的人与自己相遇并与他诞下两个孩子以后他对这漫长的生命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他开始不断想象这个人,他会嫌弃自己的极恶法相吗?他会带自己走吗?然而这段饱满期待的感情从一开始对于周晖来说就是不平等的,凤凰跟他走是因为那个预言,是因为他想要得到救赎,想要摆脱自己本来的人生,想要摆脱曾经深爱的释迦,这个人是谁对于凤凰来说并不重要。可是周晖从一开始,就已经把凤凰放在了没有人可以撼动的位置上,对周晖来说,凤凰是唯一的,是非他不可。

如果说周晖有限的生命是凤凰无限长的生命中的一部分,那么凤凰几乎占据了周晖生命的全部。他在仍然是低级魔物的时候就遇见了普渡整个血海魔物的凤凰,他是千万魔物中唯一没被普渡的那一个,凤凰一时心软放了他,甚至替他受罚,于是也创造了周晖这个不在因果中的人。凤凰高高在上美丽的样子印在周晖当时卑微的心里,让他咬牙一路从地狱里爬出来,化成英俊的人形,直到数万年以后,他终于超脱神魔的极限,成为六道中极其强大又可怕的存在,让天道都一再为他妥协。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碰触那朵曾经遥不可及的花。

周晖有多爱凤凰呢,他知道自己斩断的十一只箭是凤凰骨做的以后,表面说自己斩了几只大魔抽了骨头做成箭送给他,其实抽的是自己的骨头。周晖对凤凰的爱就是这样的,没有理由,也没有界限,二话不说他可以奉上自己的全部。

周晖的确对凤凰有着非常非常强的占有欲,但这占有欲出于几个原因,一方面他的确始终是魔,暴戾是他身上与生俱来的东西;第二是他过于强烈的不安,他内心深处知道凤凰是神兽,而他是最低等的魔,两人之间天生就有巨大的鸿沟,他也知道凤凰当初会答应他的求婚不是因为爱他,两人在一起后的很多年凤凰也只是把他当炮友一样,甚至封闭六识五感。尽管周晖一直在向凤凰努力靠近,这种距离感仍然在他潜意识里,加上他与凤凰家庭沟通上的不足(?),俩人虽然都深爱对方但又不总是和盘托出,都打着为对方好的幌子独自为对方做事,以及后来凤凰在孩子面前总是选择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包括和周晖的感情来保护孩子,这些种种加在一起,让他总觉得凤凰会随时离开;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切占有欲都是出于爱。

我觉得凤凰和周晖之所以在摩诃身上有完全相反的态度的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凤凰其实一度并不相信爱,他曾经被爱伤害至深,于是转而信奉血脉高于一切,所以他对自己的孩子是付出一切毫无保留的,在孩子和周晖面前他会选择孩子,但周晖相反。周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也是最在乎的人只有凤凰,他对孩子有的是责任,只有对凤凰才是毫无保留的爱。

这种心态一直到跋提告诉他可以用涅槃之火烧死伪佛的时候才发生改变,凤凰在刹那间的反应是,周晖怎么办?然而话未出口,他自己就愣住了。他以为自己会想摩诃怎么办,迦楼罗怎么办,他的孩子们还那么小,然而首先浮现在脑海里的却是周晖。那个从千军万马中来向他求婚的男人,那个把他从空旷孤独的神殿中带出来陪伴数千年的男人,那个无数次从人群中走来,牵起他的手,问他是否思念自己的男人。

孩子们都会长大,总会在命运的某个拐点遇到该遇到的人。可是周晖只有他。

他会像自己以前那样,在日复一日麻木灰暗的世界里茫然无措麻木呆坐,直到死亡最终降临的那一天吗?他会一遍遍回忆和自己相处那数千年的点点滴滴,如同饮鸩止渴的赌徒,在幻想和现实的交错中接受永无止境的折磨,最终精神崩溃吗?

在凤凰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潜意识里明白了,血脉是一种责任,但周晖是爱。

周晖第二次求婚的时候,他在拉萨河边,周晖拉着凤凰的手,在夜空中为他画了一只绚丽的凤凰,纤长优雅的脖颈低垂,温柔注视着脚下的巨型魔兽,魔兽虽然獠牙尽出狰狞尽显,后腿却趴伏在地,显出顺从的姿态。他放开凤凰,又推动星图,这次是他们两人此刻并肩站立的姿态,凤凰愣了半晌才转头看向周晖,天空中的他也随之转头。

“我们刚搬到人界的时候,就住在西藏的冰川上,每天晚上都能看到这么清晰的星空。”周晖微笑着,眼底映出满天繁星的光辉,“我记得那时你特别喜欢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坐着仰望夜幕,有时两个孩子会跑去坐在你身边,但只要我一到,他们就散开了。”

“其实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手拉手坐着,静静仰望这亘古不变的银河。世事总有很多无奈和变数,你也许已经选择了自己将来的路,但只要有任何一点可能,我都希望能和你一起走下去,持续到这大地倾覆,星辰陨灭的最后一天。”

“亲爱的,咱俩复婚吧,可以吗?”

于是凤凰取过一只戒指给周晖带上,另一个攥在自己手心里,然后俯下身,在漫天星空下和周晖温柔地接了个吻。

可是很明显,不管是这个戒指,还是脊椎上的金环锁都没能锁住这只倔强的凤凰。凤凰在离开周晖跟梵罗去地狱道准备上无色天弑佛之际,贴在周晖身上,发着抖抚摸周晖胸前的刀伤,很轻地问:“……你会等我回来吗?你会……你会抛弃我吗,周晖?”

凤凰的眼泪让周晖胸腔剧痛,痛苦、绝望和怨恨在他胸口爆裂、翻腾,然后他自虐般咬牙切齿地说:“……不,要是你走的话,我就……不要你了。”

凤凰怔怔地看着他,似乎没反应过来,半晌才神情恍惚地喃喃:“可是……可是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你怎么能不要我呢?这一刻,在漫长的岁月中被完美武装起来,多年被坚冰包裹的凤凰,被数不清的秘密压至脊背僵硬,稍一弯曲就要绷断的凤凰,突然都消失了。他忽然变成了那个被深深隐藏起来,孤独、寂寞、渴望着任何一点温暖和信仰的小凤凰,在灵魂深处最软弱的地方,发出绝望的哭泣。

“可是如果你不要我了的话……我还能去哪里呢?如果我回来的话,如果我活着回来的话……我还能去哪里呢?”

“如果我活着回来,就一定会去找你……你赶我走都没有用,我会一直一直的跟着你 —— 我一定会回来的,如果我能回来的话……”

凤凰还是走了,他最后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周晖,轻轻地说:“回去吧……我爱你。”

在跨越人界碑的时候,凤凰做好了肉身被炸毁的准备,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周晖给他的戒指从他胸口飞出来,在半空中映出一只展翅欲飞光彩夺目的凤凰,最后缩小,变亮,被吸入金环锁里,于是金环锁发出清脆的断裂声,带着血迹掉在地上。凤凰把戒指深深地、紧紧地攥在掌心,牙齿咬得死紧,以至于脸色都有些强弩之末的僵硬。他想起星空下的万里冻土,想起单膝跪下的周晖。

“我一定……我一定会回来的……”他只能一遍又一遍想,试图把这念头深深刻进心脏。

“就算被烈火焚烧成灰,我也……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最后与释迦同归于尽的涅槃之际,凤凰看着周晖,在烈火中伸出冰凉的手指,从他英俊的、狼狈的、暴怒的脸上一抚而过:“如果我变成蛋的话……你能把我捡走吗?”在分崩离析的背景下,凤凰握住周晖的手,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地说:“再见了。”

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周晖掌心紧握着一只蛋,他掌心刻进坚硬的岩石,用力到痉挛的地步,发出嘶哑变调的嚎哭。

后来他揣着还是个蛋的凤凰,一路走过地狱,灰河,不周山,琉璃天万里城墙,须弥天冰川神殿,金刚钟遗址……最后在不周山山谷里,凤凰蛋摔在一块锋利的岩石上,终于裂开了。一只小鸟崽站在碎裂的蛋壳里,睁着明亮的黑眼睛,歪着脑袋看离自己最近的周晖,然后扑腾扑腾地跳进他的掌心。

然后就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日常生活,小凤凰在周晖的保护下化型,然后慢慢长大,最后找回记忆之前他陷入长久的昏迷,昏迷前他虚弱地被周晖抱在怀里,声音嘶哑又微弱:“你……你等……你等等……等等我,不要走,我这就……我很快……就……”

你不要走,请等我回来。等我从记忆的长河中溯流而上,以故人的姿态回到你身边。

新年倒数的最后一刻,凤凰终于在周晖怀里睁开了眼睛。

“谢谢……你一直在等我。”

“ —— 我回来了,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