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一个正常的精灵弓手》第一卷 这只是开始

“怎么了?为什么会有平民攻击你们?”莫奈尔一边支撑着塔盾一边询问着被护在盾牌后的那名士兵。

“我们的任务是守护隔离区,防止没有染病的人误入,可是不知为什么,那些平民以为我们这里边有空间系魔法师,想要冲进来,我们就在阻止,可是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只要把隔离区里的病人都杀光就能有效的阻止疾病的传播。’”那名士兵说道。

莫奈尔听到这里就已经呆住了。

之前他还以为对于这些患病的人,那些健健康康的人不仅不会歧视他们,还会伸出援手帮助他们。反观现在,这些人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莫奈尔的心:为什么,明明你们都是人类,为什么还要互相仇视呢?就不能相互理解吗?

“你信吗,你相信只要消灭了了这些病人就会抑制住疾病吗?”那个士兵可能有些动容了,他对持盾顶在前边的莫奈尔说道。

“我不相信有用吗?”莫奈尔言语中透着几分不忍。

事实上莫奈尔绝对不会相信这样做会消除疾病,可惜现在的情景自己也看到了,不安的平民们恨不得马上将那些病人给诛杀,这隔离区里虽然有军队里的士兵,但那些都是一群战斗力不强的军医官和医疗兵,很难抵挡的住这些愤怒的人群。

“还不快点让我们进去清除那些人?”有几个年轻人像是有些等不及的说道。

“千万别,不能放他们进来,那些病人还有救,你们一旦进去后也会有很大的几率得病的!”莫奈尔听了这话,把头从塔盾后边伸了出来半呵斥半请求的说道。

果然在听了这一句话之后,不少人停止了要继续往隔离区里冲的想法。

“他在骗人,这些人都是被恶鬼所诅咒的人,所以才会染上疾病,神命令我们消灭这些被诅咒之人。”又是一道声音从人群中喊起。

“他们是不是被恶鬼诅咒的我不知道,但是你们要是敢这么做,你们最后一定会后悔的……”莫奈尔再一次吼道,只不过这一次他还没有把话说完,就被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打到了身上。

“你们是真的不能进去!”莫奈尔继续阻止着那些想要冲进去的人,但是无奈还是有几个背着包的人冲到了隔离区里边。

“我在这里挡着,你们快点派一个人进去把那几个混进去的人控制住,不然肯定是要出事的。”莫奈尔对旁边的那几名士兵说道。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们,我们会尽全力阻止这些人,所以里边的情况就交给你了。”一名士兵说道。

莫奈尔立刻快步赶到了隔离区内部,也不知道那几个刚才进来的人究竟是跑到哪一顶帐篷里。

不管怎么样,莫奈尔觉得这疾病还是其中另隐藏着什么,可是关键问题是现在连隔离区的大门都出不去。

“医师,医师。”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到了莫奈尔的耳朵里,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依靠着精灵所特有的听声辩位的本领,莫奈尔立即找到那个传出声音的帐篷外边。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莫奈尔立即走到那个人的面前问道。

“大概在两个月前我购买一批血剂,这些血剂是供给望月城各大医疗所、军事防御线、冒险者工会的,你也知道每年与魔兽对抗的伤者数之不尽,冒险者之中他们收入的五分之一都要购买血剂,防止在外狩猎受伤失血过多而死。医疗所、军事防御线、冒险者工会这些地方同样是大量需求这些血剂的……”那个人像是突然间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对着莫奈尔说道。

血剂其实也是一种非常普遍也非常昂贵的药品,主要作用就是输送血液。价格一般在普通的治疗药剂和药水的一半。

专职治疗魔法的法师数量稀少,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专职治疗法师法师的治疗,这个时候通过少数会治疗法师们研制出来的药剂就尤为重要,其中血剂就是战士们消耗量最大的一种,口服下血迹之后,自身的造血功能会在短时间内增强数十倍,很多明显的外伤其实只要服下血迹,稍微包扎一下伤口,没有出现感染之类的,便没多久能够结痂。

血剂其实略显昂贵,在外战斗的冒险者的收入有一个部分是要花在这上面的,而血剂供应商更是富得流油……

“血剂怎么了?”莫奈尔询问道。

“黑心商人。”那个人说道。

“这血剂药品和这次疾病有关吗?”莫奈尔继续问道。

只是这一次,那个人再也没有办法回答莫奈尔提出的问题了。

“喂!兄弟振作一点呀,最起码把信息都告诉我呀!”莫奈尔一边摇着那个已经死去人的尸体一边说道。

会不会是因为那一批血剂出了问题,否则为什么会有人这么说呢,不过如果是血剂的问题,那么这样的话,为什么会有小孩子也得了病呢?这样完全说不过去。

隔离区里的血剂是统一存放在一个帐篷之中,莫奈尔身上的那个厚重的防护服上有着相关的证件,所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就行了。

莫奈尔记得之前到隔离区来的时候,这片帐篷门口把守的人还不少,基本上一个帐篷里里外外都站了三到四名士兵,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随着城外的声音,很多守卫都被调派不知道去哪了,这里明显有些空虚。

整个过程并不难,莫奈尔很快在帐篷之中发现了几名穿着白色衣裳的人,他们在帐篷之中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像是在搬运什么。

“城墙上有不少人受伤,我们是奉命来这里取血剂,你们既然这里囤积了几个帐篷的血剂,为什么不直接让我们运走!”一名士兵站在仓库大门外,一脸愤怒的指着穿着白色衣裳的医生问道。

“已经告诉过你了,帐篷里的不是血剂,你们需要的前线物资已经有人去给你们运了!”穿着白色制服的医生态度强硬的说道。

“你以为我瞎吗,我从军这么多年,难道会连血剂都认不出来,你们这些黑心的医生难道是在故意囤货,乘着树魔军团来袭准备打发横财?”那名士兵义正言辞的骂道。

“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们也是刚刚检查出来,这一批血剂有问题。”白色制服的医生气得脸颊通红。

“哼,有问题,你们这些人也是好大的胆子,私自囤积重要战略物资,我今天就把这一帐篷的血剂全部运走,看看有谁敢拿我如何。兄弟们,把这里的血剂全部运走!”一名黑胡子的士兵站了出来,从他身上的勋章可以看出他是名中队长级别的。

那名中队长也是霸道,带着一群士兵二话不说就进了帐篷。

大门打开,一瓶瓶白色的血剂瓶子完整的陈列在了这座帐篷之中,瓶子中的那每一滴嫣红的鲜血散发着十分特殊的光泽。

“这些血剂有什么问题!”那个中队长大怒的吼道。

“这些……”此时这几名医师的脸色更加难看。

“闭嘴,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弄死。我们前线士兵们正在浴血奋战,你们这些人还敢拖延军用物资?”中队长再一次咆哮了起来。

那几名医师不敢再说半句话,唯有一名看上去像是管事的军医官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要带走也行,但请容我告诉你们,这些血剂是有问题的,我没必要骗你,当然你执意要带走我也阻止不了,只是出了事你负责的起吗?”

“你这是在威胁我?”那个中队长不屑的一笑。

他大手一挥,根本没有给那军医官商量的余地,直接命令自己手底下的人搬运物资。

看得出来这批血剂确有问题,否则这几名医师怎么会不拿出来用呢,现在前线战事火热,像这种物资肯定是优先送往城墙战场。

莫奈尔此时也是披着一件军医的身份,他见那名中队长等人正要将那批血剂全部运走,急急忙忙的跑上前去。

“这位中队长大人,请等等。”莫奈尔上前叫道。

“你又是什么人,难道又想来阻止我吗?”中队长冷冷问道。

“不是,不是,刚刚有一批重伤员受伤被抬下来,我们那一块血剂数量不够,我刚到这里想要领取一些,结果就要被你们全部运走了。”莫奈尔说道。

中队长看了一眼莫奈尔,又看了一眼他挂着的证件,确认莫凡也是医疗人员,于是招了招手,命令一名士兵搬一箱血剂给莫奈尔。

莫奈尔连连称谢,刚要支付这一笔钱,中队长却摆了摆手道:“不用了,都是在为城市流血。”说完便领着士兵走了。

一箱血剂价格不菲,中队长的这一番话语倒让莫奈尔内心有所触动,看得出来这是一位真正在守护着这座城市的正统军人,即便他这番近乎直接抢走物资的行为非常蛮横……

留住了一箱特别储存的血剂,莫奈尔立刻询问这几名医师道:“这批血剂为什么有问题?”

“你看,这一批批的血剂是不是颜色特别嫣红?一般来讲颜色越鲜艳的血剂,治疗效果越好,同时也更加昂贵。但是我们刚才看过了,这些血剂颜色都比一般的血剂颜色要鲜艳的多,望月城就算是一个特别的交通枢纽,一年之内这种高级血剂的流通量也绝对超不过一箱以上,现在呢?整整十个帐篷的血剂数量,每一个帐篷里少说都有不下二十箱,每箱四十支,你算一下能不奇怪吗?我们都在每个帐篷里抽着检查了十几箱,全部是这种情况……”那个管事的军医官苦笑着说道。

望月城城墙上

天空一片湛蓝,有白的如绒毛的云团在点缀着,假如没有遍地的死尸,没有受伤的士兵,那绝对会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在整座城市的前方有着一个巨大的绿色战阵,战阵如一个巨大的锥子狠狠的冲击着城墙,并且包围了这个人类的城市!

而谁又能够想到,这整个绿色的战阵是由密密麻麻的森林树魔军团组成!

它们的声音尖锐,它们的攻击连成不断的绿色旋风,一双双贪婪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凝视着面前这个的人类城市。

城墙上,魔法在咆哮。

各种不同颜色的魔法如同密密麻麻烟花一般在城市前方绽放,浓浓的元素气息弥漫在这片大地。

众多的弓箭手,他们不断地放箭,这批弓箭手放了几箭之后就被后边上来的那批弓箭手替换下去休息麻木的臂膀,漆黑的箭雨不断在收割着远处的那些森林树魔。

遍地的火焰纷纷爆炸,是这一片森林树魔的葬礼,它们的皮毛被焚烧,身体化为灰烬,那一片大地一片火红。

一双死亡之瞳放射出迥异的光芒,霎时灰白色的巨石从天而降,所过之处,森林树魔们纷纷被砸的血肉横飞。

弓箭雨终究只能够在整个城市的前方布置出一片的防线,阻止那些数量很多的低级树魔的入侵,真正能够对树魔们造成有效打击的便只有魔法师用他们的魔法不断的消耗着那些森林树魔魔法师。

随着在城内的游离魔法师加入到战斗中,森林树魔们的嚣张气焰终于被压下,不知杀死了多少森林树魔,尸骨早以将这片大地重新洗礼了一遍。

那位树魔统领似乎意识到这点兵力还不足以攻破人类的这个城市防线,它选择了撤退。

于是,如同风暴一般的森林树魔军团在不久之后彻底散去,退出到了人类法师的魔法射程。

只是,这一切并不容乐观,它们并没有退回到它们的老巢里,反而囤聚在城市附近的山林,像是随时都会发动下一次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