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终夜狂想曲》第一卷 第一章

五天后——

一路向西,连续几天不停地赶路。食物和水已经快要耗尽了。无奈之下时暮湫和莱克斯不得不停止行进,前往就近的城市进行补给。

街道嘈杂,两旁的民屋简陋陈旧。石头建砌的墙壁,缝隙中塞着干草和泥巴,墙身被一层沉积的油腻污垢包覆着,黑灰发亮。零星地分布的几家小店装修显得十分老旧,生意冷清,门可罗雀。街上的行人个个行色匆匆,脸上也甚少表情;偶尔还有全副武装的武装人员匆匆而过,卷起一阵沙尘。

时暮湫好奇地张望着周围的一切。这里的一切对于她这个被困在帝都中心十七年的贵族大小姐来说都是闻所未闻的。她对“外面的世界”的所有印象,都是莱克斯讲给她听的。

第一次亲眼看到,第一次亲身体会,这里的一切带给她的陌生感和紧张感交错编织,使她感到无比的兴奋。

莱克斯转过头看向了她,把声音压低到了只有她能听到的程度。

“小姐,我们已经进入帝国边境地区了,最好低调一点,不要随意招惹别人。”

“为何?”

时暮湫转过头来,双眼盯着莱克斯。

莱克斯不是很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这里被称为无法之地,帝国的法律和规定在这里被弃若废纸。无法之人,有他们自己处事的规矩。”

盯着前方喧闹地街道,莱克斯淡淡地说道。

“除了骑士那帮老头子,还有你打不过的人?”

“大量触犯了帝国法律的人逃到了这里,其中不乏势力强劲的人。这里的一些独立团体甚至拥有不输于军队的实力。”

莱克斯朝一条条幽深的巷子望去,在那尽头处,恍惚间看见曾经的自己。

曾经的他拼了命地想要逃离这里,从这里踩着一具具尸体走了出去,去了帝都,去到了小姐身边。而如今的莱克斯,却陪着小姐再度回到了这个地方……这个他曾经的故乡。

这里充满了他的回忆——染血的回忆。

“知道啦——”

其实时暮湫半信半疑,她十分相信莱克斯的实力。她曾亲眼看到莱克斯出手与帝国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第一骑士过招,也能坚持数个回合不占下风,而她自己的一身武艺也全部来自莱克斯的指导。

实在难以想象,帝国除了骑士级别的人物还有谁能击败莱克斯。

即使听到莱克斯这番警告,暮湫的好奇心也没有消散。她想要将这里彻底地探索一番。然而莱克斯始终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也不允许她在这里闲逛逗留。

旁边一家装修十分古朴的酒吧激起了时暮湫的兴趣。

“哇,那间酒吧看起来蛮有意思的诶,要不我们……”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赶紧把需要的东西购置完,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看都没看那间酒吧一眼,神情严肃的莱克斯便拉着时暮湫继续往前走去。

时暮湫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这突如其来的否定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她内心讶异。一直以来,莱克斯最多都是给她提些建议,但凡是她决定了的事情,莱克斯很少提出异议,只会竭尽所能去帮她完成,甚至连这次离家出走只是如此。可是现在,莱克斯对她这个看上去微不足道的请求,却摆出了十分罕见的强硬态度。

时暮湫乖巧地选择了不再多说,她明白这罕见的强硬之中必定是充足的理由和不可改变的意志。她只在莱克斯的带领下在街道中匆匆穿行着。

黑夜像是滴入天海的一股浓墨,千丝万缕的蔓延开来,蚕食着天空,一发不可收拾。棉花般的云朵吸取着暗色,很快也变成一团团的阴影。黑暗躲藏在那阴影之中,伺机而动,准备将这最后的光芒吞噬殆尽。

莱克斯抬起头,望向那渐渐变得昏暗的天空,脸色也一点点阴沉下来。

“小姐,这里比我印象中更加荒芜,看来物资今天是采集不完了。请您做好今晚在这里休息一晚的准备。”

“好。”

时暮湫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但转瞬即逝。

挑了一家条件相对好一点的旅店。莱克斯要了两间紧挨着的房间,只有住在小姐旁边他才能稍微安心一些。

躺在旅馆的床上,莱克斯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自从回到这里,他便一直心神不宁。他并不想让小姐不开心,也不想忤逆小姐的意思,但是这些与保护她的安全比起来都算不上什么。这里的一切都在不断地勾起他曾经的回忆。那些暗如黑夜的回忆,那些沉如深海的回忆,像是摆脱不掉的铅块,扯着他向幽暗的梦境深处坠去。

隔壁房间——

时暮湫将防身用的匕首和手枪装备好,又拿了上了一些备用的钱。从背包里翻出一副带抓钩的手套,戴好,把抓钩固定在了窗沿的墙壁上,直接从开着的窗户翻了出去。

从莱克斯说要在这里休息的时候她就已经计划好了,她要偷偷溜出去探索一下。

幸运的是这间房间下面便是旅店的后院,基本上没人出没。三楼的高度根本成不了她的阻碍,之前好几次偷偷溜出自己家中房间的经历已经让她熟练无比。

抓钩机关拉着她缓缓下降,时暮湫紧盯着下方警戒着。直到她落地都没有人经过,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收好抓钩,时暮湫飞身翻过后院的围墙,向着来时的街道奔去。

夜幕像一只巨兽,已经将这座边城整口吞下,只剩下苍白的月光透出一片光亮。大部分的店铺和人家都门窗紧闭,白天交错纵横的巷子在夜幕的阴影中宛如密密麻麻的沟壑。随着夜色渐深,里面渐渐涌入夜行的人影,像是汩汩的暗潮。偶尔逛荡到光亮处的,或是腰间或是手上,反射出些许金属的光泽。

时暮湫并没有在意这些,她混入漆黑中,第一次独自一人在这种街道上漫步,任由兴奋与好奇所支配着大脑。

找了一家还亮着灯的酒馆,时暮湫迈步走了进去。

叮铃铃——

“欢迎光临。”

略显昏暗的灯光下,一名微胖的男子慵懒地擦拭着手中的酒杯。

随着时暮湫走了进来,酒馆中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不过时暮湫对此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直接被她无视,十分自然地走向了吧台。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随即摆出了职业般的微笑,

“这位客人,要喝点什么吗?”

翻开放在台子上的清单,时暮湫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都是些什么酒……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听说过?

她并非没有喝过酒,但像这种偏僻地方的小酒吧她却是第一次来。尴尬地盯着清单看了半天,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调酒”一栏上。

“就要……这个……清冽吧。”

时暮湫按照清单的价格拿出了几枚硬币排在了桌子上。

“好的,请稍等。”

男子转过身去,开始调酒。手中酒杯飞舞,看上去十分娴熟。

随便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时暮湫打量了一下四周。酒馆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不大的空间,古朴的装修,压低声音交谈的客人,以及几道不友善的目光……

“您的清冽。”

微胖男子走了过来,将一杯青蓝色的酒放在了时暮湫面前。脸上依旧挂着那职业的笑容,甚至让人怀疑是打印上去的。

时暮湫没有多说什么,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姿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咳咳……”

浓烈的刺激感在舌尖炸开,虽然末尾带有一丝甘甜,但大部分的感觉被辛辣和苦涩占据着。

这味道欣赏不了啊……

拿起面前的酒杯轻轻摇晃。

盯着眼前翻滚的酒,时暮湫发着呆。

良久,再次抿了一口清冽,时暮湫露出了略微痛苦的神色。

还是适应不了啊……

放下酒杯,留下基本没怎么喝的酒,时暮湫起身离开。

而她刚踏出大门,酒吧中便有两个男子同时起身,一同离开,向着时暮湫离开的方向跟去。

天空中仅存的亮光像是幕布的漏孔,此刻被助纣为虐的云朵彻底堵住。完美无瑕的黑色绸缎笼罩着城市的上空。

时暮湫走向那陌生的小巷,小巷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盏孤独的路灯散发着刺眼的光。

四周十分的安静,唯余下时暮湫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时暮湫突然站定,立于光亮之中,

“出来吧,也跟了这么久了。”

悠长的声音在小巷中回荡。

“呵呵,对自己这么自信?”

跟着时暮湫一起离开的两个男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一前一后立于黑暗之中,并未着急上前。

追踪的过程中他们特地隐藏了脚步声,然而眼前的少女在发现了他们的情况下还依旧来到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显然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男人手中都拿着匕首,摆好了备战的架势警惕着——即使他们认为少女在虚张声势。

“你们——”

“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时暮湫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瞬间爆发,反身便冲向了两个男人。

时暮湫的举动完全超出了两个男人的预料,意识出现了慌乱,站在前面的男人随意地挥出了一刀,却只砍到了空气。一道身影从面前闪过,他只感觉喉咙处一股暖流涌来,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见到前面的男人甚至毫无抵抗能力,后面的男人彻底慌了神,回身便打算逃跑。然而回身的瞬间一把匕首已经精准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比我想象的还要弱啊……”

没有回头去看身后栽倒的尸体,望向眼前男子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仿佛在看一直蝼蚁。

男子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他不敢有任何动作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连呼吸都极力克制。

将刀刃微微斜了斜,时暮湫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跟着我想做什么?”

男子的头上冒着冷汗,呼吸无法克制地加重,却依旧没有说话。

“再不说我就不浪费时间了……”

“别……别……我说……我们是……”

“别想着骗我。我很讨厌别人骗我,那样你会死的无比凄惨。”

“好……好,我……我们是这附近一个团伙的人,我们……我们看你一个人出来的……打扮的……打扮的也比较华丽……就想着可以……可以抢点钱……”

“团伙?什么团伙?”

“……一个……一个生意团伙……”

匕稍微收了几分,一道血线出现在男人的脖子上。

一股彻骨的凉意席卷了男子全身。

死亡的恐惧冲击着他,男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彻底崩溃,泪如雨下,惊叫出声:

“啊啊!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别杀我!”

“闭嘴!”

一声暴喝逼得男子瞬间哑声。

时暮湫用空着的手轻轻揉了揉额头,接着说道:

“据点在哪?”

“郊外的……的一个仓库……我可以带你去!我可以带你去!”

时暮湫略微思考了一下,撤下了匕首,拿出一块黑色的布仔细拭去匕首上的血液。

终于从死亡的威胁下逃脱的男子瘫软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泪水混着汗水不住地留下,身体依旧打着颤。

还未等他缓过来,便传来了时暮湫冰冷的声音,

“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