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掌门师兄的武娘系统》第一卷 第十一章云掌门的套路和暗中的绊子

好在向涛也很快就适应了重获自由的手臂,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先吃饱才是第一。

别看风华派这么不起眼,但是如果只论饭菜的味道怕是比得过许多大酒楼了。

而看着吃的正香的向涛的云倾,脸上却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你……看什么?”向涛莫名感到了慌神。

“说句老实话……”云倾说道。“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你说的都是真话了。”

“为什么。”向涛的话多少有些没底气,因为他实在是搞不懂眼前的少年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如果是一个坏事做尽,十恶不赦的恶人,行走江湖根本不会像你现在这样天真,甚至毫不设防吧。”

向涛一脸的担忧之色。

云倾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腹中升起一股灼热感,而且身上还开始冒虚汗?”

向涛一一确认,终究是明白过来。

“你对我用了毒?!”

他的话惊讶中也含着愤怒。

“不是毒药。”云倾一把将要挣扎起身的向涛又按在了地上,他现在十分的虚弱,云倾很容易就可以制服他。“只是一种可以使你短时间内无法运功,变得虚弱的药。”

“我好歹也给你松绑了不是?”

“你这家伙……现在真的是要害死我了!”向涛喊道。

云倾向后微撤身子,他被向涛的嗓音震到了耳朵。

“如果有人不知原因或是居心叵测,透露了风华派的消息,那狗贼是一定会来的!他若是见到我也在这里,一定也会杀了我的!”

“所以说。”云倾看着向涛说道。

“真到了那时,你也必须和我一起除了他才对。”

“……”

“……你真是打的好算盘。”向涛说道。

------分割线------

而就像云倾收到了魔教后人要到来的消息一样,同样身为一派掌门的林启也获得了信息。

就在悬剑门的正堂内,林启正听着他的大徒弟戴人杰的日常汇报,为了准备武比,他们最近也练得辛苦。

都说完了之后林启见到戴人杰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便疑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师傅。”戴人杰说道。“您不是说那魔教恶人跑到了中州地界吗,徒儿我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低着头,但脸上的阴险恶毒的表情还是清晰可见。

向来了解徒弟的林启露出了极为不满的表情,他这个大徒弟十分善妒,而且平日里也嚣张跋扈,如不是为了当初的承诺,答应了老友照顾遗孤,林启早就将他赶出去了。

“你要说什么。”林启有些冷的问道。

“呵呵,那人既然是武功高强凶残成性的采花贼,我们何不放出消息去,就说风华派里都是些一等一的美人……”

“荒谬!”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启的拍桌声打断了。

“啪!”的又一声,林启已走到身前又给了他一巴掌。

“修武之人,先修身性!平日修为之上较个高低就够了,怎么可以做出此等灭绝人性之事!”

“师傅莫怪,徒儿也是一时着急,但……但这都是为了相帮师傅出一口恶气……”戴人杰慌乱地狡辩道。

而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林启和骆水滨的从前恩怨。

骆水滨当初带着一众孩子来到安平县落脚时,周围诸县的门派掌门们都十分的不喜,她毫无根基还带着十几个小孩童自然是不被人看好,甚至还嫌骆水滨一介女流根本没有实力来填补安平的空缺,这其中最为反对的当属悬剑门主林启了。骆水滨也是奇女子,不但多次与林启争吵,而且还故意激得林启与她赌斗。

他们二人约定好共比三场:轻功,内力以及实战。并且还定好输者必须接受赢者的任意一个处罚。这场比试还请到了两县县尊作为证人。

而最后的结果则是骆水滨拿下三场,林启落败。

如果林启赢了应该会提出让她们另寻他处吧,但是他现在输了,则必须要听骆水滨的吩咐。

他到现在还能记得骆水滨当时脸上的坏笑,而从那之后,安阳县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林启的悬剑门改了名字,山门上挂起了“娃娃门”的牌子,这一挂就是半年。

一晃眼已经许多年过去了啊。

而当林启每每想起这段往事时,他的心中也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此是休要再提,你也不要暗地里耍什么心思,出去吧!”林启警告戴人杰道。

“是,徒儿记下了。”

戴人杰低着头慢慢地退了出去,林启看都没有看他。他自幼习武,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建立一个豪门大派,但是转眼已要过了半生,他还只是偏居一个县里,眼看着此生梦想越发遥不可及,自己还连个合格的继承人都没有,他也越发感到空虚,这江湖就是这样让人沉沦。

戴人杰善妒,林启的这个评价一点都不错。

他自从上次武比见到过月颜之后,对月颜的容貌惊为天人,之后便将心思都投到了月颜那里,每日往风华派寄信,甚至一有时间就跑去安平县,但依月颜的性子自然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好感。他偶尔还能在安平县内见到和月颜一同逛街的云倾,见到月颜在云倾的身边“师兄”“师兄”地叫个不停,他便开始痛恨他们。

凭什么这么奚落我?我也是大师兄,那姓云的杂碎哪点比得上我?时间越久,他就越恨。

戴人杰带着一身愤怒从林启那里出来,走到前院便远远看到自己的师妹随着那栖松山传人一同出门去。

“贱人!”他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然后推开了无意中挡住了他的一位师弟,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而这件事真的就会这样过去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戴人杰这种东西,心理都扭曲了,还能指望他做出什么人事吗?

今天的风华派和昨天一样,大家都老老实实在家修炼,每个人都很努力,大家都不想给师兄添麻烦,这些云倾都看在眼里,心中越发温暖。

而小小不愧是白竹选中的人,练起打狗棍来进步神速,隐约中仿佛都能看见白竹的影子,看得云倾啧啧称奇。只是苦了小黑狗四宝儿,现在小小每次与它亲近,它都一副战战兢兢、可怜巴巴的样子。

瞧把孩子给吓得。

云倾莞尔。

云倾现在用了些小手段已经把向涛拉到了自己的“贼船”上,这样一来,无论真假,云倾都可以说是准备了后手,不至于一直处于被动,如果向涛身份是真,他到时就必须和云倾站在同一战线,如果是假,云倾也能保证轻松取了他的命。他此刻也并不着急提升声望,有白竹一人在,哪怕是面对车轮战也足以度过这次武比的难关,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了大家的安全问题,看着师妹们努力修炼,云倾也抓紧时间回到了房间内,修炼起他自幼习练的心法。

《四季功》。

茫茫大海,隔世仙岛,四位奇人,一名女子,一名男童,那又是一段往事。

这一天就这样相安无事得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云倾和师妹他们刚刚用过早饭,早在他们之前结束去守山门的白竹就寻了来。

“外面来了人,是陆大人吩咐来寻你的。”

“说了是什么事吗?”云倾问道。

“我问过了,但那人只是一名小吏,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白竹回答。

云倾来到正堂,就见到了那名小吏,说起来这人和云倾也是相熟的。

“云哥儿,快随我下山去,县尊大人有要紧事找你。”李阳说道。

“好。”见李阳神色紧急,云倾也不敢耽搁时间,连忙应道。“月颜,白竹,和大家说一声,我去去就回。”

“放心吧。”

“师兄注意安全。”

李阳来得快,和云倾回的也快,到了县衙后就直接去往内堂找陆厚了。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云倾直奔主题地问道。

“你自己看看吧。”

陆厚递给了云倾一张纸报。

云倾仔细一看,顿时怒火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