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掌门师兄的武娘系统》第一卷 第十章第一次取得信任

云倾回到山上时,大家基本已经都休息了。

风华派不大,也不需要守山门,云倾也不忍心让自家师妹们受罪,所以他回来的时候也不会打扰到大家。

他刚踏进大门,就听见上方传来了一句声响。

“你要做的事情都做好了吗?”

云倾听见这并不陌生的女声,后退了几小步,抬头看去,便看到一身白衣的少女正随意地坐在门檐上,带着满脸笑意瞧着他呢。

月光照在白竹的身上,给她添了些许仙气,云倾仿佛看见了她除去活泼的另一面。

“你流口水干嘛?”

云倾问道。

白竹立刻蹙眉,对云倾的话很不满意。

“什么口水,这是沾在嘴角上的酒。”白竹纠正道。

云倾这才看清楚原来在她的左手上还拎着一个酒葫芦。

“大晚上的还喝酒。”

“喝酒还要分时候的吗?”

云倾现在觉得系统的实力也太强大了,想来武娘们的性格都各具特色,瞧见白竹又喝了一口酒的样子,云倾开始告诫自己:

她们有生命,是活生生的人。

白竹起身落到了云倾面前,还很舒服地伸了伸腰,云倾便和她一起向里面走去了。

“那小贼怎么样?”云倾问道。

“很老实啊,你捆他的绳索连我都挣脱不开,他想来也知道,也就没有多多费力气。你走了之后我还喂他吃了些东西,见他很老实我就来守门了。”

“干嘛要喂他,自己吃不就好了。”云倾故作不解。

明明是你把人家的手捆住的。

白竹没有出声,在心里吐槽着。

就这样突然安静了一下。

“啊,他是被我捆住了。”

“……”

白竹还是没有回应他。

云倾只好刮了刮鼻子。

走了一段路后,云倾看向身旁的白竹,见她脸上似乎有几分疲惫之色,便对她说:“你辛苦一天了,快去休息吧,我还有些事不能休息,先帮你们守着。”

白竹看着他,说:“你应该打开系统看一下,现在应该解锁了‘疲劳值’这个功能才对。”

云倾听后,也赶紧用意念唤出了系统,反正系统出来时时间都是暂停的,他也不需要特意挑选一个地方。

在白竹的信息页面,果然又出现了几个新的功能选项。

健康值:100/100

疲劳值:60/100

饥饿值:80/100

随后云倾又仔细看了看,他已经了解好了关于新功能的所有注意事项。

简单来说就是以上数据云倾有两种方法为武娘恢复,一是选择使用声望值(30加满),这能够起到快速回复的目的,二是让她们通过自然地休息回复气力。此外,云倾还特别注意到了健康值这一数据,想来日后还能解锁各类回复药品的获取吧。

但是以后总不能再解锁新功能自己却不知道啊,云倾便尝试着和系统沟通,希望以后系统可以自动给他提示。

自动提示已开启

如同他猜想的那般,果然是可以的。

意念转动,瞬间他又回到了现实。

白竹也马上接着对他说:“那我先去休息了,有事我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云倾点点头,让她去自然休息无疑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白竹慢慢离开了,云倾也先回了自己的房间,如他所料,流苏趴在房间的桌子上已经睡着了。云倾轻手轻脚地将流苏抱到了自己的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她现在睡得这么熟,云倾也不好把她抱回隔壁流苏自己的房间。见师妹没有被自己吵醒,云倾又轻轻地出去在外面关上了门。

然后,他就来到了山门,学着白竹刚刚的样子,也跳到上面坐着,没多久,他陷入了假寐,似乎不怕听不到风吹草动的样子。

就这样过了一夜,云倾因为心事重重的缘故很早便醒过来,而风华派看似和往常一样的日常生活也有条不紊地展开了。

向涛也醒的很早,他却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纯粹是被捆地难受极了。他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郁闷,好端端地跟踪人家,偏偏还遇到个修为那么高的人,说好的不入流呢?外面的人都是眼瞎的吗?但是一想到把他打晕的那名白衣女子,向涛反而还觉得有些欣慰,虽然自己是被她抓住的,但是她还来喂我吃饭了呢,她肯定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都是那小子!她们的掌门忒不是个东西!如果云倾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会好好地吐槽他几句。

除了被抓来风华派这事之外,向涛也没有忘记自己来到中州的目的,只是如今的处境,他完全是处于被动,一下子,他也变得心事重重了。

随着木门“吱呀”得被推开,一道温和的阳光正好照在了向涛的脸上,晃得他直眨眼睛,定睛向门口看去时,他条件反射般地给了来人一个白眼。

“看来你休息的不错嘛。”

原来是云倾端着一碗饭菜进来了。

“云掌门真是好眼力啊。”

向涛有气无力地嘲讽了云倾一句。

而云倾对于向涛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在意,他轻笑一声,便蹲在了向涛身前,并将饭菜也放在了一边。他见向涛脸上既不耐烦又有几分失望的样子,就猜到了他的心思。

云倾狡黠地说道:“不是白竹来喂你吃饭,你很失望吧?”

向涛没有回话,却很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

原来她叫白竹吗,名字真好听。

“嘿嘿,好听吧。”

云倾就好像会读心一样,一下子就戳穿了向涛的心声。向涛也有一下愣了神。

“是我起的。”

“……”

万般无奈此时此刻也只能化成一道叹息。

“哎……”向涛又扭过头去。

而云倾还是不依不饶地在那里说个不停。

“她可是把你打晕的人诶?就是喂你吃了东西你就喜欢她了?”

“胡说八道!”向涛红着脸急忙反驳他。

“想不到你和我一样,都是个颜狗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对!”云倾突然皱起眉,脸上的神情无比严肃,向涛被他这一下转变又搞得晕头转向。

就这样停顿了几息的时间,向涛便听到云倾那带着鄙夷腔调的话。

“你这家伙,是个抖M吧!”

“已经过去一晚上了,你不会还什么收获都没有吧。”

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理会云倾的疯言疯语后,向涛开口问了向云倾。

“收祸还差不多。”云倾说道。“我自幼就跟着我师傅,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教了我不少,眼力向来远超常人。”

“呵呵……”

“我第一次见你时就注意到了你的不自然之处,你虽然凭靠着出色的轻功掩饰的极好,但我还是能看出来你走路的样子与普通人不同,你天生缺陷,是个跛子。”

“那有什么,我又不是刻意隐藏。”向涛说。

“而且……”

云倾突然抬手朝向涛的头摸了去,向涛躲也躲不掉云倾的动作,云倾很快就抓住了向涛的脖颈处,用力地一扯。

“你还带着易容面具。”

面具被云倾摘下,向涛的真实面目也露了出来,他现在的脸可比之前好看的太多了,云倾也得承认(自以为),这小子已经有自己的一半帅气了(臭屁)。

向涛还是没怎么惊讶。

云倾将手中的面具丢在了一边,又接着说道:“你还有个兄弟,他瞎了一只眼。”

向涛看了看云倾,对他说:“你倒是比我想的更有些本事,竟然知道我们的来历,但他早就不是我兄弟了。”

从他的话中,云倾听出了怨恨之意。

“但是现在还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所以我还不能放你走。”

向涛默不作声。

“你若真的想让我相信你,总该拿出什么证据才对。”云倾又说道。

“我知道你都是在担心什么。”向涛说。“再过两天就是十八号,他曾经修炼邪术走火入魔,以至于每月十八必须寻一女子**,否则就会静脉堵塞,生机殆尽而亡,往常时候都不好说,但是到了十八,他定会犯案,他作恶以久,关于案情的信息各县应该都有记录才对,你好歹是一门之主,去县衙查看一下应该不难。”

云倾听在心里,再想到之前陆厚所言,心中又升起几片疑云。他对向涛已经又信任了几分,但是他也不会表现出来。

“先吃饭。”

云倾拿起碗筷亲自夹了一口饭菜递到了向涛的嘴边。向涛即便觉得别扭,但是饥饿在前,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所以他还是很配合地张口吃了下去。

就这样吃了几口后。

“吃饭可以,你可别又喜欢我了。”

“你能不胡说八道了吗?”

“啧,真麻烦!”云倾突然停了下来,又将碗筷放在一边。之后他便起身走到了向涛身后,竟然替他松了绑。

“你自己吃去!”他毫不理会向涛的震惊之色,对他说道。

“你要放了我?”向涛非常地疑惑,但是心中的理智也告诉他不会就这么简单的。

云倾皱眉说道:“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痛快。”

向涛搞不明白云倾在想什么,这里还有一个高手坐镇,他也没法跑掉,只好试探着动手去吃饭。

“嘶!”胳膊被绑了一晚,突然再动,别提有多难受了,但是这种自由的感觉简直太令人怀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