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乱世风雲(第三十二章 纯情莉莉)

 几百人都见识过林风的手段,只要有人乱动,那么鲍长老一息间就会死,要是鲍长老死了还是留不住林风,那。……

大家都不敢贸然出手,前方慢慢让出一条道,后面黑压压一大片人,待过得了石桥,林风在鲍老头耳边轻轻说:“对不住了!”一脚把鲍老头踹出,老头亦是张开手臂趁势扑向众人,就这么一下骚乱,早已不见了林风踪影,此时的林风又累又饿,内力也是消耗过半,唯有接受鲍老头的建议,先逃吧,一口气狂奔进入树林,然后一扭身向来时的左侧顺时针奔跑,他要远远地绕过这座城池。

就在大家找不到林风踪影时,几条人影飘闪而至,彭伟等人赶来却不知往何处去追。

狂奔半天,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还好身后没发现有人追来,林风擦了把汗,正月的冷风显然没能阻止林风狂累时的冒汗,抬头看见远处有炊烟,可走到跟前却已经是旁晚时分了。

看不到城池的踪影了,只要方向没错,绕的远些反而安全一点。这是山里的小村落只有十几户人家。

林风正在村落外面徘徊犹豫着的时候,一个扎着大大的马尾辫的少女从山里回村。

少女十六七岁,突然发现林风,又见林风衣衫破烂满身伤痕和鲜血,不由吓得尖叫一声。

离村落最近的木屋里快速跑出一位中年人,手持打猎用的长叉高声叫道:“莉莉,怎么了?”

少女莉莉看见中年人连忙跑过去道:“范叔,那里有一个怪人。”

中年人看见林风不由脸色一变,喝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一摆手中的猎叉,准备随时攻击。

林风在怀里一摸,脸色不由尴尬起来,身上除了竹简和凝霜剑,哪里还有什么金银细软。林风低着头轻声道:“我遇到山贼,逃出来迷路了,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请问能给我口吃的吗?”

中年人脸色一沉怒道;“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敢要东西,赶紧滚,别等我一叉插死你!”

林风怒由心起,可一想到自己一身血色不由怒气散去,暗叹一声,脸色黯然转头走去。

“等等!”躲在中年人后面的少女出来对林风说道:“我家还有点吃的,你跟我走吧!”

中年人忙道:“莉莉,这个人如此凶恶必定不是好人,再说你父母早亡,你就和老弱多病的奶奶一起生活,你们哪里有多余的食物给别人?”

少女嘻嘻一笑道:“我和奶奶都吃得少,再说他也真是饿了,你没听到他肚子饿的咕咕叫吗?”

林风脸一红,没想到自己肚子的叫声这么大。中年人皱着眉看着林风没有说话。

少女对着林风道:“快点跟我走吧,一会儿天黑了外面会有狼群的。”说着对中年人一笑:“谢谢范叔,有事我会喊你的!”

中年人显然很疼爱这个少女,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这么的善良。”转头又看了看林风一副老实静默的样子也稍放宽心,回屋取了三个红薯递给少女:“拿去吧!一会儿我去你家看看。”说着又看了看林风,貌似始终有点不放心。

少女道一声谢,招呼林风就往村里走去。林风看了看少女,又摸摸咕咕叫的肚子,苦笑一声随着少女走了进去。

少女带着林风回到家,一栋烂旧的木屋。

刚进门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来:“莉莉,是你回来了吗?”

少女走进屋里欢声应道:“奶奶,是我。我回来了!”

林风站在外屋看着这摇摇欲坠的木屋沉默了……

贫困,善良。可林风无奈的是自己身无分文,有心无力。

片刻,少女搀扶着一位老妇人走出里屋。

老妇人看到林风一身血迹显然有些吃惊,却并未嫌弃,而是慈祥微笑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林风听老妇人这么一叫不由想起母亲,眼圈红润,低声道:“我叫秦风。”这是秦雲之前给他起的假名。

老妇人点点头对少女道:“莉莉,去看看有什么吃的拿些给他。”转头对林风和声道:“孩子,你先去后院水井边洗洗吧,回来包包伤口,吃些东西,看你一身疲惫,一定饿坏了吧!”

林风低着头不让人看见红红的眼睛,哽咽道:“谢……谢谢!”说完低着头慢慢走向后院。

在后院洗漱一番,伤口虽痛,却不怎么出血了,林风索性打坐运转坐忘经,一遍后回屋,屋子里的小木桌上,已经摆着一碗粥和几个热腾腾的红薯。

少女和老妇人坐在桌边微笑看着林风,老妇人用手指了下旁边的凳子对林风说:“来,快趁热吃吧,一会儿就凉了。”

林风缓缓地坐下来,闻着传来的粥香再也抵挡不住诱惑,拿起红薯端起碗就饿狼似的吃了起来。

老妇人微笑着道:“慢点吃,别噎着。”

少女看道他的吃相,不由噗嗤一笑:“还有粥,吃完我再给你剩去。”

林风嗯了一声,也不抬头,恨不得一口气吃饱。

忽然外面响起刚才那个中年人的声音:“大娘,我来了!”

人影晃动,刚才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一只野鸡走了进来,看见林风正狼吞虎咽的吃东西不由一愣,转而对老妇人笑道:“大娘就是心好,这小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老妇人笑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这孩子饿坏了。”

中年人把野鸡递给少女,呵呵笑道:“大娘家境贫寒尚有此善心,我范平身强力壮怎能逊于大娘。这只野鸡是我今日打的,留给大娘补补身子。让这小子去我家吧,我顺便看着点他。”言下之意还是不放心林风。少女接过野鸡嬉笑道:“范叔就是多疑,你看他这么凄惨能有什么事呀?再说你我两家离得这么近,有事我会喊你的。”

老妇人笑眯眯的看着中年人点了点头。

中年人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那我先走了,大娘。有事叫我!”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老妇人微笑着看中年人走出门外,转头对少女说:“带他去柴房过夜吧!”林风站起身,恭声对老妇人道:“多谢婆婆!”

老妇人微微点头走进里屋,少女把林风领到柴房,一直不停地问东问西,对林风甚是好奇,林风却只是微笑不答。

少女问了几句便觉得无聊,说了声你先凑合一夜吧,扭头便走了。

柴房简直不能用简陋来形容,四壁和房顶都是用木板做成的,现在都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上面满是窟窿,寒风在左边窟窿进右边窟窿出,比外面暖和不了多少。

林风随意的躺在柴草堆上,透过房顶的窟窿望着天空微弱的星光,心里一阵惆怅。

忽然!

柴房们打开,少女手中拿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少女把手里的东西往林风身上一盖,原来是一张旧布单,虽然破旧但却洗的很干净。

少女见林风没有反应,不由气道:“你这个人吃饱了就忘了恩人啊,这么爱答不理的。”

林风苦笑一声:“姑娘误会了,我平时就不爱说话,不是故意不理姑娘的。天色这么晚了,姑娘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林风不想说太多,怕给他们带来麻烦。

少女见林风开口心中一喜:“不晚不晚,我平时要很晚才睡觉的。你是从山外来的吗?外面是什么样的?”

林风闻言一愣:“你没出去过吗?”

少女脸色一黯:“我爹娘在我五岁那年出去赚钱,却再也没有回来,我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我想去外面看看,奶奶说外面太危险,到处都是坏人,再说我也放心不下奶奶,所以一直没出过远门。”

林风一阵沉默,半响答道:“外面的世界和你奶奶说的一样,太过于险恶了。在外面生活很累,不如这里安静祥和!”

如此淳朴的少女,在江湖中如何保护自己,在战乱中怎么安身立命。林风就顺着她奶奶的话回应着她。

少女抗议:“你说谎,马家大儿子就去山外闯荡了,他回来说外面世界很大很好,有美丽的风景,高大的房子,有好多好多好吃的,还有好多好多好玩的东西。”

林风暗叹一声不再说话,少女又吹嘘了几句,林风干脆装作没听到,见林风又不说话,少女瞪了一眼林风转身走了。

林风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然后望着天空出神,天空中秦雲的影像在对他微笑……

翌日清晨,莉莉从屋里蹦跳跑出来,看一下柴房,哪里还有林风的影子。莉莉急忙回头找,蓦然发现一个人影站在后面,定眼一看竟然是林风,手中还提着一只野兔。

莉莉鼓着嘴:“你走路不出声音啊?我以为你不说一声就走了呢。”

林风心中苦笑,难道走路还要敲锣打鼓不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收容之恩还没报答,我怎会不辞而别?这是我刚打的野兔。”说着把野兔递给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