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拯救我的魔堕师尊》第一卷 第一百零二章花之舞

次日清晨。

“早啊。”苏白就坐在院子里的古树下,看着古树被何慕鸢吹秃了不少的树叶,听见脚步声,是刚起床没多久的姬清雪,正在揉眼睛,伸懒腰。

二八年华的少女,身段纤细,满满的青春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

“慕鸢姐呢?”姬清雪看着院子空荡荡的,愣了一下子,明明何慕鸢一般都是最早起来的才对。

“她啊……”苏白在憋笑,“估计也快起来了吧。”

姬清雪看的一脸莫名其妙。

昨晚何慕鸢先是给苏白下了三分之一的药量,这对苏白来说肯定是没什么的,剩下三分之二,苏白估计了一下,也够何慕鸢折腾到两三点了。‘

苏白还顺手把她手给绑起来了。

其实有时候他也是一个尤其恶趣味的人。

“没事儿,先做早饭,早饭想吃馄饨还是饺子?”

“都可以啦。”

“那我做馄饨吧。”

苏白在院子里教姬清雪包馄饨,然后弄了点紫菜虾皮,做了三碗馄饨,然后才跑到何慕鸢房间里,这家伙睡着了,嘴还被堵着呢双手绑着的,苏白给她松了绑,嘴巴里的东西抽掉,然后就在一边看她。

何慕鸢缓缓睁开眼睛,那眼神别提有多幽怨了。

“嗯?早啊。”苏白捏捏她的小脸。

何慕鸢脸颊红透,“臭师尊。”

“所以说自作孽不可活呢,笨蛋慕鸢。”苏白乐呵呵的笑着,看着何慕鸢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脚丫子伸出来,踩在他的肚子上。

“快出去啦,慕鸢换身衣服……都怪师尊,黏糊糊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很小声很小声。

因为虽然平时喜欢说这些话,但是归根究底,何慕鸢确实也只是一个十八岁,但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女孩子呀,苏白走出去,“记得快点出来吃馄饨啊。”

何慕鸢嗯了一声,然后把门重重的关上,两只手捂着脸颊,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放水,然后钻进了木桶里,泡了一会儿。

哪有这样的?何慕鸢表示很委屈,剧本和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少女的心思大多时候总是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明明苏白都……和大师姐,可是为什么偏偏对她,却从来都没有一点想法呢?

不管她怎么做,不管她怎么暗示,苏白都装傻子……

明明何慕鸢觉得对他已经足够了解了,可事实就偏偏这么残忍,何慕鸢有些沮丧,轻轻拍打着水花,水花泛起阵阵涟漪。

等她走出门的时候,窗外的阳光盛大,树叶的影子随着微风摇晃,姬清雪和苏白坐在树下,都在等着她,本来何慕鸢刚才还稍稍有些委屈的小情绪,又忽然间消散了。

她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呀,在孤隐山上……亲近的人,所爱的人都在身边,即便现在的苏白,不喜欢她,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何慕鸢相信,总归有一天,笨蛋师尊会喜欢上自己的。

会有那么一天的吧?

孤隐山就是何慕鸢的家,是她在离开了外门,那个照顾自己的姐姐身边以后的第二个家,这里是承载所有记忆与温暖的地方。

早饭吃了馄饨,何慕鸢握住了剑,和苏白继续对练。

鸳虹剑是苏白送的,玄阶上品,本来苏白对于炼器之术,其实不算太精通,这把玄级上品的剑,是他炼了将近千把剑,刷出来的熟练度,然后用了当时他能够拿出来的所有顶级材料,才堪堪一把玄品。

其实剑宗修士里面,用的最多的都还是七八品的灵剑,黄品都很少,唯有那些绝代天骄,宗门会允许他用好一些的,但其实这样风险也大,一把好剑……会使得历练时候杀人夺剑的概率更大。

鸳虹剑,在日光映照的时候,会有浅淡的粉色,这是剑锋处的特殊构造,不过确实除了好看……好像确实没什么用。

但是女孩子嘛,肯定喜欢好看的东西呀,这就是那时候苏白的想法。

昨日那颗星火丹吃下去,何慕鸢的修为突破到了心动后期,没到结丹,因为结丹是个蛮复杂的过程,不过显然也快了。

她的身体根基一直都打磨的很好,再加上有苏白混沌体血液的缘故,也不会存在嗑药导致根基不稳的情况,正常修炼的话,她现在也该元婴期了。

心动后期,这次她的对手,最低都是结丹初期,最高的是陆青云……出窍初期,有出窍后期的战力。

结果会如何呢?苏白也不知道,但是大概估算下来的话,其实慕鸢……赢不了的吧。

那以后,再准备一些事情,自己就该下山去历练了,系统还有很多很多的支线任务,都能拿大量积分,那些任务在孤隐山上都做不了。

待到足够强大了那天,就该去北域魔族,将一切……尽数了解了吧。

这是苏白目前所选择的路。

何慕鸢并不知道,她只是在想着,这一次要为孤隐山争光,她想赢,想让苏白开心,想让整个剑宗知道孤隐山这个名字,让剑宗知道,她是苏白的徒弟。

即**有人都认为师尊不能再修炼了,但她和苏酥,一样可以成为师尊的剑,为师尊斩尽面前一切。

正午,苏白停下手中的剑。

何慕鸢身上很多地方其实都被苏白刺到了,她的脸上黑眼圈还很严重……至于为什么严重,想来也是不用解释了。

何慕鸢丢了颗疗伤丹到嘴里,稍微有点嘶牙咧嘴的,调整了一下子,凑到苏白身边,“中午吃什么呀?师尊。”

“你想吃什么?”苏白低下头,揉揉何慕鸢脑袋。

她现在身上应该很疼吧。

“都好啦,只要是师尊做的,都喜欢啦。”

“我想想看……我去切点腊肉下来,蒜薹炒腊肉吧。”

何慕鸢和苏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默默等待,何慕鸢晃悠着小腿,姬清雪的脚丫子倒是刚好能放在地上,因为姬清雪要比何慕鸢高一点点。

阳光晴朗。

还有十几天就是宗门大比了,别的山门现在准备的热火朝天,议论声纷纷,孤隐山门或许冷清,或许不。

这里一直都很温暖。

所谓的家啊,只要有那么几个人就够了,就足够让人觉得温暖了。

一起吃午饭,一起练剑,看白云星星月亮。

傍晚。

苏白从储物戒指里,掏了一架琴出来。

“诶?”何慕鸢一脸呆的看着这架琴。

“啊……没事儿,你要跳舞吗?我给你弹琴。”

"跳什么呀?"何慕鸢朝着他眨巴眼睛。

“随你啦,清雪不是也会跳舞吗?我弹琴哦。"

苏白坐在那,手指轻抚琴弦,弹了一首花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