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废柴王妃有点咸》第一卷 第94章计划失败

“传本王命令,封锁白马寺,我不希望有任何漏网之鱼逃掉。”黑衣人,也就是夏怀沐,看了眼云岚塔的方向,淡漠的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吩咐。”黑衣死士应了一声后,起身运起轻功消失在夜幕之中。

“御风,蒙时,姝儿,随我一起在云岚塔南面潜入,初锦,你去和你父亲会和,然后在东面潜入。”

“是,王爷。”X3

“我们为什么要在东面潜入啊?”初锦有些疑惑的问道,自己这一方现在人多占据优势,不是应该一鼓作气的全部在南面冲进去,把蓝教一网打尽才对吗。

“对方只有四人,而且各个都是高手,穷途末路下,难免会狗急跳墙,他们来时就是在东面来的,逃跑的方向很大可能也会是东面,所以,你们初家在东面潜入等于是堵死了他们的退路。”夏怀沐细细的解释道。红莲陈平姚老五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一次,如果能捉住这三人,对于一直无法在中原地区大规模活动的蓝教来说,如同断其一臂。

“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和我父亲会和。”初锦一想,夏怀沐说的对啊。红莲等人身手不凡,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他们全都截杀在这里。

初锦想到这,便立马离开了,前去和她父亲会和去了。

“事不宜迟,我们也赶紧过去吧。”夏怀沐对御风蒙时白姝儿三人说道。

“嗯。”三人点了点头。

四人均有轻功在身,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云岚塔所在的庭院外面。

“主子。”庭院外已经被一队黑衣死士暗中围住了,见夏怀沐等人出现,立马现身。

“他们没发现你们吧?”夏怀沐看了眼安静的过分的云岚塔,回头对这个死士说道。

“没,属下等人只在远处暗中观测,并没有被他们发现。”

“那就好。”夏怀沐点了点头,看着云岚塔的视线逐渐变得冷了起来。

今天白天在大殿上香祈福的时候,就听到那个女子提起红莲,本来夏怀沐也是认为可能是重名。等回到白马寺镇后,又想到来时在白马寺镇碰到了离开的徐治,于是,越想越不对劲,一些线索也逐渐对在一起。

徐治既然在白马寺镇,那红莲等人也在白马寺镇就几乎可以确定下来了。徐治作为江湖上的顶级高手,‘剑客三公子’之一,红莲这么精明的人,是决计不会轻易让徐治脱离控制的。除非是暂时用不上徐治了,但是蓝教目前在洛都的人手有限,不可能出现放任这么强的战力却不用的情况,就有了另一种情况,红莲接下来要做的事,涉及到某个巨大的秘密,徐治作为外人,红莲并不放心他参与此事。

而今日在大殿遇到的那个女子,明显又身怀武艺。诸多线索串联在一起,夏怀沐便觉得红莲一定是有巨大的阴谋,才潜伏在白马寺镇的。

而这白马寺镇,唯一能让红莲看的上眼的,也就这白马寺了。

所以,夏怀沐便让自己的卫队回了洛都,但是自己并没有回去,同时,又调集了自己手下一大半的暗卫前来白马寺。

夏怀沐心想着红莲有很大可能是在打白马寺的主意,于是打算让暗卫们暂时驻守在此一段时间。没想到,才第一晚,红莲就自投罗网。

云岚塔内。

红莲四人悄无声息的进了云岚塔一层。

“要打开火折子吗?”姚老五对红莲和陈平二人说道。

“还是不要了,咱们只是简单的来看一下。”陈平摇了摇头。

二层,蒲团上闭目打坐的慧臻大师,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阿弥陀佛,云岚塔许久不来客人,不曾想一来客人竟然来了好几位。”

随即,慧臻大师缓缓的站起身,一步步的走下了阶梯,来到了一层。

“谁?”听到脚步声,红莲等人立马警惕的看着楼梯口。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来我云岚塔有何贵干啊?”慧臻大师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

云岚塔内竟然有僧人?几人惊讶的看着楼梯口处的人影。

不过,既然被发现了,就只能先下手灭口了。

“这位大师,奴家无意冒犯,奴家这便离开。。”话音未落,一把匕首便被红莲投掷出去,直奔慧臻大师的眉心,正是红莲的贴身武器‘竹叶青’!

‘唰’,一阵破空声传来,也没见慧臻大师闪躲,‘竹叶青’却穿过慧臻大师,‘笃’的一下钉在墙面上。

“呵呵,原来几位是来者不善。”慧臻大师双手合十,轻笑道。

“哼,装神弄鬼,陈平,五长老,动手!!”随着红莲的声音落下,三人立马把慧臻大师围在了中间。

“大师,我们实在是无意冒犯,如果大师愿意当作什么也没看到,就此离去,晚辈定然不会为难大师的。”陈平微微鞠躬说道,同时,心里暗暗皱眉,刚才红莲投掷出的匕首速度极快,这黑灯瞎火的,就连他都不确定能不能躲开,但是这个和尚,却轻松的躲开了,此等诡异的身法,就连陈平都不知江湖上有这样的人。

“阿弥陀佛,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贫僧奉劝几位施主还是离开云岚塔吧。”

“哎呀,老和尚还会威胁人的,呵呵。。”红莲发出一阵娇笑,“奴家如若不离开云岚塔呢?”

“阿弥陀佛。”慧臻大师又念了声佛号,话音刚落,便一掌拍出,与侧面偷袭过来的姚老五狠狠的对了一掌。

“落花掌?”姚老五后退几步定住身形后,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影,“你是慧臻!!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阿弥陀佛,生亦是死,死亦是生,贫僧在此念经颂佛七载,不问世事,于世人来说,贫僧的确是死了。”

“原来是慧臻大师。”陈平惊讶的看着慧臻。落花掌是慧臻大师自佛家绝学般弱掌悟出来的一门掌法,慧臻大师一生从未收徒,此时使出这掌法,可以断定,眼前这人,确实是慧臻本人。

“原来是慧明方丈的师弟,慧臻大师,奴家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师包涵,呵呵。”红莲掩嘴轻笑道。

“几位施主还是请回吧,这云岚塔内,供奉的皆是历代得道高僧坐化后的舍利,也有些许佛经,实在不知有什么物什能入得了几位施主的法眼。”

“有舍利?可不可以借给奴家几颗看看啊?”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既然几位施主不给贫僧薄面,那贫僧只好动手请你们出去了。”随即,四人便战作一团。

“唔。。”不远处,夜清语看着四人打的你来我往的,心里有些担心,但是又想到来时,红莲姐姐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找到周陵,随即便开始观察起一层的布局来。

这和尚可真不好对付啊!姚老五心中暗道不愧是当年的‘玉面罗汉’,上了年纪以一敌三竟然都丝毫未落下风。

云岚塔外。

“王爷,你听,好像有打斗声。”白姝儿对夏怀沐说道。

夏怀沐屏气凝神,果然听到了打斗声,是从云岚塔内传出来的!是谁?是初锦先进去了吗?

“王爷。。”御风和蒙时看了看夏怀沐,欲言又止,他们俩也认为是初锦先进去了,所以想立马前去支援初锦。

“包围云岚塔,一个人都不要放走。”夏怀沐大手一挥,周围的黑衣死士立马蜂拥而上,围住了云岚塔。

夏怀沐领着御风,蒙时,白姝儿三人,直接冲进了云岚塔,结果发现和蓝教等人缠斗的那人,并不像是白姝儿,宽大的衣袍,反而像是袈裟。

“有人来了!”陈平斜眼瞥了一眼门口的四人。

“先撤!”红莲立马后退,拉着一脸迷惑的夜清语,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陈平和姚老五紧随其后。

“追!”御风蒙时白姝儿三人见红莲等人逃跑,立马跟了上去。

“阿弥陀佛,多谢这位施主前来解围。”慧臻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

“无需多礼。”夏怀沐听到外面传来的打斗声,赶紧绕开眼前的僧人,从窗户跳了出去。

夏怀沐出去后,才发现外面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黑衣人,互相战在一起,不远处,御风蒙时白姝儿三人,也和蓝教的四人打成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夏怀沐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王爷,我来了!”正在关键时刻,初锦又带着一大队黑衣人杀了过来,原本就很混乱的庭院,现在更乱了。

“对方人太多了,先撤。”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一部分黑衣人立马边打边退,保护着蓝教的四人,向着北面突围。

“停,不要追了!”夏怀沐沉着脸,叫住了正打算追上去的初锦等人。

“王爷,属下失职了,竟然没发现眼皮底下藏了这么多敌人。”御风单膝跪倒在夏怀沐身边,沉声道。傍晚,暗卫赶到白马寺的时候,是御风负责给暗卫们分配驻守地点的,这么大一群黑衣人,竟然没提前发现。

“御风,回府后,自己领罚。”夏怀沐阴沉着脸,身影一闪,消失在夜幕里。

白马寺北面的山林。

“多谢元公子搭救,不然奴家可就危险了呢。”红莲微微行了一礼,此时的红莲摘了面巾,在火把下,小脸红扑扑的,格外动人,就连这位‘元公子’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红莲姑娘没受伤就好。”‘元公子’摸了摸有些发痒的鼻子,闷声说道。不是我不争气,是她太大了啊!!

“嘻嘻,多谢元公子关心,对了,之前答应你们的精铁,在徽州被秦王的人发现了,可能会晚点送到,不过,海盐已经运往并州太原了。”

“我家主子的意思是,这批海盐转送至冀州燕州锦州,价钱付双倍。”

“好说,奴家就喜欢你们这爽快劲儿,呵呵。”红莲掩嘴轻笑道。

“那我先就回去复命了,红莲姑娘路上小心。”‘元公子’对红莲等人双手抱拳做了一辑,然后便带着一众黑衣人转身离开了。

“。”看着这些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幕里,红莲的神色变得冷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