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她验尸后深知案件的复杂 随后她被他召进入殿

慕君扬有些为难地看了灵若一眼,却佩服这个弱智女流的坚强,犹豫了会,“可是,倘若等会被人发现,就算我有心相护,也保不住。”

宫中有宫中的规矩,所以就算知道贤妃死得蹊跷,却连仵作也不敢请来。

灵若点头,想来他只是宫中寻常太医,当然扛不住侵犯贵妃的过错。不过她和慕君扬,充其量只是萍水相逢的关系,所以倘若真被发现,她一个人扛着便是。

灵若的坚持,让慕君扬缄默下来,只能走到外面给她把风,同时在心中感慨,一向柔弱怯弱的顾小主,竟然也有这么强硬的时候。

“贤妃,冒犯了。”灵若将一双手伸入了她的体内,小心翼翼地摸索。

约莫半柱香后,灵若缓缓从里屋走了出来,见得她手上带血,慕君扬将袖中丝帕递上,看着灵若擦拭干净,顿了顿才开口询问。

“怎么样?”

灵若叹了口气,将头抬起,无比认真地看向慕君扬,她说得极慢,确定自己的每个字,他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她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

贤妃的确怀有身孕,而且她的死,一定和这个孩子,脱不了干系。

“但宫中并无贤妃已经怀孕的消息。”慕君扬微微皱眉。“你应该知道,宫中太医每月都会对各宫妃嫔进行例行检查,无一例外,贤妃已经怀孕两月,整个皇宫都会知道。”

灵若听到这里,却是心下一沉,倘若真是这样,便应当是有人故意隐瞒了贤妃怀孕的事情,甚至于因为这个孩子,他不得不杀了贤妃。

她很清楚,这个案件并不像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相反及其复杂,而且随着调查的深入,她也将被卷入深不可测的漩涡当中。

她长长出了口气。“宫中不知这事情,只怕是有人刻意隐瞒,而他也一定买通了太医,所以这事情或许只有他知道。”

慕君扬点头,他就在太医署工作,可身边同事众多,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也不知道应该怀疑谁。

灵若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突然有了个非常大胆的想法,或许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她并无证据表明,所以并未开口。瞧得时候不早,便和慕君扬道别。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而且一直到了院落附近。

不过她并没有出声,因为来人是慕君扬。

与其说他是跟踪,倒不如说是保护。

虽然他很奇怪,但总算不是敌人。

…………

晨。

灵若刚刚睁开眼睛,就瞧得岚泠已经在一旁候着自己。“小姐,请快些梳洗,皇上已经宣旨,让您过去了。”

灵若点头,她刚好想和赫连楚说说案件调查的进度。唯一可惜的,现在证据还不够充分,还不能真正指证幕后凶手。

岚泠看了灵若一眼,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赫连楚端坐在皇位上,瞧那模样,应当等了灵若有些时候,瞧得她进来,便劈头盖脸地问到。

“你查得如何?”

他关心的不是事情的真相,而是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分明有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