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大汛潮第六十九章 蓄势而发

胡老大便打量着旁边的这艘船,边将船靠拢这条船边上。

陈雷、韩大利两人笑眯眯的站在船舷边,接过邻船递过来的缆绳将两船带在一起。

大货跟着胡老大从船舱里出来,跳帮到这边问:“宝乐呐?”韩大利看着小舅子跳过来,说道:“在上面舵舱里。”

陈雷跳到对面的船上,对船上的人道:“哥几个过来。”“什么事?说吧。”“好事,保证不让你们吃亏。”“那好吧!”两人走了出来。“两人不行,再来两人。”陈雷说道。舱里又出来两人。陈雷指着一边的舱里道:“一袋大米,两袋白面搬到你们船上吧。”

四个水手吓了一跳:“一袋大米,两袋白面?哪来的?”陈雷轻描淡写的样子:“劫富济贫弄来的。你们不要?”“要要要。”几人连声说道。然后唯恐陈雷反悔似的,赶忙进舱抬粮。两个人赖赖巴巴的抬着一袋大米往外挪,另外一人抱着一袋面粉也走了出来。

船舷边上,陈雷笑着道:“你俩到那边,大利过来帮忙,咱俩把大米抬起来搁在船帮上,他俩在那边拖过去。来手上加把劲,一二三,起!”

陈雷和大利也跳到那边的船上,帮着把大米抬进舱里。

韩大利赶紧到舱里去看看自己的岳父母和妻子大玲子。见妻子正在帮她母亲梳头、收拾衣着,便冲着对面的舵楼喊大货:“兄弟,下来帮把手。”

大货知道姐夫喊他是想把父母亲送到船下去。但几天没见宝乐,而且还有这艘船在这儿,他想和宝乐说几句话,顺便问问这船的事。韩大利在这边喊他,他就像没听见一样没理他。韩大利喊了几声见没有应答,也就不喊他了。转而等妻子伺候完了老人,他和妻子把老人弄下船也行。

胡老大看到宝乐也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不禁疑惑道:“嗯,今天你们都在笑什么?我脸上长花了?”

宝乐答非所问:“你就不问问这艘船是哪来的?”

“对呀,我正想问呐。这是谁家的船靠在这里?”

“是咱们自己的船啊。”

“谁说的?”

“我说的,不信啊?”

“哪来的?”

“抢来的!”

“抢来的?啊?!”胡老大大吃一惊,“刚搬过来就抢人家的船?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哎呦,我的小祖宗哎。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宝乐不紧不慢的说道:“抢了海盗的行不行啊?”

胡刚一听更是大惊:“海盗?什么时候来的海盗?伤人没有?”

宝乐和胡老大两人的对话,被陈雷、韩大利在外面一字不落的听了个一清二楚。二人听得哈哈大笑,引得隔壁船上的几个人也出来探头询问。

宝乐带着胡老大走出舵楼,指着前面的一个小土坎说道:“看见了吗?就是在那个小土坎那里,昨天傍黑的时候,我们哥几个在那里把他们给一锅烩了。”

胡老大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就这么简单?”

“嗯。本来他们是想袭击咱们的,没有想到咱们手上会有枪,麻痹大意了。就这样让咱们赚了个便宜。”宝乐简要地和胡老大讲了事情的大体经过。“也该着他们倒霉了。咱们手上要是没枪的话,那就是咱们倒霉了。”

胡老大庆幸道:“幸亏昨天我们没来,来的话说不定两船赶巧就碰到一起了。那样的话就糟了。我们船上没有机枪,碰上他们非吃亏不行。”

大货在边上听着没有说话,但脸色有点发白。

宝乐心中也是暗道好险。

胡老大:“船上一共有多少海盗?”

宝乐听的一愣:“这我倒没有细数,可能是十一二个吧。我问问陈雷吧,他和大利数过。”

宝乐走出来喊陈雷和大利过来:“昨天晚上一共打死多少海盗?”陈雷说道:“一共打死十三个。”

胡老大:“那就不对了,据我所知,海盗一共有十七八人。你们打死十三个,那就是说还有四五六漏网跑掉的?或者这趟就没有跟着来?”

乍听之下,大热的天里,宝乐身上一层冷汗陡然布满全身。如果真的是在这里逃走几个海盗的话,给村里人带来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这几个海盗一日不除,全村人以后将无宁日可言。

宝乐紧张的回想着昨天的经过,这可不是真闹着玩的。不由得宝乐不紧张。

从开始发现海盗船到盯着海盗下船,直至伏击海盗的整个过程,中间并无一处脱离自己的视线。如果有从船上逃走的,绝对逃不过自己的眼睛,何况还有其他人。谁看见有逃走的海盗也不会不说的。但宝乐还是问了问陈雷和大利,二人也都说没有看见有逃走的海盗,当时从船上就下来那些人,船上有人的话当时下锚的活也不用下船的人干的。不过,陈雷还说出自己的疑惑,海盗的人数确实不多,按理说他们长年行凶作恶,仗的就是人多势众,人数应该不能少于二十人左右。

陈雷说的这个人数,和胡老大了解到的人数倒有点相符。只是当天从船上下来的人数确实就是那些人。这一点陈雷和大利也敢确定。

闻听此言,宝乐稍觉安心。只要不是从这里逃走的就行。这个年月兵荒马乱的,海盗也是在风口浪尖上拿着性命在混,保不住有吃不了这个苦逃跑的;再者前段时间台风来时,说不定他们在海上寻找猎物没找着,正好碰到台风了也说一定。真的碰上台风让巨浪卷走几个海盗很正常,也算是老天有眼。退一步说,就算那几个海盗还活着,毕竟他们没有跟船来,船在海上航行,谁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如果说他们自己不长眼,去抢劫小日本的舰艇,被小日本给打沉了,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只要咱们把这艘船使劲的给它变变样子,让他认不出来他找谁去?再说了,茫茫大海,海盗船漂泊不定,他去哪儿找去?就这么着了,爱咋咋地,权当没这回事了,外人问的话,就说这条船是买来的就行了。主意打定,宝乐的心里轻松多了。待会搬完东西之后和大家说一下,统一口径就行了。

听见外面车轮吱吱,人声嘈杂。宝乐同胡老大探头一看,原来是小涛把话传到了,乡亲们是来搬东西的。大货看到乡亲们过来了,自己也不好当甩手掌柜的,赶紧开始往下搬东西。韩大利早就被大玲子喊去搬家什去了。

趁着大伙推货的推货,搬东西的搬东西,宝乐引着胡老大来到舱前道:“大叔,这艘船上还有很多大洋,咱们现在手里也有钱了。下一步盖房子也不愁了。”

胡老大惊讶的看着这个比自己的大儿子大不了几岁的青年,这几年宝乐的每一步成长他都看在眼里。看看自己的儿子,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不要说能顶天立地的挣碗饭吃,就是自己穿衣吃饭还得家里的大人催着。人比人可怎么比啊。

宝乐接连着做的这几件大事,在村里老的少的两辈人中,已经毫无疑问的成为人们心中的主心骨。虽然还有点不够老练,不够圆滑,该硬的时候甚至不够强硬,但毫无疑问,只要过个年来把载的时光,宝乐就会成为当之无愧的一村之长。

宝乐接着说道:“这次不但缴获了十几支长枪,还有几只短枪,一挺机枪。”胡老大听到还有机枪,急忙插话道:“什么?还有机枪?”看着宝乐点头,胡老大急急道:“把那挺机枪给我吧。”

宝乐笑道:“大爷,看把你急的。机枪给你,短枪也给你一把。”“好、好。”胡老大连声说道。

“不过这艘船你也得带好,两艘船都用来搬家,早搬完早利索。”

“行。没问题。不过这艘船让谁掌舵?”

“你看大货如何?”

“大货跟你也有段时间了吧,不行你也不会推荐的,是吧?”

“行不行的你先带着。下一步咱们排船的话,还缺好的掌舵的,还得麻烦你给带几个出来,免得用的时候没有合手的。”

“嗯。”胡老大答道。

“现在那边没有多少事了,下趟让二叔跟着到这边来吧。下一步的重点就在这边了。下海捕鱼、市场上的买卖、排船建房哪一头也离不开人手照应啊,我现在是分身乏术,都照应不过来了。”

胡老大想想也是,村里青年倒也不少,可真正能独当一面的还真没几个。大货虽然跟着宝乐时间不短了,但进步不大。陈雷看起来虽然还算精明,但也没有独立办过什么事情。韩大利虽然不言不语,肚子里倒也有点货。但他只是本村村民的女婿,算不得本村人。不管什么时候,还是能人少啊。想想自己吃了大半辈子海上饭,原先自我感觉也不错了,论水性、论行船、论见识自己都不在别人之下。可是现在,不用和自己的兄弟比,就是和宝乐这个小青年比比,自己也是差了不少。也难怪古人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这话说得也对。再下去十几年,又一代人成长起来,到时候超过宝乐的年轻人肯定也会有,人生就是如此啊,各领风骚三十年吧,只要自己在当年的时候尽心努力了就行。

想通了这一点,胡老大的心里很畅快。干好自己能干的就行了,闲心操多了还有不累的?跟着这员福将干吧。胡老大从心里已经把宝乐当做一员福将来看待了。为什么?只因为宝乐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这两点就行了。第一次海上遇险能全身而退说是侥幸也行。在海上遇险生还的也并不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碰到天才船长也能做到。但这次把杀人如麻的海盗给收拾了,就不是侥幸那么简单了。之前宝乐正因为担心这里不安全,才把机枪留在这的,说明这小子有心,事先已经有所准备了,碰到事情的时候才不至于慌乱。也就是因为他有这份心才能与众不同,年轻轻的就能独当一面。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