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小说《岁月的河流》(五) 包办婚姻要”解放”

奶奶在时,还能震得住五爷,天天逼迫着他到地里干活儿去。奶奶一走,就无人能管得了他了,五爷整天就到处东游游西逛逛。

这天,母亲在家里忙碌了大半天,推(我们那地方是双手按在一个一米左右的丁字木架上推,比其它地方单手转的省力)好了奶奶生前最喜欢吃的豆花儿,就背上孩子下地帮父亲去了(印象中,仿佛听父亲讲过解放初那几年,田地是分到了各家各户的,那时的农民的确过了几年好日子。不知可否属实,查找不到这方面的确切资料,不敢乱说)。

出去闲逛了一天的五爷,估计也是饿坏了,一进家门就钻进灶房,差点儿把豆花儿吃了个精光。吃完边抹嘴,边东张西望、慌里慌张往外走,正好与从地里回来的父亲撞个满怀。

“站住!”父亲一把猛拉住五爷,厉声问到:“又干什么坏事儿啦?”

“没干什么。”五爷明显低气不足,讷讷道。

“没干什么!没干什么,那你为啥要鬼鬼祟祟的?”

“太饿了,吃了点儿豆花儿。”

父亲走进厨房,揭开锅盖,豆花儿已所剩无几。气不打一处来:

“你已经成人了,还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你知道你大嫂推豆花儿来干什么吗?”不容五爷分说,父亲越说越来气,对五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好一顿暴揍。

五爷哭着跑了,从此,一去杳无音信。

五二年,工作组驻进了村子,把所有已婚妇女找去询问谈心。工作人员对妇女们说,如果是父母包办的婚姻,夫妻关系又不好的,可以提出离婚,解除婚约。

晚上,五爷的童养媳癞子八儿神神秘秘地把母亲拉进了自己房间,栓好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母亲:

“大嫂,你走不走?”

“弟妹,你看我这大的小的,肚里还有一个,能往哪里走哇?”母亲也是一把辛酸泪。

母亲经常给我们说,以前是父母包办婚姻,她和父亲结婚前,连父亲的面都没见过。结婚以后,才知道,父亲脾气不好,不光爱骂人,要是脾气上来了,还要动手打人呢。

等我们长大以后才知道,母亲温顺老实只是表象,但骨子里其实极其地倔犟,认定的事儿十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也是个从不服软的主儿。

“哪管得了那么多,听说城里正在招纺织女工,我们还这么年轻,出去不愁找不到活干。你不舍得走,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在这儿遭罪!”癞八儿继续劝说着母亲,毕竟那时的女子,难得出远门,当然巴不得能有个伴儿同行。

“弟妹,你走吧,我实在是舍不下孩子啊!”

“大嫂,大哥那大少爷脾气你怎么受得了,家里又这么穷,有什么好留恋的?现在时代变了,婚姻自由,再说,你还这么年轻漂亮,随便找一个都比大哥强。”癞八儿还不死心,继续鼓动着母亲。

“你大哥也不是一无是处,他能从一个少爷到天天这么辛苦做农活,也不容易。”

“我那个花包谷儿(自贡乡下骂人语,相当于北方话的死鬼或龟儿子一类)打人、好吃懒做不说,现在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反正你就是不跟我一起走,我也是走定了的。大嫂,你要是不走,那也千万不能向大哥出卖我哈!”

“弟妹,容我再好好想想。你把心放肚子里,我就是不走,也决不会把这事儿说出去的,放心吧。早点睡吧,我不能在这儿耽搁久了。”说完,母亲叹口气,出了癞八儿房间,替她拉上房门,心里想着,等你自己将来找了男人,也生了孩子,你就知道我现在的难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