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大汛潮——第六十七章 伏击海盗

看来海盗们对卧龙湾的地形比宝乐他们还要熟悉。

这群海盗临下船之前,只是随随便便的把一个小锚抛在海滩上,连个看船的都没留,就吵吵嚷嚷地向岸上走来。海盗们虽然身上带着枪,却没有一点警戒之心,枪全都倒背在肩上,就这样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宝乐见状心下大喜。宝乐暗示自己两边的人瞄准两边的人,他用机枪扫射中间的人,保证一击奏效。

海盗们还在兴冲冲的往前奔,眼看着离宝乐他们一步步的近了。宝乐虽然不认识海盗头子“疤瘌眼”,但看到中间那一个牛哄哄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鸟。这些年在海上被海盗抢了的渔民不少。只因为海盗们手里有枪,稍有反抗就遭到海盗的枪杀,渔民们碰上海盗也只好自认倒霉,船上的淡水、粮食、海鲜任由海盗抢掠。

等到宝乐能够清楚的看清“疤瘌眼”那滴溜溜乱转的小眼时,“疤瘌眼”也同时警觉的发现了小土坎这边的异常。他首先看到了死死盯紧他的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同时也看到了一支乌黑的枪口正对准着他。一头冷汗在这个夏天的季节里,唰地一下冒了出来。心底里一个绝望的念头也随着冒了出来。“完了,今天老子算是栽在这里了。”

“疤瘌眼”没有想到,自己一生打雁,却不料最终却被雁啄瞎眼。自己从十八岁出道混江湖,过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他也知道自己这一世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献血,不管是好人、恶人、奸人、贼人,还是清官、贪官,糊涂官,只要是堵了他的道,碍了他的眼,挡了他的财,他就没有放过他们,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奢望自己能得善终,但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被人在他视为自己的领地内伏击,而自己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真的是窝囊透顶了。刚才自己还鼓动弟兄们今夜狂欢,却不料变成了今夜喋血了。

就在前年,也是在这个季节吧,一家八口人就在这里,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可能也是和宝乐一样,认为这里是他们的人间天堂,带着一家老少来这里安营扎寨准备长住,却正赶上他们弟兄们过来放松放松,顺便把劫来的金银财宝给弟兄们分分,之后再下海干活。结果这一家八口人中三个男人被他们当场干掉,剩下的几个女人连同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成了他们狂欢的对象。小女孩如何禁得住他们的摧残,当晚就被他们蹂躏至死。女孩的妈妈眼看着女儿惨死在自己面前,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奋力地挣脱海盗的魔爪,摸起海盗放在身边的一把匕首就向海盗身上插去,结果刀还未沾到海盗的身上,就已经被海盗抬手一枪打死了。剩下的几个女人随后也被几个发泄完了的海盗给打死了。疤瘌眼让手下把这一家八口的尸体全部抛进了大海,把他们的生活用品也给搬到了海盗船上。岸上曾经有过的血腥及其它痕迹,经过几场风雨洗刷之后,一切都恢复到以前的模样。

宝乐就在和“疤瘌眼”对视的一霎那,根本不给“疤瘌眼”出声示警的机会。大喊一声“打”,右手食指在机枪扳机上一用力,一串火舌在眼前绽放,机枪发出一串欢快的“哒哒哒”声。迎面而来的“疤瘌眼”首当其冲,猝不及防,在绝望不甘的眼神中被机枪子弹冲击的向后飞出一米多远后重重地倒在沙滩上。其他海盗在枪声中也一个个惨叫着倒了下去……

伏击海盗圆满成功,没有给海盗任何反击的机会。看着十几个海盗被打倒在地,宝乐带着几人上前检查海盗的死伤情况。仔细检查之后,发现还有两个海盗有微弱的呼吸,不过身上的伤看起来也不轻。

宝乐让陈雷几人把海盗们带的枪都收起来,这一战一下子又得到十几杆枪,让大家都兴奋不已。留下两个人看着那两个出气多进气少的海盗和那十几枝枪,宝乐带着其他人登上了海盗船。宝乐首先让陈雷将海盗旗扯了下来,然后到船舱里搜索了一番。

这艘船比宝乐的那艘渔船大了很多,而且和一般的渔船相比,看起来也结实很多。真是一条好船,用这条船跑远一点捕鱼绝对没问题。陈雷几人一边搜索着一边评论着这艘船。

哈哈,老天真是照顾咱们,知道咱们正缺船的时候,老天就给咱们送来了船,这艘船现在归我们了。王勇高兴的说道。

“宝乐,这个舱里有十几袋大米,还有几十袋面粉。”陈雷在一个船舱里喊着。宝乐下到舱里看到陈雷正在打开麻袋。打开一看,是白花花的大米。180斤一袋的大米有十几袋,面粉还有几十袋,不知道海盗是从哪儿抢来的。这次看来自己真是赚大发了。宝乐心里想着就禁不住地偷乐。海盗们这一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个底朝天不说,还全军覆灭。

这时从另一个船舱里又传来声音:“宝乐哥,咱们这次真是发财了,海盗抢来的钱都在这里存着呐。”宝乐和陈雷兴冲冲的进入到这个船舱里,看到船舱里有一个柜子,柜门已经被打开了,从敞开的柜门里就看到柜子的底部空间堆满了一封一封的圆柱形的物品,而在这一堆物品的上面则有一些被打开的圆柱形,赫然就是市场上最流行的硬通货——银元。

看着这一堆银元,真是好大一笔外财啊。宝乐心里暗喜,有了这笔钱,今冬大家就不会挨冻了。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宝乐现在正为乡亲们都来了之后吃、住这两个问题头疼闹心呢。现在这个季节,住着窝棚还感觉不出什么,等到西北风嗖嗖地刮起来,滴水成冰的日子来的时候,这个小窝棚就什么也挡不住了。是自己把乡亲们鼓动来的,如果让乡亲们受冻挨饿,那就是自己的罪过了。虽然宝乐针对下一步的吃住问题也有了一些初步的计划,但要真正的实行起来,没有钱也是困难重重啊。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慌忙啊。大家一时高兴得忘了,这笔财富可是几个人用命换来的。

现在有了这笔钱,就可以用它买砖盖房了。算算全部用砖盖房的话,这些大洋肯定是不够用。如果只是门垛、窗垛等重要部位用一部分砖,其他的地方用砖坯代替也行,这样的话就能省下不少钱可以做别的。至于砖坯,组织村里的老少爷们自己弄就行了。宝乐为自己的这个主意暗暗叫好。

陈雷看着这些银元,高兴的说:“宝乐哥,这些海盗弄不好还有其它值钱的东西,咱们去问问那两个还喘气的家伙,看看还有没有其它的东西。”宝乐虽然觉得东西可能还有,但不一定能问出来,你都把人家打成那样了,还指望人家告诉你,我家还有多少财宝放在哪儿,你去拿吧。只有缺心眼的才会告诉你呢。即便告诉你,你敢去拿吗?你就不怕他坑你吗?不过回去看看那两个出气多进气少的海盗也行,问点别的事情也行啊。譬如说他们到这边来干什么?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他们是否还有同伙没来?这些才是宝乐想要了解的。看海盗们轻车熟路的样子,他们也不像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

可是等宝乐和陈雷来到两个海盗的身边时,这两个海盗已经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最后在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急喘中没了呼吸。宝乐想要问的那些问题也就此拉倒。

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宝乐和陈雷又返回船上。在船上继续搜寻的几人倒又发现了不少好东西。首先又找到一些金银珠宝,更重要的一点是,在海盗船上又找到一挺还没有开封的机枪和几箱子弹。刚才见识到机枪威力的几人,在找到这把机枪的时候,那股高兴劲已经超过了刚才找到银元的那种兴奋。刚才与海盗枪战的时候,如果没有那挺机枪壮胆,单凭他们几个没开过枪的雏子,怎么可能是那些穷凶极恶的海盗的对手?自己有几分几两、有几把刷子,这一点大家还是清楚自己的。看到这挺崭新的机枪,宝乐可是一阵后怕,如果当时海盗们带着这挺机枪上滩的话,自己这边即便是埋伏好了,只要给他们一丝开枪的机会,最后是什么结果还真的难说啊。宝乐在心里只说侥幸,太侥幸了。

陈家兴带着刚搬来的这些乡亲躲进了山林里。在听到一阵枪声过后,再没有听到什么动静,知道应该是自己人伏击海盗得手了。但为了稳妥起见,陈家兴老人还是等了一会,等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树林里的视线已经模模糊糊的时候,陈家兴告诉大家轻点步子,动静小一点,慢慢向山下靠近。

宝乐见天色已暗,顿时想起爷爷带着乡亲们还在山上没下来。便安排陈雷到山脚的位置喊两嗓子,告诉大家没事了,可以回家了。

正在小心往下走的人们,听到陈雷的呼喊之后,便不再担心什么,一个个从树林后钻出来往山下走去。小涛迈着灵巧的步伐快速的向沙滩跑去。他要看看海盗是什么样子,比小鬼子还厉害吗?害得大家晚饭都没吃成,慌慌张张地就往山上跑。

跑到海滩前时,正碰上哥哥宝乐吆喝着大家去吃饭。宝乐看到弟弟过来,便说道:“好吃饭了又跑到这边干什么?也不怕爷爷惦记。”“我来看看海盗长得什么样子。”“长的什么样子,和咱们一样,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小涛一听愣了一下道:“小鬼子长得和咱们一样,海盗长的也和咱们一样。他们怎么那么坏啊?”“那是因为他们的良心坏了。他们长得是一颗黑心。”陈雷在一边说道。

宝乐听陈雷一说话,想起一件事来。对陈雷说道:“兄弟,你和大利看一下船吧,等我和王勇吃完饭回来你们再去吃。”“好咧,你们先去。”说着话,陈雷和韩大利返回到船上。

宝乐带着其他人吃饭去了。

饭后,本来宝乐说好他和王勇来看船的。但其他几个人也是闲着没事,便一同来到了船上。这艘海盗船不但比一般的渔船大、结实,而且各方面的设施也全。因为海盗人多的缘故,几个船舱连同舵楼里面都有床铺。

这几个家伙看来都不愿意睡在窝棚里,返回船上都是想在船上过夜的。宝乐想到。

陈雷和韩大利吃过饭后,也是不约而同的又回到了船上。王勇看着陈雷与韩大利回到了船上,文绉绉的冒出一句:“真乃英雄所见略同也。”引得大家一起笑了起来。陈雷一开始不知道大家为什么笑。但一琢磨这句话,又看看下午的一帮人,一个不落的全部在这里,一下明白了王勇为什么这么说了。

宝乐知道现在是大家心情最好的时候。他便趁着这个机会说道:“弟兄们,今天下午咱们能把海盗干掉了,大家都是好样的。有这份胆量,以后我们走到哪儿也不会是孬种。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保护住自己的家园,自己的亲人。大家想一想,今天下午如果咱们不在这里会是什么情况?遭殃的就是咱们的亲人了。”“是啊,真是好险。幸亏咱们手里有枪,不然的话吃亏的还是咱们。”“这船上还有好几箱子弹,以后小鬼子来了咱们也不怕。”众人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

宝乐接着道:“船上的东西不少,明天早上把那些粮食、大洋什么的都运下去,等胡老大来时一起商量商量,先置办些急等着用的。明天开始,这条船也参与搬家行动,尽快把剩下的几家乡亲都搬过来。”说到船,大家再一次兴奋地谈论起来。如今有了两条船,只要风调雨顺没灾没祸的,这两条渔船出去捕鱼临时也能让全村人吃上饭。如果再有几条渔船的话,村里的青壮年劳力就都有活干了。

听着大伙你一言他一语说着话,宝乐叹了口气。不当家不知柴米原来是要用钱买的。几条船说得容易,我倒希望能有十几条船才好呐。宝乐在心里说道。虽说从海盗那缴获了不少大洋,可现在用钱的地方太多了,那些大洋如果放在一家里,那就是一个暴发户了,可用在全村人身上,明显的就是捉襟见肘杯水车薪了。排船的树木临时有了着落,但够排几艘船的临时还不知道。下一步请排船的师傅需要花钱,盖房子需要花钱,置办打渔的网具家什都需要花钱。宝乐想想这么多的地方都得需要花钱才能办成,就感觉脑袋大了,恨不得什么事都不管了。可想想搬家是自己鼓捣出来的,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撑。好在还有胡刚、胡老大、陈雷、大货等人帮他。宝乐想到这些,心里才算放松了点。明天等胡老大来了之后,让这条船也跟着一起回去搬家。

本来宝乐也想回去看看,趁着还没搬完回去看看。那可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虽说卧龙湾是个好地方,但狗不嫌家贫,何况人呢。如果不是因为台风的原因,谁舍得撇家舍业离开自己的故乡?唉,现在不回去看看,等到全村都搬完了再回去,遍地废墟还有什么看头?再说了岳父一家还没搬来,说没有心事那是假的。尽快把剩下的十几户搬过来,也算少了一头心事。现在也不知岳父大人身体怎样了,海英累着没有?要是岳父大人的伤势好转,能搬来也尽早搬来才好。自己和爷爷、弟弟在这边吃饭,怎么也不如有个媳妇在家里照顾得好。

人还真是怪,自己没有成亲的时候,自己和爷爷、弟弟三口人过日子,也没有感觉有多么不方便,虽然穷点,每天也过得乐乐呵呵的。可自从和海英成亲以后,一日三餐都由海英做好了,等着他来后全家人一起吃饭,这样的日子虽说只是短短数日的功夫,但这种属于一个完整的家的温馨氛围,让宝乐明显感觉出与往日的不同了,有了一个家的温馨感觉,肩上的担子无形中的有了一种分量,这种分量是一种幸福的感觉,是一种爱的感觉。特别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刚刚品味到鱼水之欢的那种感觉。夜里醒来的时候,宝乐怎么会不想念与海英共赴巫山的美好感觉呢?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