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大汛潮——第六十八章 船上的秘密

宝乐一边和这些青年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一边琢磨着自己的心事。从那场台风过来之后,宝乐的心理明显有了很大变化,考虑事情比以前多了也比以前细心了。原来想事情基本上是跑直线,现在考虑事情开始走曲线了。这个过程是怎么开始的,具体从哪一天开始的,宝乐自己也没有印象。好像是从到卧龙湾以后开始的吧。也就是说从有了搬家的念头开始,他的脑子就开始不断的琢磨着,怎么鼓动大家搬家,搬家后该怎么办?会有哪些问题出现?这些念头在脑子里不断地盘旋萦绕,这样做比那样做是不是要好?那样做是不是有问题?等等等等问题,在宝乐这颗年轻的脑袋里转悠。

还好,虽然问题繁多,整的这颗脑袋的主人头昏脑胀,但这位年轻的主人倒不急燥,按照大家议定好的计划在有条不紊的实施。虽然中间出来个海盗偷袭的插曲,却也为大家带来了意外的收获,光是那笔不菲的银元,就解决了建房买砖所缺的钱。在没有这笔外财之前,盖房就没打算买砖,只是准备自己脱砖坯盖房用就行了,但现在有了这笔钱,当然就要把它物尽其用了。大家都知道,只是使用砖坯盖房肯定不结实,碰上暴风雨还容易塌,但在没钱的情况下,那是没办法的办法,但现在好了,有了这笔钱,当然要在关键的几个地方用烧过的砖做承重,这样房子就结实了。

而且宝乐一直在暗暗琢磨,海盗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上岸,而且他们的财富应该不止于那些大洋,应该还有其它的财富存在,会不会就藏在卧龙湾这里?如果是藏在卧龙湾的话,又会选择藏在什么地点?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缠绕着宝乐,让这颗虽然经历过风浪,但仍没有完全成熟的大脑在烦恼与快乐之间纠结着、思考着,并剧烈的催化着他的成熟。

天刚麻麻亮,陈雷、韩大利他们就已经睡不着了。昨天的胜利带来的兴奋还没有消散。昨天晚上大家憧憬的未来是那么美好,说起来好像就在明天。而且昨天晚上还没有检查完船上,说不定哪里还藏着什么东西呢。

当时天已经黑了,船舱里黑咕隆咚的看不清什么也没法查,所以大家一直惦记着这事,见到外面的天光透出亮来,便不约而同的爬了起来。宝乐昨晚一晚上都在琢磨着今后的事情,还包括今天还得去卧龙寺去趟,昨天的枪声,寺里肯定听到了。今天得去说一声。林林总总的事情弄的宝乐很晚才睡着。

今早陈雷他们起来的时候,宝乐知道,但他眯着眼睛没起来,躺在床铺上还在想着事情,宝乐现在知道不识字憋人的滋味了,如果识字的话,把一些急需办的事情,可以缓缓再办的事情都记在纸上备忘,也就不用天天用脑子去想了。这段时间宝乐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又长了好几岁似地。而且宝乐没起来的缘故也有点偷懒一下的想法。他就觉得奇怪,陈雷他们怎么起来那么早?多暄乎的床铺啊,他感觉到这船上的床铺比自己家里的床铺还暄乎。海盗们还真是懂得享受。宝乐可能不知道,昨天晚上他睡得这张床可是海盗头子“疤瘌眼”的床铺,比其他海盗的床铺当然要舒服多了。

舱里虽然还是有点暗,但外面是一会比一会的亮起来了。

只听陈雷在甲板上说道:“小涛,你怎么来了?”“我睡醒了,就起来了。”“奥,那上来看看海盗船吧。”

宝乐听到是弟弟小涛来了,便也起身下了床铺,穿上衣裤走出舱外。

“哥哥。”小涛见到宝乐亲热的喊道。宝乐皱皱眉头:“大清早的起来干什么?”“我来看看海盗船。”宝乐知道弟弟好奇心重,便说道:“看吧,舱里的东西别乱摸啊。待会都搬到岸上去。”“知道了。”已经上到船上的小涛答应着钻到舱里去了。

喜欢刀枪似乎是男孩子的最大特性。小涛更不例外。特别是上次胡刚教会小涛用手枪之后,小涛对枪的喜爱已经到了入迷的程度。可是每天看到这些大人可以随时练枪,他却干瞪眼,心里十分的不甘,但又没有别的办法。毕竟长枪太重,他抱着都有点费劲。短枪又没有只能是干瞪眼。昨天哥哥领着人打海盗的时候,小涛就在琢磨着等哥哥打完海盗的时候,让哥哥给他弄一把手枪,等再有坏人来的时候,他也可以帮忙了。可是昨天太晚了,等哥哥他们回去吃晚饭的时候,小涛想和哥哥说这事,却一直没能插进话去,眼看着哥哥他们吃过晚饭后又回到了海盗船上。小涛只好无奈的和爷爷一起睡了。一晚上想着枪的事情也没睡踏实。等到今早天刚透亮的时候,小涛再也躺不住了,便翻身起来穿上衣服跑出来了。

到了船上以后,原本想和哥哥说的事情,小涛临时又变卦了。小涛怕哥哥有手枪也不给他。那天胡叔都没有舍得把手枪给他,再说了还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手枪。他估计昨天晚上已经天黑了,黑灯瞎火的就是有,昨天晚上也不一定能找到。所以一大早小涛就跑过来了。大家还以为小涛是来看稀奇的,也都没有在乎小涛往船舱里钻,就由着小涛这个舱那个舱的钻进钻出。

小涛钻进钻出的,在各个船舱里转悠了一大早却一无所获,不禁满脸沮丧的到了舵楼去。宝乐看到小涛的脸色不好,关心的问道:“怎么啦,哪儿不舒服?”小涛听哥哥一问,委屈的嘟哝着:“你们都有枪,我没有。”宝乐笑道:“你还没有枪高,给你只枪你也扛不动啊。” “那你给我弄支手枪呗?”宝乐听了心里一动:“这帮海盗昨天拿的都是长枪,按理说他们应该还有短枪才对。”想到这,宝乐喊道:“陈雷、王勇你们到船舱里好好找找,海盗们应该还有短枪才对。看看海盗们把短枪放在哪儿了。”说着话的功夫,见小涛小眼在舵楼里四处观望。突然,小涛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奔向舵轮的一边。宝乐早就看到那边好像有个抽屉似的,但一直没过去查看。见小涛过去,眼睛也就盯着看过去。

只见小涛上前伸出手一拉,轻微的一点响声传出,一个不大的抽屉被拉了出来。

小涛的脸上不禁露出笑意。宝乐一看弟弟的笑容就知道,可能是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只见小涛伸手从抽屉里抓起一把小巧的勃朗宁手枪,乌黑的枪身闪着一层幽光,枪身不大,小涛握在的手里竟然不觉得大。宝乐急忙上前从小涛的手里要过手枪:“给我看看。”小涛有点迟疑地交给宝乐。宝乐拿到手里一看,手枪的子弹已经上膛,好险。再看弹匣,弹匣里面也是满的。宝乐急忙把枪膛里的子弹退出来,同时关上保险。把弹匣也卸了下来。对小涛说道:“平时没事时把弹匣卸下放好,枪里面不准带子弹,防备万一走火。”

胡刚最初对他和大货的警戒,现在被宝乐用在了弟弟身上。小涛懂事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伸出手道:“把枪给我吧。”宝乐犹豫片刻,把弹匣、手枪一并交给了弟弟,并让小涛按照他刚才检查手枪的动作演示了一遍,查看小涛使用枪支的熟练程度。之前胡刚教过小涛怎么使用手枪的事宝乐也知道一些,只是不知道小涛熟到什么程度,看着小涛摆弄枪支的架势,知道弟弟早就学会怎样使用手枪了。看着弟弟兴高采烈地举枪做瞄准的样子,宝乐告诉小涛,平时不准将手枪带在身上,没有什么危险更不准将子弹上膛;更不准拿着枪在人前显摆,小心被坏人给抢去。不然的话,就把手枪给收回来。小涛一边答应着,一边接过手枪高兴地把手枪掖在了裤腰里面,和哥哥打了声招呼之后往船下走。宝乐在船上喊道:“小涛,回去和爷爷说,谁家里有小推车的都推到这里来,好往回推东西用。”小涛答应一声撒开脚丫子往回跑。

小涛走后,宝乐在驾驶台前看着拉出来的抽屉,不知心里在琢磨什么。思量了一会,宝乐将拉出的抽屉慢慢地取下来,里面黑乎乎的。看着黑乎乎的里面,宝乐脸上露出笑容。

宝乐喊来了陈雷、韩大利、王勇等人,指着黑乎乎的抽屉洞说道:“这里还有秘密,看到了吗?”说着将手伸进去从里面摸出一把短枪。陈雷一看惊奇道:“海盗们倒会找地方藏。”宝乐没有言语,又伸手进去摸了一会,等他把手收回来,大家一看,却是一根黄灿灿沉甸甸的金条。宝乐笑眯眯的说道:“看到了吧?来,大家找家伙,把这里慢慢地拆开,看看里面到底还有什么货。”

等大家找来工具慢慢开拆的时候,才发现旁边原来还有一个暗门。打开暗门之后又找到了几根金条和两把手枪。

宝乐对大家说道:“一会把金条和那些大洋都拿到岸上去,等胡老大来了之后,大家商量商量,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宝乐又告诉大家:“把船上的所有床铺全部拆掉,渔船用不着这些床铺,再一个看看海盗们有没有往床铺下藏东西。”

听着各个舱里拆床铺嘁哩喀喳的声音,宝乐没有半点惋惜的感觉。这虽然是一条海盗船,可把一些东西除掉之后,备好打渔的一套家什后,谁敢说这不是渔船?而且是一艘结实的渔船。留下那些床铺,出远海的时候,渔民们虽然有地方躺一会,但万一碰上冤家对头认出这艘船的前身,那不是自己找事吗。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宝乐要的是“少一事不如没事”。

一大早的功夫,宝乐一帮人在船上忙活了一早上,把该拆的东西全给拆掉了,舱里现在倒干净利索明显也亮堂多了。拆出来的木板也都集中到甲板上。宝乐说道:“木板留在船上可以烧水做饭用。大米留两袋、白面留四袋在船上,待会胡老大的船来了,分一半给他们,其它的都运回去,让王克柱两口子按全村的人口分一下,还没搬来的先给存放着,等搬过来给他们。在船上的就不要再分份了。”众人答应着,心里却十分的高兴。家家户户都能分到一些大米白面,这可比过年还热闹。

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胡老大载着大货一家带着满满的一船杂物来到了卧龙湾。远远地还未进卧龙湾,胡老大在舵楼上就看见湾里面多出一条船。他不知道湾里面是什么情况,告诉船上的几个水手做好准备。几个水手迅速的取出枪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宝乐在舵楼上早就看到了胡老大的船来了。现在胡老大的船上也有枪,为了避免发生误会,宝乐领着陈雷、韩大利一起喊起了渔民的号子。大货侧耳听了一会,说道:“是宝乐和我姐夫的声音,是他们在船上。”胡老大纳闷道:“他们是从哪儿弄到的船?”胡老大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将船和这艘船靠在一起。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